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仪式的影响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7-20 02:19      字数:4396
       稍稍休息了一段时间,让精神和身体完全恢复,一行人就收拾好东西,清理掉仪式的全部痕迹——最重要的是通过祷念的方法消除法术痕迹,他们又穿过位于地窖杂物堆后面的“大地之门”,回到了莫兰书店。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同样用祷念消除了法术痕迹之后,莫兰小姐让斯通和艾洛分别护送维奥莱特夫人和里奥回家。

       这两个人的修行时间还比较短,举行仪式,感受司辰之后,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让灵魂的悸动完全平复。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再使用无形之术,也不能受到强烈的刺激。

       现在已经天黑,伦敦的夜晚可不安全。没有专人护送的话,说不定就会发生意外。

       无论是被迫施展法术护身,从而导致灵魂受到进一步震荡,还是干脆就被盗贼杀害,都是很糟糕的事情。

       至于诺曼先生,他就不需要保镖。以他的修为,早就已经能够做到收放自如,虽然刚才仪式中消耗颇大,但仅仅这种程度的消耗,还不足以让他失去战斗能力。

       何况,他随身还带着那个被称作“蒸汽之灵”的魔物呢。

       要是有谁想要在他回家的路上打劫,那他们会很幸运地享受到来自漫宿边缘的热情服务。

       蒸汽之灵可以通过吞噬人类的痛苦和恐惧成长,诺曼先生肯定不会介意让那些强盗们为帮助蒸汽之灵恢复,作出一番无私的奉献。

       看着三辆马车走远,莫兰小姐点了点头,对潘龙说:“潘先生,您愿意听听一个晚辈的建议吗?”

       她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当然,请讲。”潘龙说。

       “我觉得,您应该改变自己的外貌。”莫兰小姐说,“我说的不是化妆,而是变化……相信这对您来说并不难。我看过来自东方的书籍里面说过,东方的修行者会在被称之为‘三十六天神’和‘七十二魔王’的两种变化技艺里面选择一种学习。前者变化的内容较少,但能够赋予变化以强大的力量;后者变化种类繁多,而且变化之后和真实的东西几乎一模一样,无法分辨。”

       她饶有兴趣地说:“我看的那本书里面讲,有一位神通广大的石源神,在他尚未成为司辰的时代,就喜欢使用七十二魔王变化术,戏弄自己的敌人。”

       “那位石源神的名号是什么?书里面提到了吗?”

       “叫‘领悟虚空之理’——应该是这个意思吧。名字的翻译用的是意译而非音译,因为司辰的名字重在意义,而非读音。”

       潘龙沉默了几秒钟。

       他差不多已经明白莫兰小姐说的究竟是哪本书了,但他真的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那本书居然成了介绍东方司辰的书籍。

       虽然……在他前世的印象里面,的确有“西游记是介绍修仙理念的书籍”这样的说法。

       “那位司辰的本领,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他说,“作为曾经单枪匹马扰乱司辰秩序,并且威胁到群星之主的强者,祂即便在司辰里面都是特别强大的一位。祂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

       莫兰小姐的脸上露出少许失望和遗憾,她大概想要见识东方的奇妙法术,已经很久了。

       “但是,如果只是变化自己的模样,对我来说……到也不难。”

       说着,潘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肌肉微微震颤着改变了位置。

       等他将手移开的时候,站在莫兰小姐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有着显著中亚特征的东方青年,而是一个纯正的欧洲人。

       古铜色的皮肤、显著的皱纹、充满强硬感觉的脸部线条……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练的冒险者,那种长期在社会中下层厮混,身上不知道背着多少悬赏和通缉的人物。

       莫兰小姐好奇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这相貌……和艾洛先生有几分相似。”

       “没错,就是以他为原型的。”潘龙回答,“我觉得伪装成类似他的模样,可以减少很多麻烦。至少,一般都警探应该不会想要把一个随时都可能从怀里掏出抢来的危险分子逼迫到铤而走险。防剿局也不会浪费时间精力去对付一个应该由苏格兰场来想办法解决的通缉犯。”

       “艾洛先生身上的通缉令,已经在当初受防剿局特聘的时候销掉了!”

       潘龙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刚才差点就脱口说出:“靠!他身上还真的有通缉令啊!”

       和莫兰小姐约定明天下午再见,他就转身离开了莫兰书店,拄着绅士拐杖,轻快地走在伦敦的夜路之中。

       但没走多远,他的身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他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防剿局里面,钻进了电报大厅。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电报大厅里面却一片忙碌,至少有五六台电报在一起滴滴作响,让负责这些电报的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

       纳塔丽娅·龙博士坐在大厅后面那张椅子上,身体靠在椅背上,歪着头,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一看就知道,她睡着了。

       潘龙注意到,她的眼眶下有显著的黑眼圈,很明显缺乏睡眠。

       毫无疑问,从昨天到今天,她应该一直没有睡觉,现在困得厉害。

       过了一会儿,一个其它部门的主管进来,叫醒了她。

       “纳塔丽娅,这里有一份资料,要麻烦你解读一下。”那主管递给她几张发黄的纸片,“是关于‘钱币和死亡’的。”

       纳塔丽娅原本还有些迷迷糊糊,但听到这个就立刻清醒了过来。她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几张纸,仔细翻阅。

       “【将黄金制作的钱币,摆放在目标的头顶】……【如果钱币落下,目标将受到致命的诅咒】……【黄衣的死神,用机械呆板的步伐来到面前,宣布死亡的降临】……”那几张纸上的内容并不多,她很快就看完了,然后说,“这是一个恐怖故事,讲的是被称之为‘头顶金钱’的诅咒仪式。我不认为这个仪式,跟今天早上——哦,是昨天早上了——发生的恐怖袭击有什么关系。”

       那主管显得有些失望,问:“为什么你觉得没关系?都是使用钱币作为媒介啊。”

       “这两者的风格截然不同。这个仪式倾向于诅咒,而昨天早上那个,则是很干脆的暴力。”纳塔丽娅解释说,“用犯罪来形容的话,这个仪式倾向于诈骗犯,而昨天早上的则是当街杀人。”

       她笑着摊了摊手:“虽然都是犯罪,但就算在苏格兰场,负责这两种案子的部门都是不一样的。”

       “你确定?”

