第324章 番外·梦境与现实(完)
作者:河流之汪      更新:2020-11-22 02:51      字数:10771
       林新一的动作十分大胆。笔趣阁www.Biqushu.net

       风格还颇为狂野。

       跟灰原哀印象里,那个十年前的青涩小伙完全不同。

       他摆出一副要以坚船利炮轰开国门的强硬架势,试图迫使闭关锁国的灰原小姐打开门户、开放市场,与之进行强制性的自由贸易,甚至是屈辱地接受殖民。

       但灰原哀还是防出去了。

       她及时地制止了林新一的攻势:

       “够、够了!你已经有我姐姐了...”

       “不要再来碰我!”

       “哈?”林新一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也顾不上把自己刚刚解开的衬衫扣子再系上去,就一脸错愕地把头抬了起来:

       “志保,你在说什么啊?”

       “怀疑我和贝尔摩德就算了...我和你姐姐,能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灰原哀用力地咬住嘴唇。

       她把自己被剥开的校服紧紧捂了回去,神情由羞涩动情,变得失落死寂:

       “那孩子叫我姐姐‘妈妈’,叫你‘爸爸’,你和她还能是什么关系?”

       “或许'以前的我'可以容忍。”

       “但‘现在的我’,绝对不可能用这么恶心的方式生活下去。”

       此话一出,空气就变得更加诡异。

       林新一愕然张大嘴巴,诧异发问:

       “你姐姐的孩子,叫我爸爸?”

       “志保...那明明是我们的孩子啊!”

       “这孩子一直是你姐姐帮着带的,她年纪又小不会认人,所以才会一直喊明美小姐‘妈妈’。”

       “等等...志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了?”

       灰原哀:“???”

       她的表情变得异常精彩:

       “我、我们的孩子?”

       灰原哀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高中生校服:

       “你竟然让一个高中女生给你生孩子?!!”

       “.......”林新一被狠狠噎了一下,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我都34了,你也28了。”

       “我们两个有孩子,很奇怪吗?”

       “而且,即使按你现在的年龄算,你今年也已经18了——到16岁就跟我结婚,这不是当年你和我的约定么?”

       “当时还是你主动要跟我生孩子,还为了这假装生病休学一年...现在怎么全都忘了?”

       灰原哀:“......”

       8年之约的确是在她16岁时就该生效了,而现在她实际年龄也已经28了,有孩子也很正常。

       这么说好像也对...

       不过,她一小时前还是个8岁小学生。

       一小时后,膝下就突然多了个娃。

       这让灰原小姐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但志保,你看看你手机不就知道了...”

       “我担心被外人、被组织发现我们的秘密,所以没敢在手机里存孩子的照片。”

       “至于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可都全存在你的手机里啊!”

       林新一嘴里这么说着,便自顾自地从灰原哀的口袋里,掏出了那台她始终没能解锁的手机。

       只见他不假思索地输对了密码,将灰原哀的手机解锁,又打开了内部的相册:

       屏幕上探出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亲密照片。

       照片上,那个粉嘟嘟、肉乎乎的可爱小公主,正躺在穿着校服的灰原小姐怀里。

       林新一守候在她们旁边,用手背亲昵地蹭着女儿的小脸。

       灰原哀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虽然相貌还是一个青涩稚嫩的少女,但她看向自己丈夫和女儿的眼神里,却是充满了一种深沉的爱意。

       画面上的一家人是那么温馨幸福。

       “这...这是我的孩子。”

       灰原哀喃喃自语。

       “是我们的孩子。”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的她都会喊爸爸妈妈了。”

       林新一缓缓搂上灰原小姐的腰肢,跟她脸贴着脸,一起看着照片里的女儿。

       这一次? 灰原哀再也没抗拒他的亲近。

       原来? 这个世界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未来的她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她如愿嫁给林新一,还有了孩子? 有了自己的家。

       “这就是我未来的生活么...”

       灰原哀安静地躺倒在林新一的怀里。

       之前的那些烦恼和苦痛一扫而空? 心里只剩下了幸福和甜蜜。

       想到小女儿的可爱容颜,嗅着林新一身上的醉人气息? 灰原小姐不知不觉地有些醉了:

       “简直像做梦一样。”

       “.......”一阵沉默。

       沉默中,林新一在轻轻爱抚着她的脸颊? 给她送去来自丈夫的吻。

       误会都解除了? 他的动作似乎又变得安分起来。

       这次灰原小姐没有抵抗。

       反倒有些默默享受。

       而就在气氛变得更加旖旎的时候,她却突然睁大了眼睛,再一次推开了身上的林新一:

       “林,在这时候...”

       “你不是应该先关心我? 为什么会忘记那些事情么?”

       灰原哀的语气变得无比微妙。

       “对哦...怎么搞的...”林新一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那种不自然? 甚至让整个世界都变得违和起来。

       就像是出了BUG的NPC。

       而灰原哀神色一沉,骤然问道:

       “林,你告诉我,如何根据胃内容物消化程度判断死者死亡时间。”

       “这...”林新一当场愣住:

       “我衣服都脱了,你就跟我聊这个?”

       “告诉我。”灰原哀的声音不容置疑:“现在就告诉我。”

       “我....”林新一一直沉默? 竟是久久答不上来。

       “果然,你答不上来。”

       灰原哀目光愈发清晰、有力:

       “因为这个知识? 我自己都不知道。”

       “真正的林新一应该知道,可你? 却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幻影..”

