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林中夜战
作者:楚白      更新:2019-08-07 00:29      字数:6403
       葛力安竟然能够凭空制造出一场大雨来,这让潘龙对他的评价高了几分。bl书库   wwW.BLSHUkU.com冰%火*中文.

       无论东方仙侠还是西方奇幻,“呼风唤雨”都是高手的象征。那种只有几十米范围的“造风术”之类也就算了,但凡能够比较大范围影响天气的,无不是相当层次的高手。

       葛力安一动手,就要制造大雨,而且似乎还真的能说到做到。潘龙顿时就对他多了几分信心也许他真的能够跟沙洛佛克一伙打得有来有回,只是缺乏好帮手,才不幸落败生死

       所以他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向前一步,走到了葛力安的前面。

       “你需要一个帮你挡在前面的人。”他说,“法师可不适合孤军作战。”

       葛力安笑了,这是他今晚第一次笑。

       “现在不走,等一下可就走不掉了。”

       潘龙也笑了“总共就两匹马,让他们跑吧。没准我被打到半死的时候,又会再传送回去呢”

       话还没说完,爱蒙和查内姆一左一右上来,站在他的身边,为葛力安充当前卫。

       “你们走啊”葛力安顿时怒了。

       “要走,打赢了一起走”查内姆用坚定的语气说。

       说完,他拿出护面罩,装在了头盔上。双手握剑,作出了战斗的姿势。

       爱蒙比他动作更快,嘴里说着“我觉得我们挺强的”,脚下却已经发动了潜行技能,身体渐渐变得透明,隐没在夜色之中,几乎看不见了。

       眼看着大家都作好了战斗准备,葛力安也不是矫情的人,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了,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吧”

       说着,他将发光的拐杖一挥,狂风就卷起无数的土石枝叶,迎着正在向他们逼近的敌人飞去。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地精原本正兴高采烈恃强凌弱是它们最喜欢的事情,但被这狂风卷着的土石迎面一砸,它们旺盛的士气顿时就为之一遏。

       “法师”

       “有法师”

       这些矮个子绿皮乱七八糟地叫嚷着,不止一个停下了脚步,露出了想要逃跑的意思。

       即使是魔物,也明白施法者的神秘和强大,更明白与施法者为敌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但还没等它们开始逃跑,一个豺狼人就挥动了手上的砍刀,将距离自己比较近的某个犹犹豫豫不敢冲上去的地精直接砍倒。

       “冲否则,死”它用宛若犬吠的声音大叫。

       地精们吓了一跳,继续向前冲去。

       “先别施法。”潘龙大声说,“仅仅是一些地精的话,我们对付得了”

       说着,他朝着已经距离自己很近的地精们冲了过去。

       他挥舞着长刀,一刀就将一个地精砍倒,同时脚步移动,躲过了其它地精的攻击,再挥动长刀,又是一刀。

       尽管“刀”这种武器的熟练度并不是很高,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现实毕竟不是游戏,不存在什么熟练度高就能一回合砍几刀,熟练度低就只能砍一刀的情况对于他这样各种常见武器都熟练的人来说,利用脚步的移动争取空间,然后尽可能快地攻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刀光闪烁,仅仅两三秒钟,就有四个地精倒在了他的刀下。

       而这个时候,查内姆甚至还没来得及决定是要跟进还是要继续守在葛力安的身前。

       地精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悍的战士顿时乱七八糟地尖叫起来。

       “强大的战士”

       “危险”

       “不打了”

       豺狼人们又挥舞砍刀,砍死了第二个地精。

       “进攻否则,死”

       地精们无奈地继续向前,但潘龙的长刀挥舞得越来越快,每一刀都能砍倒一个,他一个人几乎就变成了一堵墙,让地精们无法冲破;又像是在地上画了一条死亡之线,每一个胆敢越线的地精都会立刻死亡,绝无例外。

       这条位于树林里面的小路,实在不够宽阔。狭窄的地形限制了地精们,让它们无法将人数优势充分发挥出来。

       其实它们只要朝着两边一散,冲进树林,就能绕开潘龙。但是后面的豺狼人不让。

       地精的德行,作为老邻居的它们最了解。面对这样的强敌,将地精们聚集在道路上,还能多少消耗一些敌人的力气,给敌人带来一点或许有用的伤害,要是放任它们散到树林里面,它们绝对会立刻就逃走,根本别指望它们还会继续战斗。

       在滴血的长刀震慑下,地精们又一次崩溃,但又一次被后面同样滴血的砍刀逼着向前。

       这些平时热衷于袭击单身旅人,或者是潜入村庄偷窃牲畜和钱财,乃至于杀害儿童和老人的小魔物,将欺软怕硬刻进了骨子里面。面对两边的利刃,它们只能委委屈屈地重复着这个凄惨的过程。

       但无论豺狼人还是潘龙,都不会同情它们。

       相反,如果可以的话,无论哪一方,其实都想要杀光它们。

       终于,在倒下第十六个地精之后其中三个是被豺狼人砍死的,地精们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恐惧,发出疯狂而凄惨的叫声,冲进了道路两边的树林。

