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9-26 07:35      字数:8099
       两位深海猎人告辞离开,去和别的族人联系,收集资料以完成潘龙的委托。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大概十分钟后,博士来到了酒吧,坐在了潘龙的对面。

       “我听说你在追查关于‘天外之灵’的消息?”他问,“那些怪物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麻烦吗?”

       潘龙忧心忡忡地说:“深海猎人们有一个关于它们的传说……”

       不等他说完,博士就笑了:“你说的是‘天外之灵是吞星魔神们的意志触须’那个传说吧?那只是迷信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潘龙问。

       “理由很简单。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能够以星球为食物的巨大魔神,那我们在天文观测的时候,没理由观测不到它们。”博士说,“这世界上有一些专业的天文台,他们使用大型的天文望远镜,能够观测到了数百万光年之外的仙女座星云。那是遥远到连光都要花几百万年才能抵达的地方……但我们从未看到过游弋的、吞噬星球的巨大生物。”

       “或许你也会说‘也许那些家伙不在那个方向上’,但我们人类观测宇宙的行为,并非最近才刚刚心血来潮,而是有悠久历史的。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我们非但没有观察到什么‘吞星魔神’,相反诞生了名为‘观星’的特殊学科……巴别塔现在就有一位懂得这方面知识的干员,我觉得你应该跟她聊聊。”

       潘龙精神一振——在知道这个世界面临的危险可能来自于把星球当肉丸吃,拿智慧生物作为肉丸上的胡椒粉的巨大魔物的这段时间里面,他感觉压力很大,沉重的压力甚至让他连站立都不愿意,只是坐在那里喝闷酒。

       但博士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也非常的有说服力。

       故事可以造假,但天文观测结果总不能造假吧!

       于是博士帮他打了个电话,约了时间。

       然而等他们来到那位代号“占星师”的干员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却不仅仅只有对方一人,还有同为巴别塔最高领导人之一的“女王”。

       “我听说了你正在寻觅关于‘天外之灵’的消息。”女王显得有些疲倦,或者说她总是显得有些疲倦,可能是太过辛劳的缘故,“我知道一些相关的隐秘,或许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博士原本从容微笑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喂!你不是开玩笑的吧?那些东西……真的有什么‘隐秘’?”

       他知道自己的老搭档从不会浪费时间做毫无意义的事情,会让她特地放下给重症感染者手术的工作,跑来这里聊天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

       那些“天外之灵”还真的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果然,接下来他就听到了自己一点也不想听到的消息。

       “大概……自从二十年前开始,星空就渐渐出现了问题。”曾经是占星师的女干员叹道,“从那开始,占星师们的占卜准确率就在不断下降。尤其是最近几年,占卜的准确率越来越低……现在我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之外,别的事情已经根本无法占卜了。曾经在我眼中清清楚楚,为我照亮前路的星辰,也渐渐显得黯淡晦涩起来。”

       潘龙皱起眉头,看向另一位知情者。

       “就像她说的那样,大概二十年前,星空开始出问题。而现在的星星,就连闪烁都让人刺痛。”女王深深地叹了口气,“能自由自在地仰望星辰的日子,终归远去了。”

       “这意味着什么?”潘龙立刻追问。

       “我做过不少研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大概,深海猎人们流传的故事,并不是谎言。”她的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那些曾经存在于星海之中,给我们提供指引的星辰,正在逐渐消失。”

       一瞬间,潘龙觉得冰冷的寒气从脚下升起,一直蔓延到头顶,整个人就像是数九寒冬被冰水浇了个劈头盖脸,连心窝都是冰凉的。

       博士忍不住说:“那些星辰既然已经消失了,为什么我们还能看到?”

       三个人一起转头,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他。

       不用解释说明,他自己先回过神来了——宇宙那么大,消失的星辰离这里很远,虽然它们已经消失了,但过去发出的光芒,依然还在源源不断地照过来。

       现在看到的,只是它们曾经的模样而已。

       他仔细思考了一番,问:“能够确定失去联系的最近的星辰在哪里吗?”

