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七重历史、封神之路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7-22 17:35      字数:7736
       防剿局不管,“诸史研究会”那次稍稍有点不寻常的落日仪式,自然就不会再惹来麻烦,天下太平。www.biqushu.net 笔趣阁

       而潘龙也终于等到了纳塔丽娅下班回家。

       为此,他等了四天。

       这四天的大多数时间,他都呆在防剿局,但却并不是守在电报大厅里面,而是坐在图书阅读室内。

       防剿局有个图书馆,里面有许多和无形之术有关的书籍。他在防剿局里面闲逛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里。于是就很高兴地在此长住,随意浏览各种隐秘的资料。

       这些书里面,他最关心的不是那些记载法术或者仪式的书,而是记载历史和社会常识的。

       无形之术的法术,说白了不值一提,要么就是拜请司辰,向他们借取力量,要么就是举行仪式依然是在向司辰借取力量。

       真正靠自己的力量施展的法术,只占法术总体的一个零头,甚至可以说,屈指可数。

       毕竟,有伟大的司辰之力可以借取,神经病才钻研弱小的凡人之力呢

       这就像潘龙前世的世界,当人们踏入星海之后,并没有催生出科技和格斗结合的“超武学”,相反多了一种特别的遥控机器人格斗比赛,而且在社会上很火。

       每年年底,联邦各个大区包括几个宇宙大区都会联合起来,搞一场极大规模的遥控机器人格斗大赛,大赛里面的各种精彩场面,看得人目眩神迷。那些操作这些遥控机器人的选手,同样是受到全社会尊重的体育明星。

       而普通人的格斗比赛,同样也在进行。

       尽管这些血肉之躯的格斗家们,或许几十上百人联合起来,都不够那些遥控格斗机器人打的

       这就出现了一个两极分化,一边是科技制造的恐怖武器之间的比拼,一边是孱弱的凡人之躯之间的较量,两者都有市场,都受到欢迎。

       反而是那些曾经在科幻小说里面经常被提到的,将凡人之力和科技结合起来的“人形机甲”或者“超武学”,也不是没出现过,但却只是昙花一现,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够符合人类审美观的东西,要么强大,要么淳朴,半吊子的玩意儿没什么市场。

       在潘龙看来,这个世界大概是因为生产力的水平还相对落后,人们对力量的追求还停留在“强大就是好”的层次上,所以注定没办法像借助司辰之力那么强大的“凡人法术”,就成了法术里面的极端少数派,除了一些固执的家伙之外,几乎无人问津。

       潘龙对此也没多大兴趣。

       虽然这些法术也许对他很有用,但他的本领已经够多的了。

       老师说过,人在长生之前,可以掌握很多的技艺,但没必要钻研很多的技艺。

       掌握未必要花时间,也许就是“当当当”一响,就会了。但钻研则肯定是要花时间的。

       比方说无形之术,潘龙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是什么游戏,也就解开了这个游戏对应的角色模板,并且将其融入了自己的角色能力里面。

       可是,这个游戏里面,从来就不会出现“你学会了什么法术”的介绍。

       它只有各种仪式

       虽然在冒险之中,经常会出现“拜请司辰,借助其力量”的段落,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法术被提到。

       也就是说,角色模板的能力里面,只有向司辰借力的,并没有依靠自己的。

       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施法,必须进行一番钻研。

       潘龙可没那么多的时间钻研这个

       有时间的话,研究研究“从心所欲”和“绳律天下”之间该如何取得平衡,乃至于自己是否应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老师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长生才是强者之路的真正a。能够修成长生,逍遥自在,才有资格追逐各种爱好,将各种技艺精益求精,追求超乎凡人之上的层次。

