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咒缚:造物者之殇
作者:不祈十弦      更新:2020-11-22 00:39      字数:6268
       “吼——”

       张开双翼的尤里伯爵,发出无意义的、宣泄痛苦的咆哮声。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因为即使身体发生了此等异变……他的身体仍然还在膨胀。倒不如说,正是因为他的皮肤变得坚固无比、反而让他不断增殖的血肉无处可去。

       他的腹部高高隆起,里面全都是肝。

       他的内脏也开始畸化,血肉不断增殖、不断被强化。他的体表浮现出了鳞片,额头上增生的骨骼变成了角——不,那更像是荆棘一般的王冠。

       仍然残留在他体内的咒能,仍在飞快强化着他的身体——并进一步加剧这种恶性循环。

       “……已经不用再战斗下去了。”

       佐尔根深吸一口气,将诅咒重新储存起来、解除了战斗状态:“他已经完了。”

       终于,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样子的“尤里伯爵”,怒吼着俯冲下来。

       他完全无法思考了

       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痛苦了——

       这具“死之蛹”原本就拥有黄金阶的身体强度,而被咒能不断强化、它的强度已经超出了黄金阶的极限。

       可失去了咒能装置、又没有技能的它,仅凭肉身的力量,甚至连孩子创造出来的“AT力场”都无法打破。

       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分钟过后……读条完毕的西酞普兰,再度使用了一换一神术召唤出苍白公主,将其灵魂斩断。

       强壮如此的躯体,也无法抵抗灵魂伤害。

       可在尤里伯爵失去生机的那一瞬间,安南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了解脱。

       在失去他的主体意识后,这恶魔般的躯体依然没有死去——它的心脏还在跳动,就如同作为素体的“死之蛹”时一般。被杀死的,只是通过蠕虫仪式附着于他上面的尤里伯爵的意识,以及死之蛹那原本“失去了欲望的灵魂”。

       此刻的这具躯体,就像是永远无法醒来的植物人一般。

       可这“植物”,却是过于生机勃勃了……

       它甚至还在逐渐变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了人形,变成了一个类似肉球般的巨大瘤体。这似乎是能够更长久的维持生存的姿态。

       看来在耗尽安南给予的庞大生命力之前,它依然会保持着这种既死又生的状态。

       卓雅有些犹豫的询问道:“陛下……这个……?”

       “……带走吧。”

       安南思索片刻,还是有些犹豫的道:“多少也是份战利品。说不定有用呢……至少也能拿来当做尤里伯爵叛逆的罪证之一。”

       “……真的会有人相信这个球是尤里吗?”

       四暗刻忍不住吐槽道。

       “大不了送给学长。”

       安南毫不犹豫的答道:“他说不定会喜欢……我回去每天放一两次神术,先把它养起来吧。”

       “……咒能实在太危险了。”

       孩子将咒能装置递给佐尔根,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收了一下尾,看着自己多出来的debuff忍不住苦笑着:“以后如果要用的话……还是让我来吧。反正我也已经不干净了……”

       【咒缚:造物者之殇(你的衰老速度每七年翻一倍,但最大寿命延长七倍;你所获得的任何影响都会在当天产生回响;任何方式提高侵蚀度时都将获得七倍的额外提升;你无法从噩梦中获得除职业等级、咒物与咒缚外的任何奖励;你在堕落时、或触发任何反咒时都会立即死亡;你睡眠时必然进入噩梦;你的灵魂将散发臭味)】

       【“——伤害世界者,终将被世界厌弃。”】

       在吸食咒能的瞬间,孩子身上就出现了新的咒缚。

       足足七条debuff,吓了他一跳。

       ——怪不得尤里伯爵不事先尝试一下咒能。

       他肯定见到其他人用过咒能了。

       即使以“侵蚀度随时都可以归零”、“拥有无限复活机会”的玩家标准来说,也稍微有些过分了。对于原住民来说,更是可以说“恨之入骨”般的诅咒。

       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副本再也刷不完了……

       ……回去想个办法,补偿一下他吧。

       安南心想。

       ——以后自己或许还会见到其他的咒能使用者。

       看了一眼“伯爵球”,安南突然明悟……

       咒能使用者之间的战斗,其实是一场认知战。

       咒能造物所创造出来的……只是一个壳子而已。

       并非是“真实的形态”,而是“造物者心中的形态”。

       如同孩子所制造出来的“高铁”,其实只是一个“和高铁能跑的一样快的铁块”。他甚至忘记造轨道了,但这“高铁”依然能跑的那么快。

       这高铁甚至连控制台都没有——它倒是能开、至少能开个十几米,但是它根本没法停下来,因为孩子创造它的时候就没创造用于停车的部分。它里面也没有座位……要么是空空如也,要么是堆满了钢板。