       “占星师”苦笑:“请不要强人所难,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就是说,我们知道星海里面有巨大的魔物在吞噬星辰,也知道有星辰被它——或者是它们给吞噬了,但我们并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它们究竟什么时候会到我们这里来?”

       “占星师”点头:“大概……就是这样吧。”

       博士叹了口气:“那我们该怎么办?”

       四人面面相觑。

       问题已经清楚了,可解决方案却毫无头绪。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实际的办法大概就是打死那些吞星的魔神——问题是,打不过。

       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靠谱的办法了。

       潘龙回到旅馆冥思苦想了几天,也没能想到一个能行得通的办法。

       但几天之后,事情却有了转机。

       深海猎人们找来了这几年出现的“天外之灵”的情报,从情报上看,最近这几年,尤其最近一两年,天外之灵的确是在不断增加,着实让人担心。

       如果只有这些资料,除了让人更加发愁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但当潘龙仔细一次次天外之灵出现的记录时,却意外地发现了一段记载。

       去年夏天,有一伙邪教徒在荒野之中的一个山谷里面,用血祭召唤了天外之灵。“虎鲸”赶到的时候迟了一步,那魔物已经被召唤出来。双方在打斗中撕裂大地,结果大地深处的毒气喷薄而出,遮天蔽日。

       当毒气遮住天空之后,原本气势汹汹的“天外之灵”突然就变得虚弱下来,然后甚至不用“虎鲸”动手,它自己就彻底崩溃,消失得无影无踪。

       潘龙特地找到了“虎鲸”,询问当时的情况。

       “我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银发红瞳的少女摇头说,“但这世界上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多了,我是个战士,不是学者。只要能够杀死天外之灵,我并不在乎它们是怎么死的。”

       她这想法倒是简单干脆。

       潘龙笑了笑,隐约有了一些猜想。

       他问:“最近有邪教的线索吗?”

       “邪教永远都有,我们从来只嫌人手不够。”

       “好,你等我几天,我做一些准备,然后去陪你剿灭邪教!”

       然后,潘龙就退了房,动身离开刺桐市,按照博士给他找来的资料,找到了最近的一处地煞。

       那处地煞的浓度不错,但质量不行。如果要用来淬体的话,这种程度的地煞并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不过现在对潘龙来说,最重要的并非淬体,而是别的事情。

       站在那个不断吹出寒冷黑风的地下洞穴前,潘龙身上光芒一亮,山海图浮现出来,咕噜咕噜犹如饮水印版,将大量的地煞吸了进去。

       这些地煞被吸入山海图之中,便被阵法约束起来,一时间难以散开。但它们拥有的强大腐蚀性,却立刻开始侵蚀阵法。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几天,这个潘龙临时凑合出来的阵法就要崩溃。

       毕竟他并非阵法高手,只是七拼八凑想当然,凑了这么一个临时阵法而已。

       但几天时间……其实也足够了。只要不断维护,不断输入真气乃至于功德,这阵法就能够持续运作下去。

       尽管这种做法大概算是得不偿失,可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储存地煞的手段。

       回到巴别塔,潘龙向博士等人交代了一句,找到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出发的“虎鲸”,狂风一卷,两人腾空而起。

       “虎鲸”的体重的确惊人,虽然还没到真正的虎鲸那个水平,但至少也相当于二三十个人的重量。潘龙着实费了一些力气,才带着她飞上天空,乘着高空暴烈的罡风,伴随着轰雷一般的响声,朝着预定的目标飞去。

       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找到了那批邪教徒,将还没来得及举行血祭的这些人一网打尽。为首的被直接砍死,剩下的则移交给了当地的警察。

       接下来的五六天,大概是这个世界的邪教徒们遭遇的最黑暗最恐怖的日子。

       飞天二人组神出鬼没,在大地上到处捕猎他们。只要是露出少许端倪,被深海猎人们揪住了狐狸尾巴,潘龙就会带着“虎鲸”赶到,把他们往死里打。

       即便如此,等到这一周的末尾,也竟然还有一个邪教组织完成了血祭召唤仪式。

       那天当潘龙带着“虎鲸”赶到的那处被废弃的矿井时,只见矿井里面全是鲜血,被作为祭品杀害的人们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邪教徒们趴在血泊里面,用狂热的语气高喊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在祭坛的中央,一个灰绿色的、有着章鱼脑袋和人的身躯的怪物,正在渐渐浮现。

       “虎鲸”立刻就拔剑要冲上去,却被潘龙一把拖住。

       “让我来试试这一招!”