       在那之前,不值得为了那些不够核心的能力,花费太多的时间精力。

       想清楚了这个之后,他就对那些研究凡人之力的法术失去了兴趣,转而记载这个世界乃至于诸史的那些文献起来。

       很快,他在心中就勾勒出了一个关于诸史的脉络。

       所有的历史都有同一个起源,但在发展的过程之中,最初也最强的辉光之神“骄阳”是否陨落,成为了诸史的第一个分歧。

       骄阳不曾陨落,是原初的历史,这一重历史被其它历史之中的司辰们视为禁忌,严禁任何人接触,以至于它成为了“失落的历史”。

       骄阳陨落,分裂成被称之为“骄阳四子”的四位司辰,残骸之中衍生魔物,是其余历史的一个共同源头。

       在这个源头里面,骄阳残骸里面衍生了“飞鸟”、“蠕虫”这两类魔物。飞鸟相对逍遥自在一些,蠕虫则较为阴森。

       蠕虫和司辰们展开了多次战争,在某一个历史里面,蠕虫战胜了司辰那显然不是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历史。

       但那个历史,和他印象中前世的世界很像。

       超凡之力渐渐湮没,科技的力量统治了世界,最终人类走向了星辰大海,把司辰们的残骸远远扔在身后,只有历史学者们,才会偶尔回头看上一眼,发出怜悯的微笑。

       另一重历史,是所谓的“路权战争”,那是由侍奉“白日铸炉”另一位辉光之神,差不多也可以算是目前唯一的辉光之神的“受控之火的子女”说白了就是象征英国和工业革命为一方,另外一方是侍奉“赤杯”、“环杉”、“双角斧”的“绳结姐妹会”与侍奉“骄阳四子”的“太阳教会”。

       除此之外,司辰之中的“浪游旅人”,还有一个内容不确定的“不灭军团”,都参与了这场大战。

       这场大战的胜负,是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歧点。

       潘龙目前所在的历史,是英国方面战胜,“铸炉”成为诸神之中毫无异议的长者和领袖,祂放过了试图挑战自己的司辰们,只是剥夺了他们一部分的力量于是祂变得更加强大。

       对应的,就是日不落的不列颠帝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势力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辉煌。

       与此对应的另外一重历史,当然就是英国和铸炉输掉了路权战争,全世界各方风起云涌,陷入了漫长的争霸之中。

       英国赢得路权战争的历史,又出现了两个分歧,分别是人与司辰相妥协的历史,以及人服从于司辰的历史。

       前者和图书馆里面的历史记载不符,显然后者才是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历史。

       他所在这个历史的时间线,到此差不多就捋完了。其余的历史时间线,则跟英国没什么关系,关键的分歧点,在别的地方。

       有那么一重历史里面,某位名字被涂黑了的司辰通过一个仪式,让骄阳重新复生。代价自然是骄阳四子的陨落或者说合并,同时还有另外七位司辰因此陨落。

       一下子就陨落了十一位司辰,当真称得上惊天动地。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有别的司辰诞生。

       那个历史很少被提起,同样成为了禁忌,和骄阳没有陨落的历史一样,成为了“失落的历史”。

       说来有趣,但凡骄阳活着的历史,都成了“失落的历史”无论祂是从来就不曾陨落也好,还是陨落之后又复活也好,总之对于司辰们来说,只要是骄阳活着的世界,都禁止窥探,更不要说研究和交流

       蠕虫战胜了司辰的历史。

       路权战争的两个结局。

       这是目前可以确定的三重历史。

       此外,又有两重历史不能确定,一重历史里面,飞鸟特别活跃,不仅战胜了蠕虫,而且压制了司辰。

       那个历史和这个历史之间的交流很少,诸史学者们研究那个历史,但并没有多大的成就那个历史的无形之术修行者们,似乎并不愿意跟他们交流。

       在某一本笔记上,一位名字被涂黑的学者说“他们视我们为和蠕虫共生的不洁者,故而不愿意与我等接触。”

       从这个角度看来,或许那一重历史,也会很有趣。

       最后一重历史则跟被称之为“血石战争”的司辰之战有关。在大多数的历史里面,以献祭起家的血源诸神打败了天生天养的石源诸神,但在那一重历史里面是反过来的,石源诸神打败了血源诸神,从此“献祭”被视为无形之术的邪道,严禁有人研习和使用,一旦有人搞献祭,不仅凡人发现之后会对他们展开打击,就连司辰们也一样会对其狠狠打击。

