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广陵见闻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1-28 06:36      字数:7817
       “白虎星”好整以暇地在酒楼吃了大半天,不紧不慢地吃完了三十六道名菜酒楼自然不会一口气把所有的菜都端上来,相反,为了让这位豪客吃得满意,厨房那边掐着时间,基本保持他每吃完一道菜,另一道菜就正好端上来,从不提前,以确保每一道菜进他嘴巴的时候,都有最佳的口感。精彩bl小说,尽在bl书库,blshuku.com!

       这自然是极为高档的待遇,却不仅仅是钱的缘故,更重要的还是他的身份。

       专门拆黑店的白虎星,自然比不上潘龙那样跺跺脚就能威震一方。但作为云州的后起之秀,这身份也已经足够显赫。早就有专门做情报生意的,将关于这个人的情报卖给了酒楼。

       广陵城虽然繁华,但住在城里的先天高手其实也并不很多。其中能够像白虎星这样一个杀几个的,更是少之又少。以这位黑店破坏者的实力,在广陵城明面上大概能排得进前二十名。

       不要以为“前二十名”这个身份不高,广陵城是扬州的首府,州侯、郡守等主要官员都住在这里,多个大型组织也将总部安排在这里。光是大家所知道的真人宗师,广陵城里面就有两位。

       扣除那些能让整个扬州都要看他们颜色的顶级大佬,“前二十”之中还能剩下几个位子?

       广陵城最著名的酒楼“春风楼”的老板言秀春言大家,都没资格排进这“前二十”之中。至于这“揽月楼”……唉,还是别说什么排名吧,说起来伤感情。

       难得遇到大人物来用餐,揽月楼的老板当然是下足了心思,他甚至亲自跑到厨房去叮嘱大厨们,一定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务求让白大爷吃个舒服。

       其实就算他不说,大厨们得知白虎星的身份之后,也已经拿出了十二分的小心。

       先天高手就如同另外一个世界的亿万富翁,说起来似乎报纸上、网络上天天看到他们的新闻,可生活中,有几个人真的有机会跟他们发生一点关系?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若是能够让这位大高手吃得满意了,乃至于对厨师产生一点好奇,那可不就是抓住机会了嘛!

       于是几位大厨真的是拿出了十二分的心思,一碗汤都要玩出几重花样,一盘菜之中往往就凝聚着几十年厨艺的最高水准。

       潘龙吃得十分满意,赞不绝口,心里琢磨着,或许过些天,以“北地潘龙”的身份再来一次,将这里最好的菜肴全都打个包,用能够保质的空间装备运回北地,让亲人朋友也尝一尝?

       当他看到一碗清汤里面漂浮着比头发丝还细的豆腐丝时,忍不住问:“小二,你们这酒楼里面,莫非还有武林高手掌厨?”

       “客官何出此言?”守在门口随时等待吩咐的店小二立刻进来回话,“武林高手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在我们这里掌厨呢。”

       “但这豆腐丝……”潘龙用调羹舀了一勺,送进嘴里细细品了一下,确定真的是那种嫩嫩的水豆腐,不由得赞了一声,“这刀法,怕是十年苦练都未必能够练成吧。”

       店小二笑了:“客官您若是不信,我去把这位大厨请来,您当面问他,如何?”

       潘龙琢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好奇,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一位穿着白色短衫、剃着光头的粗豪大汉来到了包厢。

       “小人郑双,见过客官。”这大汉说话倒是很客气,“那道文思豆腐羹,确实是小人所作。”

       潘龙忍不住看向他的双手,一看就一惊若非他亲眼看到对方眼中无光,周身也没有天地元气流动,的确是个不谙武功或者说至少谈不上高手的寻常人,光是看到这双手的话,他必定会以为这是一位用刀高手。

       手腕上的肌肉格外粗壮不说,遍布的老茧也是苦练的证明,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手背上的肌肉微微跳动,似乎随时可以拔刀作战的样子。

       “郑大厨……你这双手,可真是功夫到家了!”潘龙忍不住赞道,“若是你去习武,只凭这双手,一步之内、三刀之中,任何未入先天的人物,除非是身穿宝甲或者修炼到刀枪不入,否则都是一刀一个!”