       说着,他手一挥,储存的地煞涌出,在矿井里面铺了薄薄一层。

       这一层地煞其实不多,甚至连将人毒死的程度都不够。可当这些地煞覆盖了那些鲜血和尸体之后,原本发光的祭坛就迅速黯淡了下来,“天外之灵”的虚影也随之黯淡,就像是信号不良的电视屏幕一样,闪烁了几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潘龙深深地吐了口气,笑了。

       “我想,我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或者说至少能够延缓危机的办法!”

       然后他回到了巴别塔,找到了三位领袖。

       “我有办法阻挡吞星魔神的精神触须了。”他说,“用地煞隔断就行。”

       博士有些茫然,随即想通了是什么,问:“就是那些从地下深处喷出来的毒气?它们能够隔断吞星魔神的精神触须?”

       “我已经试过了,在一个邪教血祭的现场,眼看天外之灵就要出现,我释放出一些地煞,结果召唤仪式就失败了——很明显,那是吞星魔神精神触须对仪式的感应被隔断了。”潘龙兴高采烈地说,“这么一来,我们只要大量地抽取地煞,用地煞来隔绝吞星魔神的感应,就可以让这个星球不被它感应到。”

       “这能解决问题吗?”女王问。

       “至少能够延缓被发现的时间,不是吗?”

       女王想了想,问:“那么这么做,有什么副作用吗?”

       于是他们做了实验。

       实验的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一旦被地煞覆盖,不仅临时构筑的“召唤祭坛”会彻底失效,就连各种灵能动力也会失效。

       甚至于……在地煞覆盖的环境里面,原本蕴含巨大能量的灵能结晶会变成普通的发光宝石。里面那澎湃的能量变得无比懒惰,根本无法提取。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之后,巴别塔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灵能这东西,恐怕真的是被“天外之灵”带来人间的。这种无穷无尽的能量,实际上就是吞星魔神精神触须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一个星球的灵能越旺盛,就越容易被那些巨大的魔神感应到,进而成为它们的食物。

       “想要彻底解决问题,大概是不可能的。”女王合上总结资料,说,“但现在,至少我们知道了一个能够部分解决问题的方案——将地煞灌入各处的灵能矿脉,并且建立全球观测系统,一旦发现有灵能活跃区域,立刻去喷洒地煞。”

       “这么一来,相信这个世界的最大危机,就算是解决了。”

       “然后这个世界就会产生另外一个危机——能源危机。”博士叹道,“我反对这个计划。”

       潘龙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转过头,仿佛不认识对方一般,震惊地看着博士:“你疯了吗?这是在拯救这个世界啊!”

       “这代价,我们付不起。”博士深深地叹息,低声说,“我们的世界……离不开灵能这种能源。你知道吗,离开了灵能,移动城市将无法再移动,就连汽车也难以行驶……你想象过几十万人被困在一个城市里面无法离开,会发生什么吗?”

       “你们可以逐步推动计划,又不是一下子就要到位的。”

       博士摇头:“不可能的,推动这个计划,必然会导致移动城市的废弃——我们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在这个天灾频发的世界,移动城市是我们的文明之根。”

       潘龙着急了:“再这样滥用灵能,你们整个世界都会被吞噬。到时候哪里还有什么文明!”

       “那毕竟是之后的事,对不对?”博士不断地摇头,“我们……总还有时间,还可以慢慢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潘龙大声问。

       博士沉默不语。

       一时间,他哪里想得出什么好办法来!

       逐步弃用灵能,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看到一些希望的办法。

       除此之外,无法可想。

       他思考了很久,最后满脸沮丧地垂下了头:“或许……我们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希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