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程序正义
作者:楚白      更新:2020-10-20 22:19      字数:4298
       潘龙的决定让唐敬哲和商满都大吃一惊。WWw.BIqushu.nEt笔趣阁

       这可不是巡风使们惯用的做法。

       长久以来,巡风使们往往都是在暗中调查。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通过专用的信息渠道上报朝廷,然后由朝廷派出人手来处理案件。

       这既是因为巡风使们力微人寡,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力,也是因为“查案”和“办案”不该由同一批人来做。

       又当选手,又当裁判,这怎么行?

       还讲不讲公平公正了?

       但潘龙并不是那些传统的巡风使,他一点都不在乎什么官场的潜规则。

       巡风使的权力里面,是否包括惩罚奸恶?

       包括。

       他有没有能力惩罚奸恶?

       有。

       曾家是不是奸恶?

       是。

       那还考虑别的干什么呢?

       砍了他们再说!

       暴力往往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可能引发新的问题,让问题不断增加。

       可那又怎么样?

       做得不好,也好过无能为力。

       潘龙前世很喜欢的一本里面,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名言。

       与其什么都不做而后悔,不如为做过的事情后悔。

       何况……他也未必就后悔嘛……

       “如果严惩曾家,导致原本气氛就比较紧张的北幽州局势进一步恶化,那该怎么办?”唐敬哲用手捏着眉心,有些疲惫地问。

       “谁惹事,我就杀谁。”潘龙立刻回答。

       “这不行吧……”

       这次,不等潘龙回答,商满却先兴奋地说:“这当然可以!而且很好!”

       他的眼睛很亮,脸上满是兴奋之色:“昔年勇圣仲子路扫荡幽州,也没有到处跟人讲道理,或者是一件事一件事地查过去。他无非就是拔出剑,划下道来,谁违反他的规矩,他就杀谁。”

       “前些年,二皇子在荆南平叛。当地鱼龙混杂,各方势力犬牙交错,民匪难辨。而且叛乱之势从白溪朝着各处蔓延,大有席卷整个荆州的势头。”

       “结果他怎么做的?拔剑杀过去就好。一路杀去,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于是那些心怀不轨之徒要么死了,要么跑得远远的,再也不敢回来,还有的……就成了老实本分的良民。”

       商满脸色微红,眼中似乎有火焰燃烧:“要解决问题,首先就要解决那些制造问题的人!只要把以曾家为首的那批害群之马干掉,这幽州的天空至少能够晴朗一半!”

       看着他激动的模样,潘龙不由得猜测他是否吃过曾家这类豪强的苦头,所以才对他们充满了仇恨。甚至于到了为了报仇而不顾是非、颠倒善恶的地步。

       但……商满这人长相帅气、身材健美,连穿着打扮都十分的时髦,可谓有款有型。不管怎么看,他也应该是人生赢家那一类,深仇大恨的复仇者这种背景,跟他人生赢家的形象不怎么搭调啊……

       唐敬哲当然不会被商满三言两语说服,这位在外表上承担了整个观风使四人组全部凶恶成分的光头巨人不屑地冷笑一声,说:“昔年太祖曾说过,程序正义才是最大的正义——因为别的东西都可能是假的是错的,唯有程序是客观存在,绝不会错。曾家作恶多端的确该罚,但惩罚他们,应该经过国法审判、依法惩处才对。”

       “我们身为朝廷官员,怎么可以知法犯法?私设公堂、滥用私刑,这违背了巡风使设立的初衷。如果我们将调查、审判、处罚都一手包办了,那就不是巡风使,而是幻想故事里面的厂卫了!”

       他说的自然也有道理,就连潘龙也不由得连连点头。

       但点头归点头,潘龙的想法并没变。

       曾家这种一方豪强,根基深厚,天晓得积累了多少人脉。

       别说幽州,就算是京畿之地,估计也有很多和他们站在同一立场的官员。

       想要通过正规流程处罚他们,谈何容易!

       但唐敬哲的说法也提醒了潘龙。

       尽管巡风使其实是有执法权的,但调查、审判、处罚都一手包办,的确是有一手遮天私设公堂的嫌疑。

       既然这样……那么让曾家倒霉的,就没必要是“幽州观风使潘龙”了。

       可以换一个人。

       比方说……闭关潜修好几年,神功大成的益州一文钱大侠。

       这位大侠前些年在益州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着实做了不少大事。只是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江湖传言,有人说他不幸被宵小暗算,已经死于非命;更多的人则说他得到奇遇,正在闭关潜修。

       一旦这位大侠修成神功,再出江湖,必定会让天下的邪魔外道、盗匪恶霸们,都为之心惊肉跳、寝食难安!

       曾家三番两次挑拨幽州各族的关系,激化大夏人和冰原族裔之间的矛盾,为此残害了不知道多少无辜,可谓罪大恶极。

       以这样一个著名而强大的家族,作为一文钱大侠重出江湖的祭品,倒也挺合适的。

       想到这里,潘龙便打定了主意。

       “你们知道刘右尉什么时候回来吗?”他问。

       “她去调查一桩走私案了,有人勾结军方的蠹虫,以‘处理过期军资’为名,向国外贩卖重弩等禁运的军械。幽州这边就有一个供货点,她最近在追查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唐敬哲回答,“按照估计,过两天图穷匕见之时,可能还需要潘大人你亲自出手才行。”

       潘龙点头答应,表示绝无问题。

       刘云清的行动,本来就是在为他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到时候他出个手,证明自己一直在巡风司衙门等消息,证据链就算是闭合了。

       届时,就算有人怀疑曾家遭到袭击的事情跟他有关,也拿不出证据来。

       当然,一文钱大侠就是潘龙,这一点其实在朝廷高官和前辈宗师们之间并不算特别隐秘的消息。

       到时候一文钱大侠扫荡曾家,大家自然都知道是潘龙出的手。

       不过潘龙原本也并没打算要瞒过所有人,他只要马马虎虎能够应付一下,让大家不至于指责他潘某人当了官就滥用私刑,破坏巡风使的优良传统就好。

       至于别的……天底下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

       能够让曾家这种卑鄙恶毒之辈受到惩罚,就是最好的结果。

       为此,哪怕是在一些枝节问题上稍稍有些瑕疵,在“程序正义”方面不那么完美,想来也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他潘龙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够老成稳重,也是可以理解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