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佛门高僧?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5-20 00:27      字数:7373
       眼看帝苍穹摆出了和毕灵空拼命的架势,非但旁观者倒吸一口凉气,就连毕灵空自己也眯起眼睛,聚精会神准备迎战。笔趣阁www.Biqushu.net

       如帝苍穹这等妖神之中的强者,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开山辟地的神通,此刻舍出性命来拼杀,当真是摧山破海、所向披靡。

       就算是实力在他之上的毕灵空,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挡得住他开头的那几招猛攻。

       孰料她才做好准备,就看到帝苍穹的身体猛地向下坠落,轰的一下撞破了火焰,掉进了下方的山谷之中,直接栽进了泥土里面。

       “啊”

       所有人都有些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还是毕灵空反应最快,随即怒喝“想跑哪有这么容易”

       她纵横天下上千年,神威所至,无论是天子还是仙佛,都要退避三舍。一辈子除了在帝甲子手下吃过亏之外,再没有什么人能够算计得了她,却没料到竟然被帝苍穹这个她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卑鄙小人给忽悠了,当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此刻大家也都回过神来帝苍穹哪里是要跟毕灵空拼命,他根本就是演了一个暴怒的假象,忽悠住了毕灵空,然后想要借机逃跑而已

       一时间天机营众人都有些茫然,没想到这堂堂大夏皇朝的护国武成王竟然如此丢人现眼,诸子百家的高手们之中,却有不止一人失声笑了出来。

       这其中,潘龙笑得特别大声。

       这是演喜剧呢帝苍穹看起来威武霸气凶神恶煞,却原来还是个不错的喜剧演员啊

       毕灵空没笑,反而极为愤怒。她伸手向空中一抓,熊熊烈焰立刻仿佛有生命一般,化成若干条火龙,冲进了地下。

       地面随之轰然炸裂,只见一片血池正在翻滚沸腾,更有烈焰和血光不停地喷出来,越喷越高,看起来俨然犹如一座火山。

       而爆炸的范围还在不断扩张,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就从山谷中间扩张到了边缘,紧接着巍峨的山崖剧烈震动,然后逐次倾倒,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数不清的巨石滚滚落下,掉进中间那一片已经炸成了火海的血池里面。

       山谷之中的诸子百家高手们反应极快,一看到地面炸裂就急忙逃跑,倒是没有被卷入其中。大概是觉得靠近战友会比较放心,他们哪儿都不去,偏偏退到了潘龙的旁边。

       这里距离山谷约莫五六里,按照寻常法术的范围来说,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

       眼看着烈焰和血池不断冲撞,炸得血火升腾,那个满脸油彩的高手又忍不住拿出了五光镜。

       “让我来加强一些火力”

       说着,他催动法力,用五光镜照向一片血池。

       “逆转五行,以火克水”

       镜光顿时变成一片鲜红,在照到的地方额外点燃一团烈焰。

       这团烈焰规模不大,却比毕灵空燃起的火海灵动得多。在他的控制下,随着镜光移动而不断游走,在血池里面到处寻找那些微微溅起的浪花,一旦找到,就将其一把裹住,烧成一团青烟。

       如此重复了四五回,突然看到血池之中又溅起一团浪花,浪花之中隐约还有些人影的踪迹。

       那高手顿时大喜,兴致勃勃地说“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帝苍穹被义乌妖神打得五劳七伤,我正好趁机欺负他一下”

       说着,他催动镜光,控制那团烈焰朝着模模糊糊的人影冲去,一下子就裹住了它。

       然而,这次的情况和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烈焰裹住浪花,犹如磨盘一般一转一磨,就将浪花磨碎,然后烧成青烟。可这次,烈焰裹住那个人影,非但没有磨动,自己反而犹如失去灵性一般凝固不动,呆呆地停在那里。

       不仅如此,更有一股稀薄到几乎看不清的血光,沿着五光镜的镜光倒转过来,转眼间就冲到了那高手的面前,一下子钻进了他拿着五光镜的右手上。

       周围众人还在震惊,潘龙却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他也没注意那道血光,但他清楚地感觉到,一股邪气飞快地逼近。

