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龙河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2-26 00:08      字数:5170
       乘着西北风,潘龙一路向南,只用了几天时间,就看到了在苍茫大地上蜿蜒曲折的龙河。精彩bl小说,尽在bl书库,blshuku.com!

       九州有两条大河,南边那条叫做通天江,沿途流经天下最著名的几个湖泊,以它为源头,诞生了云梦大泽、彭泽、震泽等著名的水域,可以说是天下诸水之母。

       而北边这条叫做龙河,沿途没什么湖泊,只有一条条大大小小的河流或者汇入、或者流出。在它流经的区域,不少地方都是干旱的荒野,赤地千里,只有沿河两岸才有一些绿色,为大地妆点生机。

       对于九州大地的百姓们来说,龙河的存在,于他们而且更为迫切。

       而且,这条格外蜿蜒的大河,水量也不像通天江那样不稳定。有时候洪水泛滥,有时候则干枯见底,十年里面,至少要闹个一两年。就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总是令人战战兢兢。

       故老相传,这条河是一条被镇压在地上的巨龙。因为不甘心被镇压,所以常常发怒挣扎,一旦它挣扎,便是人间灾祸。

       龙河之名,由此而来。

       所以,龙河流域的人常常羡慕通天江流域的人,因为通天江水流稳定,偶尔会泛滥,却几乎从未干涸过。即便泛滥,往往也不会泛滥得很厉害,不至于弄得泽国千里、生灵涂炭。

       但是,人是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的。

       他们天生就住在这龙河边上,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这里,就算想要逃离,也无处可去。

       如今正是冬末,龙河到了枯水期。今年龙河的情况明显属于“老天爷不帮忙”的那种,潘龙从天上看去,能看到河里的水位已经低得可怜,哪怕冰雪扩大了河面的宽度,河床两边也能看到显著的下陷。

       “看这情况,又是一个灾年啊!”潘龙忍不住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朝廷准备如何救灾?”

       帝洛南的那份计划书上自然也有关于救灾的部分,大夏朝廷的救灾体系基本还是遵循了当年帝甲子创立的那套,至少潘龙觉得,那套体系还是很合理的,只要不被人从中趁机牟利,或者是瞒上欺下做手脚,再或者是装聋作哑延误时间,无论怎么样的灾难,都能够应付得了。

       除非天上砸下来一颗小行星,灰尘覆盖大地几个月,气温大幅度下降,植物枯死,然后动物也纷纷饿死……那是真的无法可想,只能算大家倒霉。

       九州世界虽然有长生不死的妖神仙佛,但想要抵御这种灭世大劫,潘龙觉得恐怕还不行。

       这时候就要称赞一下另外一个世界了,当初有一颗被命名为“死神”的小行星不知道发了哪路神经,直接奔着地球飞过来。消息传出,世界为之哗然,无数的宗教组织跳出来,大喊末日将至什么的。

       地球联邦建立之初就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星际舰队欣喜若狂,全军出动去迎击天灾——全世界的人们都直播观看了这颗小行星被一轮又一轮的炮击不断打偏轨道,最后直接摔进金星的引力圈,轰的一下,砸出了一个庞大无比的灰尘云,在地球上用天文望远镜就能清楚地看到。

       反正金星上整天都在起剧毒的风暴,连细菌都活不下一只,无所谓啦。

       “果然,在改天换地方面,还是科技文明更有优势啊!”

       想到这里,潘龙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当然,这也是因为九州世界的高端武力不怎么给力,要是那些高端武力有摘星拿月的本事,情况就反过来了。

       但至少就他所知,哪怕是自己老师毕灵空这种在九州世界差不多已经快摸到武力天花板的人物,最多也只能移山担岳,想要更进一步,也只能感叹“人的力量是有极限的,乌鸦也是”。

       那些个神秘莫测的神魔,或许有这样的能力?

       可祂们根本就不出现,除非你能准备正确的仪式,否则想要证明这些神魔的存在都不可能,更别指望祂们主动出手干涉现实世界了。

       救灾这种事情,终究还是要靠凡人。

       而帝洛南的改革计划,也正是针对可能有人在救灾的时候捣乱。

       他的计划总的来说就是两句话明察暗访、立刻拿下。

       前者说的是一旦发生灾情,各地巡风使都要赶往灾区,通过明察暗访的方式,了解救灾的执行情况,确保朝廷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实际情况,不被蒙蔽。

       后者说的是一旦发现有人贻误救灾的时间,或者是截拿救灾的物资,再或者是趁着天灾发国难财,那就立刻将其拿下,有条件的押送京城处理,没条件的直接当众咔嚓了,他的职务由副手接替,副手也被咔嚓了,那就由巡风使临时接任。

       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敢伸手,我就敢杀,不用客气!

