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金盆洗手
作者:楚白      更新:2020-01-17 03:34      字数:3973
       大约江湖上总会有事情发生,潘龙到了下一个城镇,略一打听,就听到了一个有趣的传闻。BL书库 WWw.BLshukU.COm

       施恩县建基镇的镇尉,赫赫有名的先天高手“留后路”刘老爷子,要在一百二十岁的寿辰上金盆洗手,带着全家人回乡隐居。

       这位刘老爷子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十四岁开始闯荡江湖,三十八岁的时候踏入先天境界,今年一百二十岁了,整个过程中,别说是缺胳膊断腿,就连比较重的伤都没受过。

       据说,他全身上下最严重的一处伤口,是左小臂曾经被人砍了一刀,深可见骨。

       这伤势就算放在普通人身上也不能算是特别严重,对江湖人来说更是完全算不了什么。但凡是修炼内功的人,体质都会得到改善,恢复能力也在其中。像这样的伤势,只要敷上金疮药、包扎好了,注意别碰到脏东西而导致溃烂,用不了半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一点都不会留下后遗症。

       那些老江湖们,哪个身上没有几条比这严重好几倍的伤疤啊!

       闯荡江湖一百零六年,几乎就没受什么伤,刘老爷子的确称得上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而几天之后,这位幸运星就要按照江湖的规矩,召开金盆洗手大会。目前他正在举办江湖宴,江湖朋友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都可以去喝一杯水酒。跟他有恩怨的,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了结。

       但若是此时不去跟他了结恩怨,等金盆洗手之后再找他麻烦,那就是坏了江湖规矩。非但他的亲人朋友们要报复,黑白两道各路高手,只要是想给别人当家做主的,听到这个消息,都要出手维护规矩。

       “金盆洗手”这条规矩,是江湖上最严重最不可触犯的铁律之一。潘龙对江湖传闻也了解甚多,却一次也没听说过有人在金盆洗手之后还被人找麻烦的。

       至少……最近这几十年,没有。

       当然,也不是谁都有资格金盆洗手的。想要举行这个仪式,首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提前三年传书江湖,同时开始隐居。用实际行动,证明你是真的要退隐了,而不是借此避祸什么的。

       其次,你要有足够的财力。纯金的洗手盆、十天的江湖宴,耗费的钱财是一个惊人的数目。家底不够丰厚的话,想办也办不起来。

       最后,要金盆洗手,必须有足够的江湖人脉。仪式举行的时候,朝廷、白道、绿林,三方势力都要有足够代表这一方的头面人物出场,还要代表这一方分别喊一次话。三次喊话之后,金盆洗手,才算是完成仪式。

       有资格代表朝廷的,起码也要是一郡的丞、尉;有资格代表白道的,至少也要是名门长老;有资格代表绿林的,手下起码要有好几个山寨。

       别的不说,能这三方,还能把这三方一起,而不让他们打起来,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相比之下,区区纯金的洗手盆,十天的江湖宴,简直不值一提。

       当然,所有的这些,对于一位闯荡江湖一百多年的先天高手来说,肯定都不是问题。对先天高手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他能不能举办金盆洗手大典,而在于江湖上的仇家们愿意不愿意让他金盆洗手。

       比方说潘龙的爷爷潘寿,别看他现在好像过得很悠闲。但若是他真的要传书各地,说“三年之后,老夫将要举办金盆洗手大典,欢迎各路朋友来吃江湖宴”……那用不着三年,最多三个月,仇家就上门了。

       而且会络绎不绝地上门,比做什么生意都热闹。

       闯荡江湖这四个字,背后都是腥风血雨。哪个高手不是浑身的肮脏,满手的血腥?就算潘家有山海经在手,不用跟别人争夺灵丹妙药,可依旧免不了各种纷争和杀戮。

       别人不说,光是潘龙自己,才踏入江湖几年,已经结下了许多仇家。

       若是“一文钱大侠”、“刀客阿飞”的真实身份曝光,将来他金盆洗手的时候,少不了为那些死在他手下的高手们报仇的人,找上门来。

       所以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但凡是那种很拉仇恨的事情,一定要用马甲去做。

       虽然不敢说所有的马甲都能天衣无缝不被识破——毕竟就算是盥洗室之主,也有被人揪住衣领撕了马甲,以至于看到单片眼镜就心里打鼓的时候——但不管怎么说,有马甲好过没马甲,要是全部的马甲都曝了光,全江湖都知道,丢人成这样……

       还金盆洗手?去德云社说相声算了!

       潘龙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机会目睹金盆洗手大典。当即问清楚地方,匆匆赶去。

       赶到建基镇,只见偌大的镇子上到处披红挂彩,看起来喜气洋洋。一个个店铺的伙计们身上都穿着新衣服,披着一条红绸带,格外精神。

       镇子南边的一个庄园门口,一张张桌椅排列整齐,数十个佣人流水一般的进出,络绎不绝地更换着桌上的菜肴,为每一张有客人的桌子服务。

       在庄园的大门前,挂着一块大大的匾额,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字“与人为善”。

       此刻,正有一个老头,踩着梯子,在用布擦这个匾额。

       潘龙走过去的时候,听到扶着梯子的年轻人劝道“方师叔,您下来吧!一把年纪了,身上又有伤……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做就好了。”

       那老头却回答“四十年前,就是我把这块匾额擦干净挂上去的。现在,眼看过几天它就要摘下来了,我最后擦一次还不行吗!”

       他的声音带着委屈和恼火,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扶着梯子的两个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无奈。

       潘龙一看就忍不住笑了,那老爷子明显腰上受过伤,而且伤势还很严重。扶着梯子擦匾额,动作都有些颤巍巍的,以至于下面除了两个人扶梯子之外,还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守着,明显是准备随时接住他。

       而这位老人的身份,显然在这庄园里面是颇高的,无论从称呼还是待遇看来,都应该是前辈高手,估计是刘老爷子最信任的那些人之一。

       按照江湖规矩,金盆洗手的过程中,有“闭门谢客”这一步,要关闭大门、取下匾额,意思就是江湖上再也没这个人了。

       这位“方师叔”四十年前亲手挂上匾额,现在眼看着庄园的荣耀即将结束,也难怪他要亲手再擦上一回。

       潘龙走到庄园附近,自然有人过来接待。得知潘龙是来观礼的,那位负责接待的管家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庄园上的客房已经住满了,只能委屈他住在镇上客栈里。不过所有的客栈早已都订好了,拿一份刘家的名帖就能入住。

       潘龙倒也不计较这个,领了一张名帖,正要离开,突然眉头一皱,转过身来。

       不远处,那位固执的老爷子一个没站稳,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更糟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挂得很稳的匾额,也同时掉落,眼看就要砸在他的身上。

       xian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