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妖魔附身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1-21 04:06      字数:4106
       祭血魔刀能够成为血神宗的招牌,乃至于在血神宗湮没数百年后,还让老江湖们闻风色变,自然是有配得上这份名声的实力的。bl书库   wwW.BLSHUkU.com

       当年血神宗高手们手持祭血魔刀,可是能够跟大夏皇朝和漠北王庭两边的精锐,跟那些由真人宗师带队的百战雄师们硬碰硬的,甚至于死在祭血魔刀之下的真人宗师,也不是少数。

       刚才祭血魔刀之所以表现不佳,关键还是被主人拖了后腿。

       祭血魔刀要发挥全部的威力,需要主人是修炼血神宗功法的邪道高手。如果不行的话,至少也要是全心全意信任刀灵,愿意无条件配合刀灵作战的人。

       可这中年人一点也不相信刀灵,相反,他一直在提防刀灵,一直在用自己的意志力和刀灵对抗——他害怕被刀灵控制,觉得被控制就是被吞噬了,就是死了。

       纵然他明知道这一趟来报仇,生还的希望并不大,可手持魔刀所向披靡之后,他不由得产生了“我能赢”的感觉。

       有了这样的感觉,他当然就更不肯死了。

       所以一直以来,他跟魔刀刀灵之间,其实都在内耗。

       但现在不同了!

       被潘龙一拳挫败,这中年人忍不住乱骂,将刀灵彻底激怒。刀灵发狂,顿时冲破了他的那点意志力,直接反过来控制了他。

       现在,他的整个人反过来变成了魔刀的延伸。人和刀,终于能够合作无间,将魔刀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随着内在发生变化,外在的变化更是惊人。

       他先是身体一僵,垂下头来,整个人的气息猛地消散,仿佛就那么站着死掉了。众人正在惊讶,就看到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猩红色的血雾从他身上散发了出去。

       这血雾腥臭刺鼻,中人欲呕。所到之处,非但空中一片猩红,地面的砖石上更是点点滴滴渗出鲜血来,仅仅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周围就化为了一片血泊,令人不寒而栗。

       而且这血泊还在不断扩散,越来越大。空气中的血腥味也不断朝着远处传播,越来越重,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正厅里面的先天高手们纷纷色变,一个个运转功法,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围绕在他们的周围,依据各人功法,化作颜色不同的雾气光芒,将那可疑的血腥味挡住。

       那些尚未踏入先天的观战者们就麻烦了,武艺高强、意志坚韧的还好,一些意志不坚的在闻到血腥味之后,顿时感觉心中杀机大盛,更是充满了怨天尤人的戾气。看什么都不顺眼,恨不得拔出到来,将周围所有人都杀个干净。

       他们当中,甚至有人真的怒吼着拔出了刀。

       眼看外面乱成一团,而血雾还在不断扩散,潘龙也大吃一惊。

       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本事平平的中年人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他不由有些纳闷——这人有这样的本事,若是早点来私下找刘老爷子报仇,谁能拦得住他?

       难道说,在这人看来,非要在全江湖的面前斩杀刘老爷子,才算是报仇雪恨?

       看这人之前的行事风格,不像是那么讲究的人啊……

       他心里有一百个一千个疑问,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提问和思考的时候。

       潘龙凝神聚力,将远超先天极限的海量元气竭力压缩。右手上的那一圈金光,变得越发耀眼。

       被魔刀控制的中年人慢慢抬起头,他的双眼已经看不见眼球和眼白,只有一片猩红。

       偏偏在这片猩红之中,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情绪。

       那是纯粹而不带一丝杂念的杀意!

       杀!

       潘龙皱起了眉头,现在的这个中年人,给他的感觉和刚才判若两人。

       无论是身上散发的压力,还是眼中那纯净而残暴的杀意,都流露出一种清晰不过的“非人”感觉。那是一种让人从生理上就会感觉到不舒服,甚至于看着它的时间久一些,可能直接会呕吐出来的诡异感觉。

       一刹那间,他就已经明白,眼前之物绝非凡人,甚至……可能连“生灵”都不算了。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老道杜松子忍不住问,“哪路妖魔!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出来作祟,赶快从被附身的人身上滚出来!”

       这老道经历过的事情远比潘龙更多,如眼前这种情况,他曾经见过类似的。

       当时一个妖魔附在了农夫的身上,在村子里面大开杀戒,将一整个村子的人都杀了,只有几个路过的行商得以逃脱。他们闻讯赶到的时候,只见村子里面一片狼藉,那农夫将所有的尸体都拖到了一间屋子里面,还在不停地撕咬吞噬。

       那是他平生最凶险的战斗之一,同去的九位高手战死大半,最后还是靠着将这妖魔拖到了阳光之下,借助阳光的力量削弱了它,才成功地将它斩断四肢,然后用法钉定住,再点火焚烧,彻底消灭。

       事后,朝廷在那个村子里面接连举行了一个多月的法事,才将怨气消弭。但直到现在,那荒村都没人敢去居住。只有一位鼠精妖神接受了朝廷的请托,派出自己的后裔们在当地居住百年,持续驱散可能重新聚集的怨气——报酬就是附近田地的产出。

       眼前这妖魔竟然能够在正午阳光下兴风作浪,实力比起当初那妖魔强了不是一星半点。老道看着那冰冷而残暴的目光,只觉得心头发冷,手脚发麻,若不是修为深厚,可能连说话都要结结巴巴。

       魔刀并没理睬老道,目光紧紧盯着潘龙。

       它没有多么复杂和完善的智慧,拥有的更多是单纯的本能。本能告诉它,只要杀死了眼前这敌人,自己就可以纵横无敌,没有谁能够奈何得了自己。

       虽然眼前这人身上藏着一股让它极为害怕的气息,就像蛇克制青蛙、虎豹克制兔子一般,但它的残暴本性已经完全激发,就算是面对天敌,也敢放手一战。

       兔子急了还会蹬鹰呢!

       潘龙看着那双猩红的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把一切芜杂纷乱的思绪全都排除掉,凝聚心神和力量,进步出拳。

       凝神静志、别无旁骛。

       伴随这一拳,磅礴的天地元气轰然爆发,仿佛一个大火球就这么炸开一样,炽热的金色光芒无穷无尽地倾泻出来。

       但在这爆发的中央,潘龙的身体却稳稳当当,纹丝不动。

       那爆发的力量非但没有伤害到他,反而被他吸附住,让本该朝着四面八方倾泻的光和热集中起来,直向前方轰鸣。

       人得其所、力得其宜、神得其钟、意得其窍,故能得其巧妙,山崩地裂而不见其害,乃能借天地之力为己所用,搬运四时、吹呴六气,通行八荒而无碍,梳理万物而无滞,无刻意作为,而无所不能为。

       此所谓,从心所欲。

       xian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