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仙桃的归属
作者:楚白      更新:2019-09-14 23:58      字数:5643
       潘龙的做法启发了众人,紧接着便有一个和尚表示,可以为仙桃树诵经作法,帮助它开启灵智。bl书库 www.blshuku.com冰%火*中文.

       任长生笑了一笑,说:“佛门妙法的确有开智之功,只是小和尚你的修为还差得远,莫说念经十年,念上一辈子也开不了它的灵智。但若是你能请得一位金身罗汉为它开智,从今往后,但凡仙桃结果,尽数归于你们都可以。”

       “贫僧现在去哪里请金身罗汉来?”和尚苦着脸说。

       “你只需给一个承诺便可。”任长生很和蔼地说。

       江湖客们顿时纷纷眼红,如果说潘龙以化劫的机会交换仙桃,已经很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现在任长生允许这和尚仅仅以一个承诺换取从今往后的全部仙桃,简直就是犹如白送一般了。

       一时间,许多人都议论纷纷,全都是怀疑的言辞。

       但被众人羡慕的和尚却愁眉苦脸,他想了又想,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摇摇头退到人群之后,坐下来默默念经,却是放弃了。

       人群之中不止一个叹息或者嘲笑的声音响起,潘龙却见自己身边那两个得了桃子的微微点头。那傲慢青年更说:“任老前辈真是好肚量,这和尚想要耍诈,他却送了对方一场造化。”

       “此话怎讲?”潘龙忍不住问。

       傲慢青年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何听不懂,却还是解释说:“佛门修炼,重在心持,外物并没有多大意义。这和尚之前为了区区一枚改善资质的仙桃就要发愿念经十年,实在是不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当回事。人不能自爱,又如何能有所成就?”

       潘龙恍然大悟,接着说:“所以白眉老祖以一个承诺点化他,他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因为区区仙桃的事情就请来已经介于凡人和仙佛之间的金身罗汉,于是就走出了谜团,认清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心持的修为必定会有所进步。”

       傲慢青年点头,露出几分赞许之色,说:“我叫范彦,来自锦官城青哥会。不知两位朋友如何称呼?”

       “在下潘龙,北地人士。”

       “在下孙云涛,阳平人士。”

       范彦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明显是那种很骄傲的人,认识一下二人,大家互相通报姓名,在他看来就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要这种人对几个无名之辈说什么“久仰久仰”之类,那怕是比杀了他还难。

       有了和尚的例子,便又有人走了出来。这个说愿意去学习果树栽培之法,照顾仙桃树二十年;那个干脆说愿意此生就在仙桃树下结庐而居,当个果农……反正怎么邪乎怎么说,完全不把自己后半辈子当回事。

       潘龙看得连连摇头,范彦更是不停地冷笑,就连显得有些老实巴交的孙云涛也微微摇头。

       他们当然明白,这些人完全就不靠谱。

       任长生不愧是老江湖中的老江湖,辞锋甚是厉害。每每只几句话,就将这些想要信口开河赚取机缘的人堵了回去,让他们的谋划付诸东流。

       又过得片刻,之前那个说冷笑话被嘲笑的瘦猴子走了上来,他左右看看,叹了口气,嘴唇微张,却是用传音之术对任长生说了一些话。

       潘龙皱起眉头——大家各自想办法争取仙桃,本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为何要用传音?

       莫非这人的办法有些见不得人,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路数?

       众人也议论纷纷,言辞之中多有怀疑。

       任长生听了他的话,白眉一抖,眼中顿时精光亮起。诸人被他双眼余光扫中,一个个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但那身材瘦小的青年却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退。

       场面的气氛稍稍有些僵硬,过了好一会儿,任长生才笑了一声,说:“好!你既然敢开这个口,至少也算是有种。仙桃树乃是天生地长,与老夫其实并无关系。你提出的条件对它的确有极大的好处,老夫不能因为自己的爱憎而违背它的利益。仙桃你一个!”