       帝洛南的改革计划里面,巡风使的地位和作用被大大加强了。甚至于到了过度滥用的地步。

       在金殿辩论的时候,就有官员批评说,这是昔年太祖帝甲子所批判过的“特务治国”。而帝洛南则毫不客气地反问“当年太祖批判过的事情,现在还少吗?”

       “响鼓要用重锤敲,现在的形势就是,朝廷需要一群绝对忠诚可靠而且有战斗力的人,来作为朝廷和百姓之间的桥梁,补足传统官府结构的缺陷。”帝洛南说,“在朝廷可以用的人里面,巡风使们是最可靠的,没有之一。”

       然后就有杠精争辩,质问他是否认为巡风使比朝廷重臣们都更加可靠?

       这个问题算是政治正确了,但帝洛南压根不买账,当场就毫不客气地回答“若是你们都像巡风使一样可靠,何至于需要我帝洛南行走天下,去实地勘察?我发现的那么多问题,只有巡风使曾经汇报过一部分,朝廷各级官员什么汇报都没交上来过——你哪来的脸皮,宣称自己比巡风使可靠?”

       他当场将金殿外面搬运资料的几位巡风使喊进来,一一询问出身和履历。

       结果这些巡风使们,每一个家里都有殉国的亲人和长辈,每一个都曾经多次为了维护国家利益而受伤流血。

       能参加大朝会的官员自然没有真的傻缺,不会有人真头铁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硬刚——尤其当硬刚的对象是曾经毫不留情杀了几十万人的“七杀星”帝洛南时,更没有人敢赌他会不会动手杀人。

       帝洛南赢了这最关键的一环辩论,接下来的各个问题就如同顺水推舟,很轻松地一一拿下。

       书上的记载,只是整个辩论里面相对重要的部分,缺少了许多编书者认为不怎么重要的细节。但即便如此,也听得定丰镇的百姓们如痴如醉,时不时满场叫好。

       至少从这一点看来,帝洛南的改革计划,的确能够得民心。

       “也不知道帝洛南的这个改革,究竟是要让大夏成为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呢?还是成为戊戌变法的中国?希望是前者吧……”

       潘龙自言自语,从空中落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大城池,正好可以进去休息一下。

       来到城门外,抬头一看,他微微一愣。

       城门上赫然两个大字,却是“商洛”。

       “商洛关?竟然到这里了?”

       潘龙不由得有些惊讶——商洛关乃是从雍州到冀州的重要通道,它扼守着山中小道“商洛道”,地理上极为险峻,只要以一支军队镇守,就算千军万马也难以攻破。

       昔年帝甲子征讨天下,先占领的自然是冀州,然后从冀州打雍州。当时商洛关就拦住了大军的去路。

       帝甲子并没有依靠优势兵力强行攻关,而是召集了大量的术者,联合施展法术。施法三日之后,大地震动,山岳搬移。曾经的狭窄小道变得宽阔起来,天险自然也就直接解除了。

       面对这种完全无法抵抗的敌人,商洛关守将直接跪地请降,从此成了大夏忠臣,在此后的征战之中出力很多,也是开国勋将之一。

       而帝甲子也没白白浪费这条强行开拓的大路,后来建立九州大道的时候,从雍州往冀州的一条道路,就是从这里走的。

       商洛关后来也被重建,虽然名义上还是叫做“关”,但实际上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关卡,而是一座普通的城池。

       潘龙之所以对这些非常熟悉,一方面是他这几年为了日后造反的缘故,闲暇时候读过不少地理和历史书籍——尤其是在广陵城的那段时间,读书读得特别多。

       另一方面,则是这商洛关附近,住着他的一位朋友。

       “记得当初在武功镇分开的时候,强哥说过,过了商洛关,就是洛口渡。再从洛口渡向东约莫五十里,大路旁有个李家村,就是他的家乡。既然来都来了,要是不去他家拜访一下的话,岂不是太不给面子!”

       潘龙自言自语,连连点头。

       于是吃过饭,他就问了商洛城最好的布庄,进门之后,开口就是“将你们这里最好的布匹给我包上二三十匹,我要去拜访亲友,正好拿来当礼物。”

       xiani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