       于是他猛地冲上去,一把攥住了那高手右手的手腕。

       “快放手”

       随着他的大喝,那高手手腕的骨头被他捏得咯咯作响,自然拿不住五光镜,让它跌落尘埃。

       镜光消散,这面威力不凡的宝镜,此刻又变成了最初那五颜六色仿佛玩具一般的模样。

       那高手的腕骨几乎被捏碎,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只是惊讶地看向潘龙。

       “你”他随即反应过来,看向自己右手,“我的手”

       只见他的右手已经变成一片血红,皮肤下面的血肉骨头似乎都变成了鲜血,就连皮肤也好像只剩下了薄薄一层。整个手转眼间变得不成模样,仿佛是一个充满了鲜血的薄薄皮袋一般。

       但这鲜红的血色却只到他的手腕为止,在被潘龙抓住的地方,青黄二气犹如两条小蛇盘旋,将不断涌来的血光层层化解,不让它们越雷池半步。

       周围的高手们此刻也都反应了过来,明白这高手是遭了帝苍穹的暗算。

       可是帝苍穹究竟是怎么暗算他的

       “怎么办”

       “赶快想点办法啊”

       “这只手不能要了,砍了吧”

       “喂,不要随便剁别人的手啊”

       “再不砍了,邪力入体,人都要死”

       众人议论纷纷,有性子急的已经拔出短刀,要帮这位战友解决麻烦。

       那满脸油彩的高手顿时脸都白了,大声喊“砍不得啊此刻邪力还被困在我的手上,要是砍了我的手,邪力伴随鲜血四溅,那才不可收拾”

       正要挥刀帮他剁手的那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看向潘龙。

       “这位朋友,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潘龙苦笑,他之所以能够挡住帝苍穹的邪力,靠的只是自身功德深厚,以善压恶而已。但要问怎么使用这一身功德他哪里有什么好办法

       但他转念一想,却发现,自己似乎还真有办法。

       “待我试一试。”

       说着,他将左手摊开,掌心对着那只已经变得不成样子的右手。

       真气流动,一圈梵文在他的掌心浮现,随即化为犹如莲花模样的一圈金光,罩住了那只右手。

       不仅如此,接下来又是一重莲台浮现,却出现在右手的下方。

       上下两重莲台缓缓旋转,空气中骤然泛起淡淡的清香,更隐约有梵唱之声在那两重莲台之中响起,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接下来,右手上方、下方接连浮现一重重莲台,最后上下合计八重莲台,清香扑鼻,梵唱之声也变得清晰可辨,俨然是在念诵佛门经典阿弥陀经。

       这正是潘龙当初第一次遇到毕灵空的时候,从毕灵空那里学会的佛门绝学,“无量光寿千重莲华”。

       只是相比当初巨大的莲花层层展开,遮蔽半个天空的异象,此刻浮现的异象规模要小得多,看起来似乎不值一提。

       可若是有佛门高僧在此,看到这一幕却要会心微笑。

       法术不在于规模的大小,而在于能不能合用。潘龙上次施展法术的时候,固然规模庞大,但其实九成九以上的力量都被给浪费了。而此刻虽然规模很小,可力量却完全凝聚起来,几乎没有半点浪费。

       像上次那样施展法术,就算潘龙身具无量功德,也用不了几轮而且在那之前,他可能就会自己把自己累死。

       但像现在这样用,就算一口气用个上千次,对他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金色的八重莲台不停旋转,伴随着梵唱和清香,金光从上下两边不断渗入那满脸油彩高手的右手。只见他右手的皮肉猛地震动起来,就像是那一包血水里面似乎有无数的蛇虫在挣扎蠕动,想要冲破皮肤,四处肆虐。

