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泪珠与残阳并落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7-20 02:19      字数:4475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笔趣阁www.Biqushu.net

       这群“诸史研究会”的会员们,有诺曼和莫兰这两个满脑子想的都是追求知识、追寻历史真相的领头人,他们究竟会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自然也不问可知。

       听说有机会见识遥远东方的无形之术仪式,看到和自己以往所知的完全不同的风景,所有人都欢欣鼓舞。

       他们犹如被加上了一个强力的buff,飞快地布置好了仪式。

       然后,莫兰小姐和诺曼先生便不厌其烦地强调仪式里面的注意点。

       “落日仪式在各种无形之术的仪式里面,算是相对安全的。”莫兰小姐说,“‘残阳’是‘骄阳’的主要继承人,它象征着凄美的结局,是灯与冬之神,静默而光明。因其静默,所以一般不会在仪式中引发意外;因其光明,所以一般不会带来糟糕的结果。我们只要严格按照仪式的内容执行……至少就我所知,除非是那些神经不正常的邪教徒,否则真没听说过谁在落日仪式上出事。”

       潘龙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对这个仪式,他也颇有印象——正如刚才诺曼先生所说,这个仪式最大的优点就是成本低。唯一的耗材便是可以通过漫宿探索而得到的“影响”。

       影响卡牌又不能久存,不拿来用掉,难道等着它蜕变成各种糟糕的东西不成?

       所以当初他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也一样喜欢通过落日仪式来施法。

       这仪式,他也熟悉得很啊!

       一个咒语、一个辅助者和一个影响,三者凑足所需的相性要求,就能完成法术。

       当然,这是游戏里面的设计,游戏成了现实,自然会有所变化。

       别的不说,仪式多了主持者和守护者——这就是游戏里面没有的。

       眼看着夕阳西下,仪式的时间差不多到了。

       莫兰小姐和诺曼先生站在绘制的仪式法阵里面象征“光”和“石”的两处,斯通和艾洛分别站在象征“血”与“肉”的两处,维奥莱特夫人站在象征“残阳”的哪一处,里奥站在象征凡人的哪一处。潘龙则站在仪式法阵之外,随时准备接应。

       司辰,也就是诸神,有四种不同的起源。

       天地开辟而生辉光和虚界,辉光在尘世之中的投影,即为太阳。而从辉光之中诞生的神,名为“光源神”。

       在尘世漫长的发展变迁之中,自身演化而成的神,名为“石源神”。

       智慧生物通过献祭仪式而诞生的神,名为“血源神”。

       凡人通过修行而飞升的神,名为“肉源神”。

       至于虚界,那是尘世众生的大忌讳,就连诸神也对此十分忌惮。虚界是死亡和虚无的世界,一切陨落的司辰都归于此,世界上也有以此为起源的神,但它们的名号本身就是忌讳,连诸神往往都不愿提起。

       当然,也不会有哪个疯子在仪式之中特地牵涉到它们。

       莫兰、诺曼、斯通和艾洛四人,象征司辰见证仪式,他们也是仪式的主持和执行者。维奥莱特夫人负责以真诚的泪水感动残阳——作为一位“临终关怀”的实现者,她见证过太多的悲剧,如果不是意志坚强的话,或许会终日以泪洗面。

       只要稍稍放开心灵,她很容易就能潸然泪下。

       而里奥,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尽量保持心情的平静和精神的稳定就好……

       随着莫兰小姐“开始吧”的声音,维奥莱特夫人低下头,陷入了那些悲伤的回忆之中。

       泪水很快从她的眼眶里面流出,沿着脸上的皱纹流下,她无声地哽咽着,为了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悲剧,为了自己的那些无能为力,泪流满面。

       此刻,夕阳正在从地平线的边缘落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钟,又或许是半分钟,突然间,潘龙清楚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浮现在维奥莱特夫人的身边。

       那力量带着些许温暖,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善意,但更多的却是悲凉和沉默。犹如一个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背叛,已经对人间失望的善人。

       司辰“残阳”的意志,此刻降临于此!