       在那一重历史里面,想要成为司辰,只能通过踏踏实实的修行。“血源神”这个概念已经消亡,“肉源神”凡人的飞升者则成为了诸神的主流。

       那一重历史和别的历史交流颇多,很多得罪了血源神的学者都跑去了那一重历史里面而得罪了石源神的学者则会跑到这一重历史里面来,大家各取所需。

       五重可知的历史,两重失落的历史,这七重历史,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们,对于“多重历史”的研究结论。

       但潘龙知道,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只有这七重历史

       因为他能够看到的幻象里面,就有和七重历史都对不上号的内容。

       那些历史,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们尚未研究过的,或者是有人研究过,可他们的结果没有能够被公之于众,消逝在了历史的尘埃里面。

       潘龙同样也没兴趣把那些历史研究出来并公布。

       他来这个世界,是来度假散心的,不是来做学问的。

       就算要做学问,做一些“东方的无形之术”的学问,难道不会更加有趣吗

       看看两个世界法术思想如何碰撞,产生出什么样的火化,从中能获得多少灵感,那多赞啊

       潘龙就这么在防剿局的阅览室里面,做了四天的学问,学了一肚子没什么卵用的知识。

       很有趣这就是他对这些知识的总体评价。

       是的,很有趣,但也仅仅只是有趣而已。

       他不会在这个世界长住下去,甚至于可能这次离开之后就不会再回来。所以这个世界的历史也好,力量体系也好,对他来说充其量也就是“有趣”罢了。

       如果他能够在这个世界成为司辰,成为不朽的神灵,那倒是不错。

       可惜,在这一重历史里面,凡人想要成为司辰,大概无非三条路。

       第一条,去战蠕虫或者飞鸟,夺取骄阳残留的力量,成为又一位辉光之神。

       第二条,去参加让骄阳复活的那个仪式,在仪式之中令多位司辰陨落,自己从而乘势而上,大概率会成为血源神。

       第三条,和某些隐秘的司辰达成协议,去死亡和虚无的世界转一转,在那里寻觅新的力量,再由那些司辰将自己从死亡之中复苏,从而成为新的司辰。

       这三条路,在潘龙看来,大概只有第一条比较现实。

       第二条也好,第三条也罢,都需要和多位司辰发展出稳固可靠的盟友关系。他在这个世界住不久,哪来的美国功夫,跟他们慢慢打交道、磨交情

       而第一条路看起来容易,可光是要找到蠕虫或者飞鸟就很难了,更不要说战胜它们

       不,对他来说,大概“战胜它们”还真的相对容易一点。

       毕竟他可以选择去别的世界练级,把自己练到足够强大之后再回来战斗。

       即便如此,他依然需要想办法找到蠕虫或者飞鸟。

       而且只找到一个,明显还不够。

       这些书籍里面,记载漫宿光界里面有一个“蠕虫展览馆”,司辰们将被他们打败的蠕虫作为展览品囚禁于此,既是为了警醒凡人,也是为了方便研究。

       如果当一回强盗,去袭击那个蠕虫展览馆,相信应该可以杀到不少蠕虫。

       可即便如此,还是不够。

       因为在任何书籍里面,他都没找到关于“飞鸟”的详细记录。

       飞鸟们在这个历史里面并不活跃,想要寻找他们的身影都希望渺茫。

       想要杀死飞鸟,夺取飞鸟的力量,大概必须去那个飞鸟战胜了蠕虫的历史才行。

       但在那个历史里面,司辰们同样被飞鸟战败而压制。在那里封神,绝对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

       没准自己刚刚准备封神,就被一群飞鸟强势围观。脖子上架了七八把刀,还有一大群提刀霍霍的大佬们,冲着自己发出友善的微笑。

       想象着那样一幕,潘龙打了个寒颤。

       这可不行就算自己在山海经的世界里面不会真的死亡,送死的事情也毫无意义啊

       他叹了口气,合起了手头上的书,将其交还给图书管理员,走出了阅览室。

       走了没多远,刚刚那个勤奋学习的防剿局工作人员的身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在伦敦的一处有些偏僻的公寓里面,潘龙很礼貌地敲响了纳塔丽娅龙博士的房门。

       “你好,纳塔丽娅小姐。”他说,“我就是你们正在寻找的那个人,有兴趣聊一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