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屠龙的正确姿势
作者:楚白      更新:2019-09-02 17:10      字数:6439
       潘龙躺在毯子上,冥思苦想要怎么才能弄死那条龙。bl书库 www.blshuku.com

       严格来说,双足飞龙只是“亚龙”,比真正的巨龙要弱很多——传说真正的巨龙是可以和神明匹敌的伟大生物,就算魔王真身降临,也未必胜得过它。

       潘龙不知道真正的巨龙究竟有多强,但他可以肯定,僵尸飞龙受到魔界力量的感染,比普通的双足飞龙更强。

       双方最大的区别在于防御力

       普通的双足飞龙动作更灵活,可身体毕竟是血肉之躯,受伤会疼痛、会流血、会骨折……就算不受到致命伤,哪怕只是不断流血,都可能会死掉。

       但僵尸飞龙不会,它毕竟已经死过一次,无非是死得不够彻底。这让它的动作变得迟缓,力量也有所下降,可它却也因此不在乎疼痛,不在乎流血,除非能够击中要害,否则各种各样的伤势,都只能一点一点地削弱它,无法立竿见影地造成严重后果。

       更不要说,僵尸化之后,它原本就很坚韧的皮肉变得更加坚硬,别说是寻常刀剑,就算是骑兵冲锋,也未必能够一枪将其刺穿。

       大概需要潘龙这个档次的骑兵,手持纯钢打造魔法强化的长矛,骑的还要是那种冲锋起来能把寻常重步兵撞得飞起来的混血高头大马,才能借助冲锋的力量一枪刺它个透心凉。

       在这森林里面,显然是不可能的。

       别的不说,潘龙去哪里找那么一匹马和一杆枪来?

       所以他必须换个思路,正面打,是真打不过。

       他琢磨了好久,又开始翻查自己的三套角色面板,看看是不是能有所帮助。

       当他的目光落在某个技能上的时候,停住了。

       “剑与魔法”角色面板,盗贼职业体系,陷阱类技能。

       这类技能有三个,分别是“侦查陷阱”、“设置陷阱”和“解除陷阱”。

       设置陷阱!

       潘龙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露出了有些狡猾的笑容。

       “这个可以有,打猎嘛,用陷阱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第二天,他就开始在森林里面设置陷阱。

       考虑到僵尸飞龙庞大的体型和惊人的防御力,他完全没弄那些小型的陷阱,所有的陷阱都傻大黑粗,一副毛子风格,讲究的就是一个字。

       莽!

       反正目标块头很大,动作也不快,那为什么还要考虑什么精巧或者迅捷呢?

       只追求威力就好了!

       这么弄的话,陷阱设计起来就简单多了。

       什么弓箭飞刀,忽略忽略;什么转板陷坑,不搞不搞;钉板滚石、长矛飞刀、齿轮兜网……这些不都不弄。

       他从头到尾,只弄一种陷阱。

       木桩撞刺陷阱。

       这种陷阱发动之后,会将一个木桩甩过来,撞向敌人。再把木桩的头部削尖,威力还能大大提升。

       它并不适合用来对付普通的高手,因为发动的速度有点慢——毕竟木桩需要飞一段时间。高手们又不是瞎子,怎么都能躲得过。

       但用来对付那僵尸飞龙,却正好合适。

       它的动作迟缓,身材又很庞大,怎么看都属于优质活靶子的那类。

       而且最重要的是,僵尸化之后,它本来就不聪明的脑子变得更笨了。

       潘龙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拉好仇恨,那条脑子可能已经变成肉干的僵尸飞龙,一定会专心追逐自己,绝对不会想到躲避陷阱那种小事。

       当然,这些陷阱对它的效果,估计也不会很好。

       木头毕竟只是木头,就算沉重一些、飞得快一些、顶端还削尖了……

       “也许能有出乎意料的效果吧?”

       潘龙一边忙碌着,一边自言自语。

       他并不确定自己的陷阱究竟能有多大效果,但是……反正也没更好的办法了,试试又没什么损失。

       那僵尸飞龙的速度不快,他全力狂奔的话,应该是能甩开这家伙的。

       既然没生命危险,为什么不试试呢?

       从七月底到八月中旬,潘龙一直在忙着设置陷阱。他在黑骷髅岛上设置了超过一百个陷阱,如果那只傻帽飞龙真的会头铁到一个一个撞过去,相信就算它的防御力再高,也要被活活撞死!

       你头再铁,那毕竟也是脑袋啊!哪怕你练就金钟罩十三关,铜头铁额堪比蚩尤大神,你总不能功夫还练到脖子上去吧!

       一百多个木桩撞过来,能给你把脑袋直接撞胸腔里面去!

       要是那家伙居然这样都不死,潘龙也就认了。

       你狠!老子认栽。

       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了八月十七日。

       在这段时间里面,黑骷髅岛一切正常,潘龙一直在提防的“破除封印的邪恶之徒”也始终没出现。

       这当然是好事,能够在对付那个幕后黑手之前,先把魔王的看门狗干掉,怎么也能削弱魔王一方的力量。

       胜利可不就是靠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嘛!