       身材瘦小如同猴子一般的青年顿时大喜,作了个揖,快步走到了潘龙等人这边。

       潘龙想要跟他说两句话,范彦却冷笑一声,往旁边让了一步,不肯与这人为伍。

       潘龙一愣,转头看去,却见孙云涛也恍然大悟,急忙往旁边也让了一步。

       若是范彦一个人这么做,潘龙还不觉得如何——范彦这人很骄傲,没准这瘦小青年因为什么事情惹得他不高兴。但孙云涛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居然也会有类似的表现,那必定是有些问题了。

       他略一考虑,就也让了一步,依旧和范、孙二人站在一起。

       见他也过来,范彦顿时露出笑容,孙云涛也向他微笑点头。那瘦小青年叹了口气,却没再凑过来,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颇为尴尬。

       潘龙还在疑惑,耳中突然听到了范彦的话音,只是极为细小,明显是在运用上乘内功收束声音,以求不让外人听见。

       “朋友有所不知,这人只怕并非什么好来路,而是魔门中人。”

       潘龙身体一震,惊讶地转头看向范彦,却见范彦什么都不说,只是严肃地点了点头。

       他顿时明白了老祖宗刚才的表现——魔门中人竟然也来谋取仙桃,而且看样子还暴露了身份。老祖宗平生行侠仗义抱打不平,和魔门之辈也不知道交过多少次手,仇怨颇大。他竟然向老祖宗暴露自己的身份,难怪老祖宗赞了他一句“有种”。

       九州之中江湖流派众多,既有行侠仗义之辈,自然也有为非作歹之流。除了这善恶两类之外,还有一类独特的人物。你也说不上他究竟是善是恶,但他们行踪诡秘、做事阴冷,尤其道德观价值观和常人相去甚远,不以世人之善为善,也不以世人之恶为恶,颠倒偏颇,难以定论。

       这类人往往互相抱团,于是便被称之为“魔门”。

       严格来说,魔门也并非盗匪恶霸之类,他们很多时候甚至也会行侠仗义。但总的来说,魔门因为三观和世人差别太大,往往会和别人发生冲突。江湖人习惯于用拳头用刀剑说话,冲突的结果,常常就是流血和横尸。

       魔门中人多半手段高强,或者有一些特别的本领。交锋的结果自然是寻常江湖人吃亏,久而久之,魔门的名声就越来越差,甚至于臭了大街。

       虽然因为他们足够强悍,一般人不敢招惹他们,但白眉老祖岂是“一般人”?

       这魔门弟子竟然敢向任长生挑明身份,也真是够作死的。

       既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潘龙自然也就明白了对方能够说服老祖宗的理由。

       魔门中人,善恶另当别论,但种种奇妙手段,的确是天下一绝。

       若说他有办法帮仙桃树大忙,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就在潘龙和范彦交谈以及思考的时候,人群之中又有人过关了,却是那个笑容豪爽温暖,看起来很像是个好人的姜北。

       这人一过来,径直就凑到了那瘦猴子身边,笑着和对方打招呼。

       潘龙吃了一惊,没料到他竟然敢做这种事。

       九州世界倒是没有如同《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里面那样严厉的正邪之分,不至于到了“结交邪派妖人”就足以被逐出门派甚至清理门户的地步。但是无论如何,与魔门为友,绝对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魔门太能惹麻烦,天晓得什么时候就会牵连到自己。

       所以就算是那些不歧视魔门的人,多半也对魔门退避三舍,能不靠近就不靠近,更不要说攀交情。

       范彦和孙云涛的选择,就是很好的例子。

       这姜北看上去是个聪明人,怎的做出这种糊涂事来?

       还是说,他看似颇有心机,其实恰恰相反,是一个传说中的傻白甜?

       潘龙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地旁观。无论怎么样,反正他不会去掺和这事的。

       他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也足够严重。躲着麻烦走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再去自找麻烦?

       再过了片刻,一位来自于青城山的道士拿出一块灵玉,换了一枚仙桃。

       那灵玉被装在一个画满了符咒的木盒子之中,只是开启盒子的瞬间,就能看到氤氲灵气形成稀薄的武器,缓缓溢出,可见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宝物。

       他也说了,这灵玉远比仙桃宝贝,只能换到自己死去为止。他活着一天,灵玉便可以埋在仙桃树下一天,但若是他死了,便要将灵玉归还青城。

       这要求倒也公平合理,任长生答应了下来。

       至此,六颗仙桃就都有了主人。

       青哥会的范彦,来自阳平关的孙云涛,潘龙,那不明身份的魔门弟子,云台山姜北,还有那个青城道士。

       这些人有出家人,也有江湖客,甚至还有诡秘的魔门中人,可以称得上是济济一堂。

       潘龙觉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边六人大概都是能够踏入先天境界的,就算是真人宗师,估计也能出了不止一位。

       至于别人,不止一个人显得很不服气。潘龙猜测他们多半也有一些宝物,足以交换仙桃,只是舍不得拿出来交换罢了。

       但既然他们作出了选择,那就怪不得别人。

       任长生没有理会剩下的众人,带着六个人转身就走,倒是他的弟子门人们摘来了大量的桃子,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吃上一顿桃子宴。

       吃不到仙桃,吃吃仙桃附近的桃子,也算是沾点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