       那意志浮现的瞬间,维奥莱特夫人脸上的泪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有什么人将她的泪水拭去,甚至就连她脸上的悲伤之色也消失不见,化为淡淡的茫然。

       残阳将她的泪水和悲伤吸收了。

       然后,法阵里面似乎传来了轻声的叹息。

       这叹息化作一阵无形的风,吹向了里奥。

       下一瞬间,里奥整个人似乎都裂开了。他的身体和灵魂都变得通彻透明,似乎一切都展示在了人们的面前。

       潘龙看到了真诚而纯洁的精神,也看到了蓬勃的生命力。

       大概是脱离了血肉束缚的原因,那精神迅速生长,生命力也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如果就这么下去的话,也许只要很短的时间,他就会把自己燃烧殆尽。

       但就在这时,风停了。

       风的停止,让里奥的血肉又重新浮现,如同甲壳一般,将精神和生命力包裹了起来。

       于是他又恢复了原状,但潘龙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成长了。

       他的精神变得更加茁壮,他的生命力变得更加旺盛。虽然他依旧还是凡人,但他已经和刚才完全不同!

       在走向超凡、走向长生的道路上,他迈出了一大步!

       随着风的停止,残阳的意志也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夕阳正好完全落下地平线,除了西边天空的一些残余红光,夜晚已经覆盖大地。

       按说这个时候,仪式就该结束了。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团黑色的气体,突然浮现了出来。

       它有着似乎有些像人的结构——头、躯干和四肢。但四肢的部分模糊不清,也许是五肢,也许更多,又也许根本没有。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在头颅的位置,能看到三只眼睛。

       三只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寒光,其中却又分明透出狡黠和阴森的眼睛!

       潘龙皱眉——无论是刚才莫兰小姐、诺曼先生所说的内容也好,还是他对游戏里面的印象也罢,都不记得无形之术修行者的晋升过程中,会引来这样的东西。

       而诺曼先生已经睁开了眼睛,低声说:“在漫宿边界,铸炉四隅,辉光之火烧灼更原始物质之处。那里有一团狡猾的蒸汽,可以侵染你敌人的梦境。”

       随着他如同吟唱一般的声音,那团烟雾震动着,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般。

       然后莫兰小姐依然闭着眼睛,双手却在胸前摆出了奇怪的姿势,仿佛有一个符文浮现在她的面前。那符文光芒万丈,令人难以直视。

       烟雾剧烈地震动,似乎受到了攻击,正在感觉到痛苦。

       斯通和艾洛显然没见过这阵仗,二人只是沉默——无形之术的修行者们都知道,如果你不知道该干什么,那么不妨在逃跑和沉默里面二选一。

       他们不会放弃同伴而逃跑,那就只能沉默。

       维奥莱特夫人依旧一脸茫然,里奥也依旧精神振奋而生机四溢,但在法阵之中,莫兰小姐、诺曼先生和那诡异烟雾之间的斗争,却渐渐到了白热化。

       诺曼先生身体微微颤抖,却不断吟咏着诗歌,诗歌里面将这烟雾的来历剖析解明。他用知识化为枷锁,将这不请自来的魔物束缚。

       莫兰小姐满头大汗,双手已经被烫得通红,却还在维持着符文,发出源源不断的灼热,灼烧着这个魔物,逼迫它驯服。

       按说被这样双管齐下,那魔物理应低头臣服才对。但它身体颤抖着,眼中浮现的却不是臣服之意,而是一抹清晰不过的疯狂!

       潘龙叹了口气。

       下一瞬间,他的身影出现在了法阵之类,左手犹如利爪一般伸出去,刺穿了那魔物的躯干。

       光之力在他的手上绽放,顷刻间就把这烟雾魔物至少四分之三的躯干化为乌有。

       受到如此沉重的一击,那魔物眼中的疯狂之色顿时褪去,只剩下极度的恐惧。

       就算魔物,也一样是会死去的。

       但潘龙并没有再攻击,他收回左手,冷冷地注视着那个魔物。

       烟雾震动着,重新凝聚,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魔物,但形体已经只有不到之前一半的大小。

       这次,它低下了头,谦卑之意尽显无余。

       诺曼先生和莫兰小姐同时松了口气,莫兰小姐放下了双手,诺曼先生则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水晶,低声说:“以水晶藏匿烟雾,漫宿边界的蒸汽之灵,我命令你寄宿于此!在显世的这段时间里面,服从我的命令!”

