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迟来的讲学
作者:楚白      更新:2020-11-16 13:54      字数:4308
       七月十四,中元前夜。笔趣阁wwW.biQUshu.NET

       一大早,毕灵空就带着潘龙去了青州。

       他们来到了一个山谷之中的小镇。

       镇子不大,方圆不过三里,居民不足两千。但在镇子外面,却有一处军营,驻扎着五六百士兵。

       这些士兵一个个身体强壮、装备齐全,此刻明明太平无事,他们却分为两军,在进行模拟作战的训练,一个个汗流浃背,极为刻苦。

       潘龙一看就知道,这些士兵们并不曾怎么见过血,但训练量却是极为充足。属于那种只要拉出去打个一两仗,立刻就会变成王牌部队的精锐之师。

       “奇怪,这小镇交通也不算很便利,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支军队驻扎?”他好奇地问。

       “他们是防备夫子复活的。”毕灵空说,“这个小镇名叫孔乡,夫子当年就在这里出生。如果他复活的话,有很大的可能会借助自己后世远亲的身体。”

       潘龙吃了一惊——这个不起眼的小镇,竟然是儒门大圣鲁夫子的故乡?!

       “老师您带我来这里,莫非是凭吊吗?”他问。

       毕灵空笑了:“凭吊什么啊!夫子是仙人,不死不灭。我死了他都不会死,谁凭吊谁呢!”

       “我带你来,主要是带你认个路。以后如果你要搞事,想吸引大夏皇朝的注意力,那么在这里稍稍做点手脚,就足以让至少三四个妖神急急忙忙赶来坐镇,一步都不敢离开。”

       潘龙恍然大悟。

       这里是鲁夫子的故乡,若是出了什么怪事,自然就是鲁夫子可能要复活的征兆。

       对大夏皇朝而言,鲁夫子不仅仅是一位仙佛,更是反对大夏的诸子百家首脑之一。

       昔年诸子百家诸位仙佛之中,地位最高的是三位。

       儒门鲁夫子,墨家初代巨子,还有道门的杨子。

       道门和大夏皇朝并未翻脸,杨子至今都还在。据说他住在昆仑山上,代替道门太清祖师主持十年一次的论道大会。

       而鲁夫子和初代巨子都被帝甲子以周天星斗大阵镇杀,迄今尚未复活。

       若是鲁夫子复活,不仅意味着诸如毕灵空这类儒门“余孽”们有了主心骨,会迅速团结起来,形成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更代表昔年帝甲子镇杀诸子百家仙佛的手段可能已经失效,那些当初被他镇杀的仙佛们,很快就会陆续归来。

       ……那可真是挺要命的。

       诸子百家高手如云,仙佛多到双手双脚加起来都数不完?若是这些仙佛们纷纷复活回来?便是帝甲子重生,将昔年订立盟约的诸位妖神们重新召集?再次布下周天星斗大阵?也未必一定能赢。

       现在的大夏朝廷,可做不到这种事。

       所以正如老师所说?如果有朝一日,潘龙想要做什么大事?需要牵制那些支持大夏皇朝的妖神们?在这个孔乡镇弄出“鲁夫子要复活”的迹象,算是一个投资小回报高的好办法。

       接下来,毕灵空又带着潘龙去了另外几处村镇。

       这些村镇,自然就是儒门其余几位仙佛的故乡。

       他们没有进入村镇?只是在每一处村镇远远地看了看?毕灵空给潘龙介绍了这座村镇的来历,又介绍了对应的那位仙佛的相貌、性格、爱好、特征,便就此结束。

       有这些情报,已经很足够了。

       四处村镇走完,毕灵空让潘龙自行回家?她却一个人来到了泰南。

       泰南是青州大城,古名奄城?又名鲁都、儒都。在天雄皇朝时代,这里是奄侯的封地。战国时代这里儒门建立鲁国?便以此地为都城。

       在泰南城西,是广袤的农田。但在战国时代?这里有一片连绵的建筑?名闻天下的儒门总部?便坐落于此。

       后来帝甲子剿灭儒门,儒门的总部也被夷平,成了田地。

       毕灵空独自走在这片广袤的田野里面,看着一眼看不到边的田地里面,被穗子压弯了腰的小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赵胜那家伙,虽然犯了许多错误,但只凭他推动农业发展,让天下百姓数百年间免于饥寒交迫,就不愧是天降伟人。”她自言自语,“把我们的学宫夷平了,变成这一片农田……若是夫子看到现在的景象,或许会说‘种田也不错’之类的话吧。”

       凡人看上去似乎哪里都一样的农田,在毕灵空的眼中却清清楚楚映出昔年儒门学宫的模样。她沿着学宫的大道一路向前,穿过弟子们练武的广场,绕过仓库和藏书楼,最终来到了讲学的大讲堂。

       当年那座大讲堂,是整个学宫最早的建筑物。夫子带着最初的那几个学生在这里建立学宫,第一步就是建造讲堂。

       那时候曾有人建议随便造一间屋子就好,将来如果弟子多了,可以再扩建。但夫子却坚持要一步到位,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建成了那座足以容纳上千人同时听课的讲堂。

       结果,后来儒门鼎盛之时,这么大的讲堂,居然都不够用。

       毕灵空走着走着,眼眸中映出一个个身影,有的不急不慢踱着方步,有的急匆匆狂奔而来,有的一边走路一边在看书,有的讨论学问,甚至还有人因为起床迟了没有吃饭,正拿着馒头烙饼边走边吃……

       她微笑着,走在这记忆中的人群里,来到了早已不存在的讲堂之中。

       作为儒门的核心弟子之一,她在这里当然也是有固定座位的。

       但这次,她却没有去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迈步走上了讲台。

       “咱们儒门的规矩,是大家若有心得,便要和同门交流。”她朗声说,“我最近正好有了一些挺好玩的发现,从中整理出了一些道理。今天厚着脸皮在这里讲一讲,大家听着满意的,给我鼓鼓掌。不满意的,自己睡觉就好,不许喝倒彩——谁嘘我,我接下来就去他家吃白食,吃一个月!”

       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洪亮的声音被真气推动,朝着四面八方传去。

       泰南城的人们自然听到了这声音,高手们纷纷腾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在那片广袤的田野上,一片古朴的学宫重新屹立。虚幻的道路和建筑之中,人群接踵摩肩,挤挤挨挨地涌向学宫深处的大讲堂。

       泰南城的高手们纷纷赶去。

       一路上,他们听到有人在介绍电和火的区别,那人认为,天地万物之“动”也是分类型的,虽然所有的“动”都会产生热,进而可能产生光、爆炸、响声,但电这种“动”却比火焰的“动”更加深入细致。

       “以同样的真气法力为能源,以电表现出来的话,对世间万物得影响,会比以火表现更加的‘深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用电来拆分那些融合的元素,所需的真气法力,远比用火来拆分,要容易得多……”

       最终,他们走到了学宫最深处的讲堂里面,看到那个穿着千年之前儒门纯黑礼服的女子,正在向台下和周围拱手作揖。

       “……以上的这些,就是我对‘电’的理解和研究。虽然它来的有点迟,但我相信,就算老师和诸位师兄复活,我凭这份成果,也有资格抬头挺胸地和你们并列,成为儒门的第五位仙人!”

       光柱冲天而起,大道之音响彻九州,声势远胜不久之前绥山上那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