       他所创造的? 只是在等高铁时所看到的“那个东西”。

       孩子所创造出的那个东西? 也根本就不是真正的AT力场。而是带着“AT立场皮肤”的“动能转移屏障”,它不具有AT立场其他的功能,也不具有它“心之壁”的本质。

       若是孩子强行用咒能制造出“极强大的防御结界”? 那么它所耗费的咒能就会比创造“动能转移屏障”多的多。

       只是因为孩子认知到? 面对单纯的物质投射武器? 只需要消除动能就足够了。所以他创造出来这个结界的时候,几乎不怎么花咒能。

       就像是甲方提的要求越详细、越合理、付的钱(消耗的咒能)越多? 乙方所能复现到的事就越多。

       以尤里伯爵的知识与认知? 他没有意识到? 对他造成伤害的并非是什么诅咒、而是治疗法术对身体造成的过强压力。所以他根本没有布置针对治疗法术的防御对策……直到现在? 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中的招。

       他哪怕是立刻攻击自己,把胳膊卸掉、把腿丢掉,甚至把头砍掉“分头行动”都可以快速缓解这种伤害。

       可他根本没意识到这股痛苦从何而来……或者说,他想都没想过自己会被治疗法术伤害。

       他因为强烈的痛苦、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快被撑爆了? 所以本能的希望咒能帮助自己强化身体——咒能的确做到了。

       咒能把他的身体不断强化,可他的内脏不断增殖、血压极速提升、体温不断上升,这让他体内的压力依然还在不断增大。

       可尤里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于是他希望咒能再度帮他强化内脏、治愈这种伤势。

       这便是火上浇油。

       于是咒能就遵循他自己的意愿? 任劳任怨的进一步对他进行了治疗……

       ……这大概就是能做出“五彩斑斓的黑”的完美乙方。

       按照这样的规则。

       如果用咒能引发核爆? 以这些玩家们的认知水平? 或许最后做出的大概只会是“有蘑菇云和冲击波的大爆炸”,而非是真正的核爆……至于辐射,或许会以诅咒或是灰雾的形态被模拟出来。

       咒能所能创造的、仅仅只是想象到的部分。

       所以尤里伯爵不让他的武器来个三倍音速五倍音速……因为他只见过这种程度的速度。再快的话,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所以就无法创造出来。

       如果用咒能创造人造人——根据这个世界的人对人体的普遍认知,最后创造出来的大概是“用心脏思考和功能”、有模拟灵魂、全身只有肉和骨头的人偶。能有个肺、有个肾就已经算是相当有文化了……

       ……所谓的? 俺寻思之力。

       ——这根本不是拿来战斗、战争或是满足奢侈需求的资源,也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土著该用的东西。

       而是具有极高价值的特产……哪怕放到群星里,估计也属于得点个紫色科技甚至红色科技才能采集、使用的特产矿。

       而世界之血的再生速度非常慢,几乎可以认为是不可再生的资源。

       这无疑是绝对的浪费——极为奢侈的浪费。

       是后人甚至想要穿越时空回来砍死他们得浪费程度。

       安南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这一点。

       最初发现了咒能的精灵们,用咒能来逃离活沙漠,或许还能算是万不得已。他们最初还想着,“等逃出去了就再也不用了”。

       但他们没有忍住这份诱惑。

       之后精灵们用咒能在雅瑟兰大陆上开荒,这也算是正常使用——可再往后,就是完全的浪费了。

       并非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

       看看帝国时期的精灵们用咒能做了什么——他们用咒能延长自己的寿命、省略科研过程而得到结果、治愈不可逆的伤痛甚至复活他人、美化自己的居住环境、制造各种娱乐产品、直接创造居民住房……

       ……以及用来建奇观。

       当然,建奇观或许不能算浪费……

       建奇观的事,能算浪费吗!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雅各布讪笑着,有些哆嗦着说道:“我可以把我们再传送回去……”

       “不,这事现在还不算完。”

       安南沉声道:“去找一下他们的咒窖——它应该就在附近。

       “还有其他的贵族……现在必须立刻把事情结束。

       “咒能技术——绝对不能再扩散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