       “.我不可能在自己的梦里,问到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知识。”

       “你、你在说什么啊?”林新一仍是一脸茫然。

       但灰原哀却已然洞悉一切:

       这是幻境。

       是一个梦。

       在确切认识到这一点后? 被梦境尘封的记忆? 也悄然自脑海闪现:

       高科技的手机? 奇怪的热搜,这些其实她以前都知道。

       因为林新一跟她闲聊的时候,曾经跟她畅聊过未来世界的景象。

       她当时只是把那些光怪陆离的“预言”当成故事听。

       可没想到,这些无意中记下的细节潜藏在了她的意识里,成了这次梦境的素材。

       “这是一个梦,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梦。”

       铃木园子、贝尔摩德、还有明美姐姐。

       三个女人带来的一连串误会,其实不是误会,而是她内心深处始终没能打消的担心。

       这部分梦反应了她的不安全感。

       也就是噩梦。

       至于成为她丈夫的林新一,她和丈夫生下的可爱女儿,一家三口的甜蜜照片。

       这些则是她潜意识里对未来的期待。

       也就是美梦。

       至于林新一变得如此开放大胆,甚至主动裸衣叫阵,要跟她大战三百回合。

       这其实就是她以前就做过几次的梦——

       春梦。

       “咳咳...”灰原哀脸色一红,又很快恢复平静:

       “这就是梦,我内心深处的一切,融合起来形成了这个梦想。”

       世界仿佛凝固下来。

       在洞察到梦境的真相之后,灰原哀脑中突然涌现出了一个念头:

       似乎,只要她稍稍一想,就能立刻从这梦境解脱。

       这也正是她一直想要寻找的,“回到过去”的方法。

       “该结束这个梦了。”

       “再不回去的话,姐姐恐怕要担心了。”

       灰原哀轻轻一叹。

       她准备告别这个梦境,回到属于她的现实。

       而就在这时...

       灰原小姐的目光又看到了林新一,这个梦境里的林新一。

       跟以前那些情节相似的梦境一样,现在的林新一已经主动将她拥进怀里,而且还把自己上身的衣服也给脱得干干净净。

       曾经在温泉浴池里见过的大好肉体,此刻全然毫不设防地,呈现在灰原小姐面前。

       “唔...”

       灰原哀迟疑了:

       “要不,先把这个梦...“

       “做完再说?”

       ...................................

       现实世界,宫野志保的床前。

       林新一和宫野明美仍在焦急思考,思考该怎么把昏死的志保小姐给叫醒过来。

       而就在这时...

       她却猝不及防地自己醒了。

       不仅醒了,而且还醒得很有气势。

       林新一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他只是很普通地坐在床边查看宫野志保的情况。

       这位睡美人小姐,突然就一个鲤鱼打挺,挣扎着坐了起来。

       林新一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怀里就多了一具温温软软的娇躯。

       他能零距离地感受到志保小姐那被汗水浸湿的滑腻肌肤,也能感受到那紧紧抵在自己脸颊上的湿润鼻尖,还有从中轻轻喷吐出来的温热水汽。

       再然后,志保小姐竟然化身啄木鸟,朝他展开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啄击。

       “唉,等等...”林新一有些发懵:“志保,你先冷静一下。”

       “现在可不是在做梦...”

       话还没说完,嘴就先被堵住了。

       宫野志保的动作很青涩,攻势却很狂野。

       林新一根本说不出话,只能适应着,本能地加以回应。

       管他呢...

       反正志保已经变回大人。

       这样做不犯法。

       感受着这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林新一脑海里也不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旁边的宫野明美都看傻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一觉醒来,会做出这么刺激的事情。

       而且,看志保小姐现在这衣衫滑落、香肩半露的纵情之姿...

       她想做得,似乎不只是接吻那么简单。

       “唔...”宫野明美纠结片刻。

       她觉得自己来得可能不是时候。

       如果再在这待下去,她恐怕就要看到一些辣眼睛的画面了。

       “我先出去...你们慢慢聊。”

       宫野明美匆匆忙忙地逃出了房间。

       还顺便帮着把卧室门也给关了上去。

       而这门刚一关上...

       “啊——”

       宫野明美就听到,门内传来了一声高亢而痛苦的呻吟。

       那是她妹妹的声音。

       那呻吟声婉转延绵,绕梁不绝,久久不能停息。

       “这、这...这孩子...”

       宫野明美给听得傻了:

       她妹妹,是真的长大了。

       不过...这是不是有些过于暴力?

       听着志保小姐声音里带着的痛苦,宫野明美下意识地担心起了妹妹的身体。

       可她却又不好意思推门进去制止。

       “怎么办...”

       宫野明美脸颊烧得发烫。

       她正是犹豫不决,却又听到...

       门内的呻吟声戛然而止,霎时间,万籁俱寂。

       只留下一阵若有若无的粗重喘息。

       “这、这...”宫野明美面露惊愕。

       “这是不是太快了点?”

       她隐隐觉得情况不对。

       终于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又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在那卧室里,在那大床上...

       林新一衣着略显凌乱,但总体上还保持着整齐。

       他脖颈上还留着吻痕,目光却很是幽怨。

       因为志保小姐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一个裹着件宽松浴袍,浑身浸满汗水,在他怀里缩成小小一团的茶发小姑娘。

       这是灰原哀,她又变小了。

       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有些迷糊地打量着眼前的世界:

       “我、我醒了?”

       “是啊,你醒了...”

       “刚刚...”灰原哀揉了揉眼睛,摸索着坐了起来:“我怎么了?”

       “没什么...”

       林新一帮着把浴袍给灰原小小姐裹严实,一阵怅然若失:

       “你只是睡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