       郑大厨愣了一下,笑道:“客官不要拿小人开玩笑。”

       潘龙摇头:“白某从不在武功的事情上开玩笑。你练刀工,练了多少年?”

       “小人从八岁开始练刀工,今年三十五岁,已经二十七年了。”

       “二十七年……原来如此!”潘龙叹了一声,“果然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郑大厨,你可有兴趣学武?”

       郑双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小人年纪已大,现在学武也来不及了吧。”

       九州尚武之风盛行,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不少武学常识。大凡一个人要学武,最迟也不能晚于十五六岁。因为过了这个年龄,筋骨就渐渐定型,想要再锻炼拉伸,调整经脉骨骼,就算付出几倍的辛苦,也得不到多少成果。

       这位郑大厨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对于学武来说,实在是太迟太迟。如他这样的普通人,四十岁之后气血就开始衰减,他的黄金年龄,已经只剩五年了。

       潘龙笑了:“我只问你想不想学。”

       “想!当然想!”郑大厨深深地吸了口气,大声说,“我从小就梦想成为武林高手,背着一把刀、骑着一匹马,看遍九州的高手,会尽天下的英雄!”

       潘龙点头:“既然如此,给我留个地址,今晚我去拜访你家。”

       回到厨房,郑大厨还觉得脑子晕乎乎的,双脚似乎走在云彩里面,软绵绵不着实地。

       他始终不明白,这位白大爷究竟想要怎么样?

       难道白大爷觉得他资质不错,要教他武功?

       可他都三十五岁了!资质再好也没用了吧……

       又或者说,白大爷觉得他资质不错,家里的孩子资质或许也不差,想要教他孩子学武?

       这么一想,他脑子里面顿时清楚了几分,脚下也重新稳定了下来。

       但当他看到别的厨师们那羡慕嫉妒的目光时,顿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这位粗豪大汉急急忙忙找到老板,说了刚才的事情,然后表示自己要请个假,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_Wpxndj();</script>

       回家准备准备,免得晚上怠慢了客人。

       在揽月楼章老板同样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郑双换掉了厨师服,急匆匆回到了家里。

       一回到家,他就招呼老婆孩子,动手收拾房屋。

       “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老婆很纳闷地问,“莫非是发了财,想要搬家?”

       “比发财强多了!”郑双兴奋地说,“我今天在酒楼遇到了一位先天高手,那位高手说我手上功夫不错,练刀练得有火候,今晚要来咱们家作客呢!”

       他的老婆顿时也兴奋起来,至于正是半大年纪的两个孩子,更是欢喜得找不着北。

       这边一家人的忙碌暂且不提,潘龙收好了记下郑家住址的纸条,将最后几道菜吃完,然后问了一下店小二,又拿出几锭金子,让他转发给后厨众人。

       “白虎星”这个人物的定位,就是一个不把钱放在心上的超级大款。当真是千金散尽还复来,动辄就是一锭金子。

       这样一个人,自然不会被人将他和性格朴实的“北地潘龙”联系起来。

       毕灵空给潘龙准备的几个身份,每一个性格都很鲜明。想要把他们扮演好了,既需要潘龙自己细细揣摩,也需要很多外在的物质条件辅助。

       钱,就是其中之一。

       好在,潘龙不缺钱。

       在他手腕上那个仿制山海经变化而成的护腕里面,一箱一箱的金锭堆得比人还高。各种珠宝也数量繁多。银子和铜钱反而要少得多。

       这些一部分是他劫富济贫之后的剩余,更多的则是毕灵空和文超送的。

       毕灵空既然给他安排了那几个身份,自然不会忽略外物的因素。除了现钱之外,她还留给了潘龙一座藏在地下的金山。

       嗯,一座货真价实的金山,不是什么矿山。

       那座金山并非人间之物,而是天上的一颗星辰。昔年儒门有人修成长生之后,就跑出去遨游星海,从星海里面找到了一块蕴含大量黄金的巨大陨石或者说小行星。那位儒门前贤灵机一动,将其中的黄金提炼出来,炼制了这座金山。