       就听到那叫声乱七八糟地越传越远,显然它们这次是真的吓坏了。

       “希望它们能够吸取教训,以后别再招惹人类。”潘龙笑着说,“这样的话,也许可以多活几天。”

       “它们多活。你现在死”豺狼人之中,一个特别高大的沉声说。

       潘龙摇摇头“想要我死,靠嘴巴可不行。”

       他随即轻蔑地笑了“哦,我说得不对。你们这些家伙的嘴巴相当的厉害,我等一下可真的要小心点,别被口水沾在身上,那太恶心了。”

       豺狼人们愤怒地大叫,一起冲了过来。

       林中的道路不够宽阔,只能容纳三个豺狼人并肩冲锋,所以另外三个就跑到了旁边的树林里,试图一起包抄。

       此时树林里面已经十分的黑暗,几乎看不清周围。但潘龙的双眼却在这黑夜里面微微发光,将真气贯注在双眼上,让他能够暂时获得在黑夜中看清东西的能力。

       不是很清晰,但足够看到豺狼人们冲过来的模样。

       如果我能够再转个职的话,无论盗贼系的进阶职业就有“锐眼”技能,到时候无论是迷雾还是黑暗,都不能阻碍我的视线了。

       这个念头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然后迅速被沸腾的战意取代。

       面对六个来势汹汹的豺狼人,他不仅没有后退,反而继续向前冲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豺狼人们根本没想到潘龙居然敢冲上来,被他抢得先机,挥刀就砍。

       黑夜之中已经看不到刀光,只有尖利的刀风,夹杂在葛力安召唤出的狂风之中。

       风声里面,冲在最前面的豺狼人身体猛地一僵,迅捷的脚步慢了下来,举起砍刀的右手也落了下来,接着整个人迎面扑倒。

       鲜血从它的咽喉流了出来,连着生命一起流逝。

       但潘龙也中了一刀。

       豺狼人们的身手远不是地精可以比拟的,它们的勇气更堪比优秀的军队。潘龙一刀杀了冲在最前面的豺狼人,并不能震慑它们的同伙,而只会让它们更加愤怒。

       即便潘龙反应很快,脚步几乎没停过,面对两把刀,他也只能选择挨上一刀。

       左肩中刀,但并不重。坚韧的北地妖兽皮革制成的铠甲防御力并不逊色于普通的金属,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量,只是一个轻轻的皮肉之伤罢了。

       潘龙根本没理睬自己的伤势,继续挥刀,趁着两个豺狼人那笨拙的刀法一击就难以收回的空隙,一刀捅进了第二个豺狼人的咽喉。

       和地精不同,这些豺狼人都穿着铠甲。那是将结实的厚金属条用链子并排捆扎,制作成的甲具,名为板条甲。它的防御力当然比不上厚金属片整体打造的铠甲,但仓促之间想要用寻常钢刀将其砍破,也不大可能。

       所以他只能以咽喉、面门这些铠甲防护不到的位置,作为攻击的目标。

       刀风从背后传来,皮甲再次被砍破,这次伤了两处。

       三个豺狼人从两边的树林里面冲出来包夹,潘龙甚至来不及选择合适的方向躲避,只能下意识地一闪,只躲开了一刀。

       守在葛力安身前的查内姆没有夜视的能力,但他清楚听到了潘龙中刀时候的闷哼。

       “可恶”他大声说,“父亲,帮我用一个法术”

       “不行。”葛力安拒绝了他,“猫头鹰之眼的持续时间并不长,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不能看着同伴孤军奋战而无动于衷”查内姆愤怒了。

       “只凭那些豺狼人,赢不了他。”葛力安冷静地说,“准备好治疗药剂,等一下帮他简单包扎。”

       就在说话间,潘龙又砍倒了两个豺狼人,自己也又中了两刀。

       他的身上已经血淋淋的,尽管这些伤口都不深,但就算只是皮肉之伤,也一样会流血。

       而且,他的敌人还有不少。

       剩下的两个豺狼人不说了,那两个食人魔也正在缓缓接近。

       更可怕的是,沙洛佛克同样在缓缓走来。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挥动长刀,挡住了一个豺狼人的攻击,并用“带”字决,将那把砍刀带到一边,自己则刀势一变,从它的脖子抹过。

       这个豺狼人从喉咙里面发出咯咯的声音,颓然倒下。

       潘龙本拟会再挨上一刀,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利刃刺破身体的声音,以及豺狼人濒死的惨叫。

       “抱歉,我到现在才找到机会。”爱蒙的声音变得没那么轻快了,“它们的铠甲太结实,不能从甲片的缝隙里面刺进去的话,匕首拿它们没办法。”

       潘龙笑了“你已经帮了大忙。”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们退回去,休息一下。”潘龙说,“葛力安的法术,差不多也该准备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