       “确定。”

       “那请给我一份鉴定证明。”那主管叹了口气,“我拿回去归档。”

       纳塔丽娅点头,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早就打印好的固定格式的表格纸,在上面写了一会儿,最后署名并盖章,然后和那几张发黄的纸一起交给了对方。

       看着那主管离开,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永远也别找到那个罪犯——想要对付他,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她微微一笑,声音小到除了耳力惊人的潘龙之外,就算近在咫尺也别想听清楚的地步。

       “反正伟大的女皇陛下有几百个亲戚和贵族,死掉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呢?能做事的人难找,愿意管事的人却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大堆。死掉再换就好。”

       很显然,她一点也没把“德高望重的上议员们”放在心上。

       如此嘀咕之后,她让部下给自己煮了杯咖啡,端着热腾腾的咖啡,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一边查看几份最近的不确定消息。

       其中一份消息,让她皱起了眉头。

       “今天傍晚时分,残阳曾微微震颤,似乎因为得到了供奉而喜悦。疑似有人举行了‘落日仪式’……”

       她放下咖啡,拿起那份情报,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落日仪式相当的隐秘,据我所知,只有利米亚教团保留着这个仪式的传承,除此之外……让我想想,似乎还在什么地方见过关于它的介绍……”

       她拿出了一本笔记,翻看了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

       “对了,几年前被逮捕并处以火刑的杰尼克·克罗塞也曾经研究过这个,他企图通过这个仪式来实现死者复活,但最终被复活的却是吃人的行尸……当时他将仪式过程录了下来,做成录像在地下的拍卖场售卖,因此赚了一大笔钱。那盒被称之为《噤声!》的录像带在追求刺激和猎奇的堕落人群里面颇受追捧……防剿局努力追查和销毁它们,一共销毁了超过四十份拷贝,但依然还有不确定数量的录像拷贝在社会上流传。”

       她合上笔记:“利米亚教团隐居在西斯班尼亚·加拉埃西亚,利米亚河源头一块隐秘的飞地。被称作‘蛇人一族’。他们有一些后裔住在伦敦,自名为‘忘却会’,在这里经营几个酒馆……但他们不会再举行落日仪式了,因为他们已经和曾经的利米亚教团划清了界线。”

       “这么看来,举行仪式的应该是看了杰尼克·克罗塞那份疯狂的录像带,想要有样学样的疯子们。他们……他们的方法,理应不该能够取悦残阳才对啊……”

       这位见多识广、智慧过人的女人,忍不住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她当然也看过那盒录像带,明白里面那个仪式完全走错了方向——残阳是沉静之神,是凄美的结局,祂并不会为亵渎和恐怖而欢欣。想要取悦祂,得到祂的恩赐,最合适的诱导物,是沉静而真挚的泪水。

       事实上,真正的“落日仪式”并不困难,只要时间正确、泪水足够真诚,再以合适的心灵悸动作为供奉,就能够完成这个仪式。

       这仪式经常被防剿局使用,在防剿局内部算是挺常见的。通过频繁地举行这个仪式,防剿局也和伟大的司辰产生了一定的联系,或者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取悦了祂。

       如果需要的话,相信祂应该可以为防剿局提供少许帮助。

       “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向残阳祈求,请祂告诉我们,究竟是什么举行了落日仪式?”她自言自语。

       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种事情不该由我来决定,我只是防剿局的顾问罢了,没只有负担这么大的责任!这种牵涉到伟大司辰的事情,还是让那些高高在上的总监副总监们去想办法吧!”

       于是她拿出笔来,在那份文件删简单地签署了“已阅、转存档”的字样。

       ——————(有点事情耽搁了,这次请在半个小时之后刷新)

       “这么看来,举行仪式的应该是看了杰尼克·克罗塞那份疯狂的录像带,想要有样学样的疯子们。他们……他们的方法,理应不该能够取悦残阳才对啊……”

       这位见多识广、智慧过人的女人,忍不住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她当然也看过那盒录像带,明白里面那个仪式完全走错了方向——残阳是沉静之神,是凄美的结局,祂并不会为亵渎和恐怖而欢欣。想要取悦祂,得到祂的恩赐,最合适的诱导物,是沉静而真挚的泪水。

       事实上,真正的“落日仪式”并不困难,只要时间正确、泪水足够真诚,再以合适的心灵悸动作为供奉,就能够完成这个仪式。

       这仪式经常被防剿局使用,在防剿局内部算是挺常见的。通过频繁地举行这个仪式,防剿局也和伟大的司辰产生了一定的联系,或者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取悦了祂。

       如果需要的话,相信祂应该可以为防剿局提供少许帮助。

       “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向残阳祈求,请祂告诉我们,究竟是什么举行了落日仪式?”她自言自语。

       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种事情不该由我来决定,我只是防剿局的顾问罢了,没只有负担这么大的责任!这种牵涉到伟大司辰的事情,还是让那些高高在上的总监副总监们去想办法吧!”

       于是她拿出笔来,在那份文件删简单地签署了“已阅、转存档”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