       那烟雾魔物点点头,化作一道水流般的东西,涌入水晶之中。而白色的水晶便立刻被染黑,化为了纯净的黑色。

       诺曼先生又拿出一个雕刻着符文的盒子,将寄宿着魔物的黑水晶放进去,牢牢关好。

       做完这一切,他才露出了笑容。

       “可以了,仪式结束。”

       随着他这句话,仪式法阵里面满脸茫然的维奥莱特夫人和里奥都清醒了过来。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法阵泛起一阵微弱的白光,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莫兰小姐,您没事吧?”斯通急忙凑到莫兰小姐的面前,关心地问。

       他刚才有心无力,只能充当看客,清楚地看到了莫兰小姐因为施法召唤辉光之力,而灼伤了自己的双手。

       莫兰小姐抬起双手。只见她的手上有两块明显的红色灼伤,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

       但她的神情却显得很轻松:“放心,只是普通的伤势,等恢复之后什么都不会遗留,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影响的。”

       “不会造成影响吗?”潘龙问,“如果现在就痊愈呢?”

       “那当然更好。”莫兰小姐随口回答。

       于是潘龙一抬手,治疗术的光芒落在了她的手上,只见鲜红的灼伤迅速褪色,皮肤很快就恢复成了正常的颜色,看起来和之前毫无区别。

       莫兰小姐惊讶地轻呼了一声,摸了摸原本手上的部位,果然一点也不疼了,就像没有受伤一样。

       “这就是东方的无形之术吗?真是太奇妙了!”她忍不住说,“既不需要仪式、也不需要油膏或者祭品,甚至连咒语都不用……”

       潘龙笑了,没有解释。

       他总不好说“这是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勇者的法术”……“另外一个世界”或许没问题,但“勇者”什么的,东方文化里面,可没这种东西啊!

       诺曼先生笑着说:“虽然这次仪式上出了点意外,但结果却很好。里奥的晋升很顺利,而且我们还捕捉了一只‘蒸汽之灵’——这东西可是不错的召唤物,一般来说,想要召唤它,是要消耗强大的铸相影响的。铸相影响可不容易获得,那是要在牡鹿之门和格里比交谈,用灵魂之手捧起他灼热的泪水,承受着被烫伤的痛苦才能得到的。”

       “尽管那烫伤只存在于梦中,但灵魂的苦痛却被肉身的让人更加难以忍耐。”莫兰小姐说,“我曾经为了仪式那么做过,事后修养了两周,才算是从那种难受的灼热里面恢复过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我绝对不想要再体会那种感觉!”

       里奥这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忍不住问:“落日仪式不是很安全吗?”

       “理论上是这样。”诺曼先生说,“但这次,可能是我们参加仪式的人太多了,散发出太大精神之力,才引来了贪婪的蒸汽之灵……其实,就算刚才蒸汽之灵失控,风险也不大。这东西的攻击力有限,只能暂时让受害者陷入疯狂而已。那种疯狂是可以治愈的,最多修养十天半个月就好。”

       “这就算安全?”潘龙问。

       “是啊,一切不会留下后遗症的事情,都是安全的。”诺曼先生理所当然地说。

       潘龙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和他们这些无形之术的修行者们对于“安全”的看法,似乎有很大的分别。

       但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

       除了完成晋升,还捕捉了一个来自漫宿边缘的魔物。尽管这魔物在潘龙看来,简直弱小得不堪一击,但……正所谓没有无用的卡牌,只有不会打牌的玩家,如果放在懂行的人手上,这魔物应该也能发挥出很大的作用。

       大概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