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惊天大案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7-16 00:05      字数:7187
       国会里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潘龙已经回到了防剿局,呆在了电报大厅的角落里面,等待纳塔丽娅·龙博士下班。比爱书库 www.biaishu.cc

       他可没忘了,自己今天打算去拜访一下她,跟这个热衷于诸史研究的女人好好谈谈,交换一下情报。

       虽然这位防剿局顾问接下来要接受心理审查,但他相信她一定能够轻松过关,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就在这时,一台电报机突然响了起来。负责管理这台电报机的工作人员看着打出来的那条纸带,脸色顿时变得很奇妙。

       震惊、兴奋、害怕……各种感情交织在她的脸,让她原本青春漂亮的脸蛋都显得有些扭曲。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用尽可能平静的语调说:“诸位,出大事了!”

       “什么事?”纳塔丽娅·龙博士漫不经心地问。

       正在琢磨该怎么糊弄心理审查的她,对于别的事情并不怎么在意。

       “国会有四位议员刚刚被人刺杀!”那位工作人员的声音里面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就在国会大楼的会议室里面,就在咱们防剿局隔壁!”

       一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连纳塔丽娅·龙博士都不例外。

       英国的议院,都是由王室后裔、世袭贵族、终身贵族、诉法院法官和教会大主教及主教组成的。这些人在英国社会里面,是毫无疑问的流社会,而且可以说,他们垄断了整个流社会。如果得不到他们的首肯,就算再怎么有钱有势,也只能是土包子,跟“流社会”无缘。

       ……事实,得不到他们的认可,想要“有钱有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毕竟,整个英国的主要自然和社会资源,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在这个时代,议院是英国最高的权力机构,不仅拥有最高的立法权,而且拥有对任何法令的直接否决权。而且他们并非由选举产生,选拔、就任和卸任过程,完全不受社会监督,也不对公共负责。

       可以说,这些人才是真正意义的大人物,是货真价实的“等人”,英国皇室加他们,才是不列颠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真正的控制者。

       但现在,却有四位议院的成员,就在国会里面,遭到了刺杀!

       这件事情简直骇人听闻,不列颠帝国前后这么多年,就没发生过这种事!

       “究竟怎么回事?”片刻之后,纳塔丽娅·龙博士首先反应过来,站起来大声问。

       “暂时还没有详细情报,警探和内务部的情报人员正在勘查现场。”那个工作人员看着纸带,说。

       纳塔丽娅·龙博士眉头紧锁,重新坐了下去。

       而别的工作人员则已经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会……在国会里面居然都能被暗杀?”

       “那可是议员啊!”

       “简直不可思议!”

       “这事情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谁知道呢……好在我们防剿局不负责国会的安保工作……”

       就在这一片乱糟糟之中,大门突然被推开,韦克菲尔德助理总监走了进来。

       和次相比,这次他的脚步显得急促多了,脸也再无之前的冷彻,却有了掩饰不足的慌张。

       “纳塔丽娅·龙!”他大声喊,“立刻去一号会议室,我们要召开一场紧急会议!”

       “可我还要先接受心理审查。”纳塔丽娅不冷不热地说,话语里面颇有几分讽刺的味道。

       韦克菲尔德脸色一僵,顿时露出几分怒气,但这怒气随即被他压了下去,语调反而更加平缓:“审查取消。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四位可敬的议员在他们的工作场所遭到了刺杀。这卑劣的恐怖袭击震惊了整个不列颠,现在我们必须把破案放在第一位,所有别的事情都要往后排。”

       “防剿局又不是苏格兰场,破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纳塔丽娅丝毫不为所动,“而且我只是一个管理电报大厅的顾问,再怎么大案要案,也跟我无关。”

       “当然跟我们有关!”韦克菲尔德捏紧拳头,以压制心中的焦躁和怒气,“那四位议员的主要工作,都是跟我们防剿局有关的。其中一位甚至就是我们的副总监!”

       这下,纳塔丽娅也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她惊讶地问,“副总监?我们防剿局实际的最高领导人?他也被人给杀了?”

       韦克菲尔德脸色沉重地点头:“现在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吧?不管你手头有什么事情都立刻放下,防剿局所有科室主任和行动队队长都要开会,现在,立刻!”

       纳塔丽娅点头,站了起来:“好吧,我这就去。”

       她走向电报大厅的门口,才走了几步就停下来,狐疑地看着韦克菲尔德。

       “助理总监大人,为什么你会特地来通知我?这事情……跟我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韦克菲尔德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身推开门,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在防剿局入口楼梯附近的一间大会议室里面,超过五十位防剿局中高层集中在一起,一个个脸色沉重,就像家里死了亲人似的。

       这么理解其实也没错,毕竟他们防剿局事实的最高领导人刚刚死了嘛。

       韦克菲尔德坐在主持人的位子,沉声说:“我知道很多人都得到了消息,但……还是让我把这个消息详细地说一下吧。”

       他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在今天早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国会大楼里面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事件。包括我们防剿局副总监弗雷斯沃特子爵在内,有四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遭到了刺杀。”

       他停顿了一下,见众人并未露出震惊之色,接着说道:“目前,皇家警察、内务部、伦敦警务厅已经展开了联合调查。我们防剿局也派出了由一级警督道格拉斯率领的精干队伍,参加了联合调查。但联合调查的结果目前尚未得出,我只能将第一手资料向诸位转述。”

       他转过身,拿出一张照片,用一台仪器将这照片的影像扩大,投射在空中。

       照片,是一个满脸茫然的老人。他穿着华丽而庄重的礼服,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但他的额头却有一个深深的伤口,满脸血污,伤口处可以看到铜合金的金黄色,明显镶嵌着什么东西。

       “这就是弗雷斯沃特子爵的遗体。”韦克菲尔德说。

       然后,他换了一张照片,照片里面是一枚已经洗干净的铜钱。圆形、方孔、面有“天下太平”四个方块字。

       “这是凶器,四位议员的伤势完全一致,都是被这样一件凶器从前额击穿。脑骨破裂,余力震碎了大脑,当场死亡。”

       看着那四个方块字,纳塔丽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忍不住说:“那是东方的文字!”