       但金光却牢牢地将它们都包裹在其中,一点也冲不出来。

       八重莲台一边旋转,一边朝着那只手靠近,满满地,一重又一重莲台渗入了他的手中。

       在他的手上,也有凄厉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周围的高手们紧张地看着这一幕,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八重莲台都渗入了手中,最后连金光也都没入其中。那只手上再也没有惨叫声传出,也不再奇形怪状,看起来和正常的手掌没什么分别,只是手心手背都有一圈莲台的痕迹,看起来栩栩如生,就像是能工巧匠画上去的一般。

       潘龙这才松了口气,放开了攥住他手腕的右手。

       结果才一松手,就看到金光顺着他的右臂飞快地上去,直接钻进了他的头里。

       诸位高手大惊,正要挽救,却见这人满头的头发突然簌簌掉了个金光,满是油彩的脸上,更浮现出了几分慈悲之意。

       “怪哉”他喃喃自语,“我突然想起来这里的路上,看到有路边乞丐在乞讨。当时我没有在意,直接就走了,现在想来,至少应该买几个饼给他吃才对”

       “你在说什么啊”

       这人摇摇头,才注意到掉下来的头发,顿时大惊,伸手往头顶一摸,满脸苦色。

       “苦也苦也我怎么成了秃子”

       眼看他安然无恙,周围众人才松了口气,顿时就有人取笑他“你那不叫秃子,叫剃度。”

       “剃度”

       “是啊,这位俗家修行的大师傅佛法精深,救了你的性命。至于你那头发对于性命来说,头发又算得了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秃了啊”那满脸油彩的高手愁眉苦脸地向潘龙行了个礼,“在下滑稽,阴阳家的弟子。忝居当代多宝童子一职。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若有机会,日后定当报答”

       潘龙笑了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一会儿,他已经想明白了。

       自己刚才施展了出类拔萃的硬功,此刻又施展了佛门法术,在这些人看来,分明就是一位内外兼修的佛门高手。只是没有剃度,不曾受戒出家而已。

       以佛门高手的身份做掩护,也是不错。

       就在这时,一个高手惊呼“别废话了,快后退血火都要到面前来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向前看去,只见那一片燃烧的血池已经扩大到了方圆十余里,血池之中浊浪滚滚,烈焰不停地翻腾,却也只能将血池烧得沸腾不止,不能将其烧干。

       如今,那血池的边缘,距离他们甚至已经不足百丈。

       眼看情况不妙,他们急忙脚下生风,飞上天空。

       从天上看去,燃烧沸腾的血池更加恐怖。血池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无数的人影载沉载浮,发出凄厉的哭号,更有一个巨大的骷髅在里面被烈焰包裹,正在拼命地挣扎。

       “帝苍穹,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毕灵空冷冷地看着下方那还在不断扩大的血池,说道,“我承认你的血苍穹魔功的确极为厉害,便是当年的赵大,只用这一门功夫的话,怕是也打不过你可你现在用的血苍穹,已经完全背离了赵大创造这门神功原本的宗旨,修炼得越厉害,就在歪路上走得越远。”

       “想要靠这门走歪了的血苍穹打赢我,是不可能的”

       沸腾的血池之中,那骷髅怒道“天底下哪有什么必然的道理太祖创造的血苍穹神功,只是浑天宝鉴的一部分。我所修炼的,才是只属于我的血苍穹太祖得其博,我得其精,大家各有所长而已”

       “谬论赵大当年血苍穹施展出来,能够一口气治疗数千人,更能在战场上凭空制造出一支不死军团,所向披靡。你的魔功有这个用处么只能吃人而已”

       “我一人的武力,就能胜过千军万马”

       “赵大能够用血苍穹同时治疗十几个妖神,让他们始终维持最强的战力,你做得到么”

       帝苍穹语塞,怒吼一声,继续挣扎。

       但无论他怎么挣扎,始终没办法挣脱身上那些沉重的火焰锁链。

       毕灵空早就看穿了他的功夫,一出手,就锁住了他的要害。

       这样下去,他这具原身,便要在火海血池之中,被活生生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