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恶客登门
作者:楚白      更新:2020-10-21 22:02      字数:4269
       潘龙这声怒吼,蕴含着深厚的功力,响声洪亮,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那两个看门的大汉只来得及朝他看了一眼,甚至都没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猛烈的吼声震晕,翻倒在地。沿着曾家庄门口那十多级台阶,咕噜噜一路滚到了旁边。

       说来也巧,最后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恰恰也是一左一右。

       潘龙这一吼的力量并非朝着他们去的,虽然他们被震得不轻,又受了摔伤,但总的来说伤势并不严重。

       相比那扇门,已经好多了。

       那扇紧闭的大门被潘龙凝聚力量一声吼上去,就像是被一群彪形大汉抬着攻城锤喊着号子撞上去一般,一声轰鸣,插销铰链什么的全都折断,两扇二三百斤重的门板直挺挺向里折翻,最后干脆从门框里面掉了出去,摔在门内的地上。

       然后,庄子里面便传来惊怒交加的喊声,许多个脚步急匆匆地跑来。

       这自然是护卫们赶来了。

       但在那之前,大门旁边门房那间屋子的门被一脚踢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提着大刀,恶狠狠地冲了出来。

       “谁敢来我们曾家庄撒野?老子剁了你!”

       这老者年纪虽大,身上的气息却丝毫不见衰弱,犹如青壮一般。而此刻他气势勃发,连周围的天地元气都跟着狂暴起来,脚步未至,狂风先到,正是先天境界已经修炼圆满,随时可以去冲击返璞归真的那种。

       “可真是巧了,随便喊个门,居然都能来个先天巅峰……你们曾家庄的实力,比传闻的要强很多啊。”

       潘龙扬起眉毛,作惊讶状。

       一道血色的刀光迎面而来。

       刀锋未至,如同铁锈一般的血腥味已经传进了鼻子。

       “你究竟杀了多少人?”潘龙躲开那把刀刃如同锯齿一般的鲜红大刀,却躲不开浓厚刺鼻的血腥味,忍不住皱眉问道。

       老者冷笑“谁会无聊到记那种小事?我只记值得我记下来的大事!”

       “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情,算大事还是小事呢?”潘龙继续问。

       “像你这么找死的人,我活了一百一十岁,还是第一次遇到。”老者将大刀挥舞得犹如变成一团血色的旋风,从四面八方包围潘龙,“看在你愚蠢的份上,我会勉为其难把这件事给记住的。”

       “那我可真是有些不胜惶恐。”潘龙笑了笑,身体微微一晃,却从那团血色的旋风里面钻了出去,连一根头发都没被砍掉。

       此时,那些匆匆赶来的曾家的青壮、庄丁、高手们,已经在门口围了一大片。

       曾家庄很大,但庄子里面的人全都训练有素,不少人更身怀绝技,这么几句话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赶来了。

       若非这位老者身份崇高,在整个曾家都很有威望,此刻他们早已一拥而上,将胆敢来曾家惹是生非的混账给乱刀分尸!

       “这小子究竟是谁?”有人忍不住问。

       “不认识,你们认识他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

       就在这时,有个看起来三十多岁,作海员打扮的人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他刚才说的话,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

       “前几年在益州很出名的高手,最喜欢和绿林豪杰、地方望族对着干。因为擅长用铜钱镖作为暗器,每次杀人之后都在尸体上留下一枚铜钱镖,所以被称之为‘一文侠’。”

       这么一说,不少人纷纷点头,若有所思。

       江湖是健忘的,就算是曾经威震天下的高手,若是二三十年不出现,也会被人遗忘。

       一文钱大侠曾经是益州最著名的侠客,但几年之后,他的故事在益州之外已经很少被人提起。

       这些曾家的人其实大多也听说过一文侠的故事,只是他们差不多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而已。

       此刻被人提起,脑海深处的记忆就重新复苏,让他们想起了“斩奸除恶,铜钱一文”的传说。

       至于自家究竟算不算是需要被一文侠给斩除的“奸恶”,他们倒是一点都不怀疑。

       欺人容易自欺难,曾家的所作所为,骗得过那些对幽州情况不怎么了解的外人,却骗不过曾家自己人。

       “这一文侠……怎么跑幽州来了?”有人忍不住问。

       “别想那么多了!”立刻就有人怒斥,“倘若他真是那一文侠,今天要出大事了啊!”

       就在他们说话间,猩红的刀光已经铺散开来,笼罩了方圆四五丈的范围。

       这个范围相当庞大,挤一挤的话,站个上百人都没问题。

       那老者乃是曾家三十三代的第一高手,被公认为最可能突破返璞归真,成为曾家当代第三位真人的曾豪横,他擅长刀法,将曾家心法和刀法融为一体,自创了名为“赤血刀”的独门武功,名震幽州。

       当年他刀法初成的时候,就曾经一刀斩杀数十个冰原族裔勇士。

       此刻他已经把刀势催发到了极致,刀风逼得周围的人都不得不连连后退,不能靠近方圆百尺之内。

       但潘龙却始终不受他的刀势影响,就像是一团虚影,在刀风之中来去自如,任凭他怎么疯狂攻击,也没有半点效果。

       甚至于,潘龙还在笑。

       这场面,大家自然都能看到。

       一时间曾家的高手们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不是没见过高手,曾豪横的武功再高,比起曾家的两位真人,终究是要差了许多。

       此刻他和潘龙战斗的场面,比起当日曾小强归来,和曾英奇切磋交手之时,也差了许多。

       就算是去过益州,听过很多“一文侠”故事的人,也不觉得这一文侠能够胜得了曾家老祖宗曾英奇。

       但……人家能不能胜过老祖宗,那是一回事,此刻在场众人恐怕都不是对手,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二叔的情况……不大妙啊。”有人颤声说。

       立刻就有人怒斥“废话!闭嘴!”

       傻子都看得出来,曾豪横的情况的确是不大妙。

       正所谓“疾风骤雨不能久长”,他现在明显已经倾尽全力,可就算这样也拿不下对手,甚至无法逼迫对手跟他硬拼。

       这已经不是“不大妙”那么简单,而是“很不妙”了。

       潘龙眼看赶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不仅曾家庄里面的人纷纷赶到,就连镇上的居民也纷纷赶来,甚至于将广场那边围得水泄不通,心中很是满意。

       观众越多,立威效果越好。

       现在这么多……嗯,也差不多了。

       他这么想着,然后便开口说道“这位老先生,你从刚才到现在,一共出手四百四十一刀,是否也该轮到我还你一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