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阵法
作者:楚白      更新:2019-12-07 23:32      字数:3711
       https://

       过了几分钟,潘龙从河水里面钻了出来,爬上了岸,浑身**犹如落汤鸡一般。bl书库   wwW.BLSHUkU.com

       他一只手提着蝉翼刀,一只手抓着那幅画卷模样的法宝。环顾周围,旗幡还七零八落地插在地上,却已经看不见妖怪们的踪迹。

       “跑了?倒也机灵!”

       他笑了笑,摇摇头,没有追杀的意思。

       论打,他有信心能打赢这些妖怪它们设下陷阱,将自己困入幻境,尚且没能杀得了他,反而被他一波反杀。正面厮杀,他当然稳赢。

       但他现在累得够呛,何况也真没那个闲工夫。

       他先是将旗幡一根根拔起来收好,连那些折断的也没放过这些都是宝物,虽然暂时不知道该怎么用,但若是能够研究出来,着实能够作为一件杀手锏。

       然后,他就找了块石头坐下,一边晒太阳休息,一边研究那幅画卷。

       这法宝十分奇妙,乍看上去是一幅画卷,里面混混沌沌,似乎什么都没有,但仔细一看就发现画卷里面的混沌正在不断地流动,似乎是要凝聚起来的样子,却始终不能凝聚。

       就像是……缺少什么作为核心。

       潘龙仔细看着这画卷,思考了一会儿,试着向里面输入真气。

       真气流入其中,犹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应。

       他想了想,又试着输入法力。

       依然如故,没有什么变化。

       他再思考了一下,牵引天地元气,注入其中。

       混沌流动的速度似乎稍稍快了一点点,但似乎又没有……

       “果然是一件宝物,但该怎么使用呢?”

       他大概可以猜测出那些妖怪是怎么使用这件宝物的看那些旗幡就知道了,多半是将阵法和宝物结合起来,以阵法牵引天地元气输入其中,并且控制宝物的力量。

       但潘龙自己可不会阵法。

       阵法之术复杂深奥,光是入门的前提就很难。一个人若是想要学习阵法,那必须对于数学、占算、堪舆、观星、幻术……等多种技法都有一定的造诣,才能将这些技法结合起来,研究和推演阵法。

       他当然可以学习阵法,而且别的不说,至少数学这块,他大概是不需要再重新学习的。但就算只学其余各种学问,起码也要个十年八年。

       事实上,那些学习阵法有成的,基本上都要钻研几十年,才能算是“阵法专家”。

       至于江湖上所谓懂得阵法的术士,一般都是借助现成的“阵法盘”来施法罢了。

       阵法盘是阵法专家们炼制的法器,将一个阵法的枢纽核心凝聚在其中。只要有基本的阵法知识,找到合适的地点,就能借助阵法盘来布置阵法。

       这个方法大大降低了使用阵法的门槛,推动了阵法技术的普及。九州世界使用阵法的人很多,绝大多数都是通过这个方法。

       潘龙当然也可以,那些旗幡应该就是类似阵法盘的东西。只要他找个阵法专家,解析这些旗幡,应该能弄明白它们究竟该怎么使用,进而借助它们和画卷组合,布置出刚才那真假难辨的幻境出来。

       “唉!看来要学习老爹,闭关读书了!”

       想到自己可能也要跟老爹一样,躲在山海经残片的虚无世界里面埋头苦读,潘龙就忍不住长叹一声。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闯荡江湖需要的不仅仅是武力,知识也不可或缺。之前他武功低微的时候,接触到的江湖层次还低,只要有一定的见识就行,对阵法之类江湖杂学的需求有限。

       但现在,他已经渐渐接触到江湖的高端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面,医卜星象、奇门遁甲、丹药阵法……各种杂学都开始大量发挥作用。懂得杂学的人往往会有很大的优势,什么都不懂的,就要武功更高、运气更好,才能安然无恙。

       比方说这次,如果他懂得阵法的话,或许就不用靠着运气加上傻办法来破阵,直接就能找到阵法的破绽,早就已经冲出来了。

       “决定了!等眼前的事情结束,我要去学习阵法知识。不求能够布阵,起码要学破阵!”

       潘龙暗暗下定决心,将那幅画卷也收了起来。

       此刻他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内力运转,将身上的衣服烘干,稍稍捋了捋头发,重新朝着半边山走去。

       等他走远了,地下裂缝之中,才有一只小蜈蚣爬了出来,蹑手蹑脚地跑远,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在低声嘀咕。

       “哎呀,真吓死我了!这个煞星居然就坐在裂缝旁边……”

       潘龙又向前走了一段路,便看到一群妖怪列阵拦在前面。

       这些妖怪和之前见到的完全不同,一个个神情严肃、装束整齐,队伍也排得十分齐整,俨然如同人间的军队一般。

       在妖怪们的军阵旁边,有二三十个行人战战兢兢地缩在路边,被一个同样神情严肃的妖怪看管着。

       他还听到那妖怪在训斥这些人:“你们这些人实在不知死活!天上神仙打架,你们不赶快躲在家里也就算了,还敢出来看热闹?也亏得我们东海龙军纪律严明,从来不许猎取血食,要是遇上那些不成器的云州蠢货,早把你们都给吃了!”

       那群人里面,有个老者战战兢兢地回答:“大仙饶命啊!我们不是自己想要出来看热闹,是天上突然掉下一颗大脑袋,砸坏了村子里面的屋子,大家吓得不敢留在村子里面,才不得不跑到山上来避难的……”

       “愚蠢!村子里面再危险,也好过山上!”那看起来有点像是虾兵的妖怪怒了,大声说,“你们知不知道云州群妖现在都聚集过来了?整个桃花河流域,除了那些有神灵守护的城镇,和我们这些东海龙军看守的阵法要害之外,也就那些村庄还相对安全一点你们世世代代住在村子里面,人气和地气勾连,对于妖怪们稍稍有一些排斥的效果。上了山来,才是真的一点保障都没了!”

       “夏老九,别骂他们了。”另一个虾兵远远地劝道,“凡愚之辈就是这样,毫无见识,比海里那些寻常鱼虾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你训斥他们,简直就是浪费吐沫。”

       “是啊,你嫌自己水太多的话,可以分一点给我。”一个顶着螃蟹脑袋的妖怪说,“淡水真的是太不舒服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乡啊!我很怀念东海的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