       后来他带着这座金山回到人间,向朋友们献宝,结果被老师批评了一通。

       再后来……他还没来得及把这座金山融化,作为钱财入库,儒门就已经被帝甲子所灭。

       儒门的库藏大多为帝甲子所得,只有少数因为藏在外面而幸免。那些自然就被毕灵空继承,其中便有这座金山。

       毕灵空当时告诉潘龙,这座金山在九州世界并未出过名,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只有那几位等待复苏的儒门仙佛,才知道它的存在。所以日后他行走江湖,若是有必要的话,大可以把这座金山拿出来用。

       “这么一座金山,要怎么用啊?”当时潘龙看着那座金山,有些茫然地问。

       “用来砸人也好。”毕灵空轻描淡写地说,“用这东西砸人,天底下扛得住的大概没几个。”

       潘龙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琢磨着,若是自己力气大到能够把这座货真价实的金山搬起来砸人,那直接搬一座真正的大山来砸,岂不是更加方便?

       “我当年就曾经考虑过,要用这座金山砸死赵胜那厮。可惜那时候我修为不够高,乌鸦也不是力气庞大的种族,虽然能够勉强搬得动,可搬起来就飞不快。”毕灵空满脸遗憾地说,“将来等你也修成妖神,我们可以联手搬起这座金山,从天上砸向神都城。”

       她冷冷地一笑,眼中都是恨意:“我倒要看看,赵胜和文超联手打造的飞天城,能不能扛得住这么一座金山砸下来!”

       潘龙很明智地没有劝说,但他打定主意,绝对不会支持老师做这种事。

       那么一座金山砸下去,整个神都城里面还能剩下几个活人?

       这太狠毒了一点……

       吃好喝好之后,“白虎星”便在广陵城里面游玩起来。

       他拜访了著名的广陵书院,因为相貌丑陋、不像个读书人,被很客气地拒之门外。

       但他倒也没生气,就是趁着看门人不注意,用轻功跳了进去,转了一圈又出来,悠悠然走进附近的书店里面,买了几本广陵书院近年来的佳作选集。

       不过,当他买书的时候,其实心情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平静。

       小小一座书院,竟然藏着一位绝顶高手!

       当他翻墙进去,在里面瞎转悠的时候,听到了一个老人的笑声,然后那老人温和地说:“看看无妨,不要弄坏了东西。这里不少东西都是过去书院弟子们亲手制作的,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只剩下这些遗物让老头子我凭吊了。”

       潘龙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若非面容乃是玄功变化的结果,只怕脸色都要白得跟白垩粉一样。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广陵书院里面,竟然有一位至少也是真人境界,甚至可能已经修成长生的老前辈!

       幸亏他没惹事,只是来看看风景,否则现在只怕已经犹如大闹天宫的猴哥一般,被人家压在了书院里面某块大石头下面,也不知道要被压上多少年,才能再放出来。

       买了书,他在书店旁边的茶楼坐下,点了一壶茶,悠然自得地看书。

       他一边看书,一边思考这位老前辈究竟是什么人物?

       毕灵空给他介绍过九州当代那些比较活跃的长生仙佛们,也粗略介绍过一些可能会遇到,甚至于可能会发生冲突的妖神。但她并没提起过,扬州广陵书院里面,有仙佛或者妖神坐镇。

       莫非……这位老前辈平时并非住在这里?

       人家正好来一趟,结果自己就撞了枪眼?

       潘龙咂咂嘴,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找个庙拜一拜,去一去晦气,转一转运气。

       但他却不知道,当他离开广陵书院之后,有个老人坐在一间陈旧的书房里面,正微微一笑。

       “从心所欲……呵呵,莫非是毕小鸟的学生?想不到那鸟儿也终于忍不住教徒弟了。莫非……她改变了主意,想要复兴儒门?”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_Wpxndj();</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