       八月十八日,晴。

       潘龙大步走过已经安全许多的森林,来到了唯一森林中心的封印前。

       封印周围的紫色瘴气已经稀薄了许多,远不如之前浓厚。

       这几个月里面,潘龙将黑骷髅岛上所有的强大魔物几乎都消灭殆尽,还在持续净化着这里的瘴气。虽然他净化的速度并不快,但持之以恒,终究见到了效果。

       如果不是这里的土地早已被瘴气浸染,能够源源不断地凭空诞生一些低级的魔物,这片森林甚至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较为安全的冒险区域。

       现在,他就要来把这里的最后一只强大魔物也一并消灭。

       他的目光看向不远处,一块差不多有他三个人那么高的巨石。

       那其实不是石头,而是一条趴着不动的双足飞龙。

       在它的周围,地面的泥土和石头上裂纹遍布,更有不少深深的抓痕,那都是之前潘龙试探它的过程中留下的痕迹。

       经过若干次的试探,潘龙大致上已经弄清楚了它的行动规律和警戒范围,现在他站着的位置,就在这家伙的警戒范围之外。

       最后一次在脑海中将行动计划过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他举起了左手。

       白色的光球从他的掌心浮起,停在了他的头顶。

       照明术一旦被释放,立刻开始净化周围的瘴气。而光系能量的气息也很快就传递出去,被趴在地上的僵尸飞龙感觉到了。

       转眼间,如同石头一般趴着的巨兽跳了起来,仰首向天,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它的咆哮是如此的猛烈,以它的脑袋为中心,瘴气形成了放射线的形状,一圈肉眼清晰可见的冲击波更是呼啸而出,顷刻间扫荡周围。

       冲击波所至,地上烟尘腾起,树木簌簌作响,枝叶掉落一地。潘龙虽然跟它隔着一段距离,也被震得身体向后一仰,很用了几分力气,才能稳住脚步,没有踉踉跄跄后退。

       要是普通人来讨伐它的话,光是这一声吼,就可以让寻常士兵的队伍摔得横七竖八,溃不成军!

       僵尸飞龙怒吼发威之后,就径直冲向了潘龙。

       潘龙当然早有准备,在它冲过来之前就已经转身,朝着树林里面跑去。

       他跑的速度并不特别快,比僵尸飞龙也就快上一点点,让那只巨兽俨然有“我再加把劲就能追上”的感觉。于是僵尸飞龙一边咆哮着,一边迈开大步,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追在他的后面,想要追上他,一口将他撕碎。

       林间树木茂密,早就勘察过道路,甚至都模拟着跑过好几回的潘龙当然不会受到影响。但僵尸飞龙身材庞大,又根本没准备,才跑了几步,就撞上了一棵大树。

       粗厚的树干一下子就歪了,它略一用力,就把倾倒的树干拨到旁边,继续追赶。

       又没多久,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风声呼啸,一段跟人差不多粗的树干从侧面呼啸着撞过来,撞在了它的腰肋部位。被削尖的顶端犹如一个凿子,重重砸在它的鳞片上。

       一声闷响,鳞片猛地凹陷了下去,却没有能够再弹起来。

       僵尸化的身体虽然更加结实,却没了血肉之躯的活力。

       但陷阱的效果也就到此为止了,能够将普通人直接钉个对穿的危险陷阱,甚至没办法破开这巨兽的皮肉。

       僵尸飞龙怒吼了一声,一脚踩断了掉在地上的那节树干,愤怒地东张西望。

       它随即看到那个头顶着它最讨厌的神圣能量的小家伙,正在慢慢离开。

       于是它脑子里面立刻就只剩下“追上去,杀掉他”的念头,别的一切都被置之度外。

       反正这树干又没能扎穿它的身体,跟该死的光系能量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飞龙又咆哮着,继续冲向了潘龙。

       潘龙刚才就已经停下了脚步,紧张地回头观望。

       他知道自己计划的关键就在这第一个陷阱,如果僵尸飞龙能为了追杀自己而忽略第一个陷阱,那么就会在它的脑子里面形成思维惯性,接下来的陷阱,它也一样会将其忽略。

       但如果没有的话,就意味着他的计划失败了,要重新想办法。

       当僵尸飞龙停下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僵尸飞龙最终选择了继续追杀他,正符合他的计划。

       眼看那大块头追过来,他松了口气,继续逃跑。

       轰隆隆的声音在树林之中响起,时不时还夹杂陷阱成功击中僵尸飞龙的闷响,以及这巨兽遭到偷袭时候的怒吼。

       但正如潘龙预料的那样,当僵尸飞龙第一次选择了追杀潘龙之后,它那原本就并不聪明的脑子里面形成了思维定式,以至于后面的陷阱击中它的时候,它的反应比第一次要小上很多,到后来干脆就只是恼怒地吼上一声,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它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走向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