       “没错。”韦克菲尔德说,“我们已经确定,这种凶器是被称之为‘铜钱’的东方钱币——但在东方,这种钱币也已经被废除了,目前他们使用的是被称之为‘通宝’或者‘元宝’的铜币。”

       “也就是说,那是古钱币?”一个主管问,“是古铜币吗?”

       古铜币在无形之术的研究里面,具有特别的地位。很多时候,无形之术研究者们如果要交易某些东西,往往不会用英镑作为货币,而是用这些经过了岁月的打磨,蕴含着众生愿力的古钱币来作为货币。

       如果杀人凶手是使用古铜币作为凶器的话,那基本可以肯定,这人是一位无形之术的研究者。

       “暂不确定。”韦克菲尔德说,“专家正在研究那四枚铜币,究竟是不是古铜币,至少我还没有得到结论。”

       “应该不是古铜币。”纳塔丽娅说,“至少,不是我们这个历史的古铜币。”

       所有人都看向她,不止一人露出了凝重之色。

       “大家都知道,我对东方历史研究颇深。”纳塔丽娅站了起来,深呼吸之后,用尽量平静的语调说,“在东方,‘天下太平’这个词有很特别的意义。那是二世纪后期,在东方爆发的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口号。当时那些农民以宗教为纽带,以‘岁在甲子、天下太平’为口号,在头缠着黄色的布条,席卷了整个东方帝国。”

       她停顿了一下,等大家都听明白了自己的话,才接着说:“从那以后,‘天下太平’这个词,在东方就有了特别的神秘学意义。很少有人敢于在公开场合使用它,或者说,即便要使用类似的概念,也会作出修改,不会完全沿袭这个说法。”

       她又说:“东方也有以‘太平’为主题的古铜币,但正如刚才韦克菲尔德助理总监所说,不是‘太平通宝’就是‘太平元宝’,并没有直接在钱币印这四个字的情况。”

       “也就是说,那可能是二世纪的古铜币?”一个主管问。

       纳塔丽娅摇头:“二世纪的时候,他们使用的古铜币,是名为‘五铢钱’的货币。钱币只有两个字‘五铢’——意味着一枚钱币大概相当于当时‘五铢’的重量。”

       “那么,这铜币是否可能是当时那支发动起义的教派私下使用的秘密信物?”另一个主管问。

       纳塔丽娅摇头:“这不大可能。那个教派长久以来一直遭到残的打击,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灭绝了。就算他们还有少许残存,也不会存活在我们这个历史里面——你们无法想象东方帝国对于追查和打击他们的事情是如何的积极,据我所知,直到现在,只要被判定跟他们有关系,非但自己会被直接处死,整个家庭的所有成年成员都会因此被杀。”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止一个人低声说:“那的确是不可能再残存了……”

       “所以我认为,这几枚钱币,应该来自于另外一个历史——在那个历史里面,这个打着‘太平’旗号的教派留存了下来,而且拥有一定的力量。所以,他们才会使用这种铜币,作为自己身份的象征。”

       “就是这样,我说完了。”纳塔丽娅朝着众人点头,重新坐下。

       主管们议论纷纷,大家都脸色凝重。

       如果刺客来自于另外一个历史的话,事情就严重了。

       有资格坐在这里开会的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诸史”的存在。虽然不列颠帝国是目前这个历史里面毫无辩驳的最强国家,甚至可以说是世界的霸主,但在别的历史里面,可不是这样的。

       就大家所知,在已知的五重历史之中,英国发展成不列颠帝国的情况,其实只有这一个。

       其它历史里面的英国,并不如同这个历史里面强大。甚至还有罗马帝国没有灭亡,英格兰、苏格兰只是罗马的两个行省;以及英国彻底打输了百年战争,英格兰成了法兰西帝国皇太子专用封地的情况。

       不列颠帝国再怎么强力,也拿别的历史没办法!

       而纳塔丽娅的脸色则更加凝重,她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

       今天凌晨,在伦敦街头出现的“月光小街”里面,出现了一位来自东方的强大无形之术修行者。按照她的判断,这个人可能来自于另外的历史之中。

       而今天早,就有人使用来自另外历史的东方古钱币,杀死了防剿局事实的最高领导人。

       只要不是傻瓜,将这两个讯息联系起来,都能得到一个很明白的结论。

       杀人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位来自另外一个历史的东方人。

       他和防剿局发生了冲突,彼此很不愉快。

       在他那个世界的历史里面,他所在的教派是伟大帝国的领导者,他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冒犯。

       而以他的身份,又不屑于杀死几个无名小卒,污染了自己的手。

       所以他选择杀死防剿局的领袖,以展示自己的力量,威慑那些对他存有不良动机的人物。

       ……应该,就是这样吧?

       她并没有将自己的这些猜测说出来,只是静静地听众人讨论。

       防剿局的主管们乱七八糟地讨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没有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

       最终,韦克菲尔德也只能让所有的行动小队全都出动,去伦敦街头到处搜寻,试着寻找少许蛛丝马迹。

       有趣的是,他也同样隐瞒了凶手可能是那个来自其它历史的东方的具名者的事情。

       而且……他隐瞒了在案发之前不久,自己刚刚向弗雷斯沃特子爵报告,申请指派人手,去漫宿调查跟这位具名者有关情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