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倪初雪回国
作者:唐思雨邢烈      更新:2019-08-12 01:12      字数:4031
       ,

       倪初雪在家里等着项薄寒的车过来接她,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母亲,克希亚夫人正在一个大学做演讲,听到女儿就要离开了,她也很欣慰。bl书库   wwW.BLSHUkU.com

       把倪初雪交给项薄寒照顾,她也放心。

       “初雪,我和你爸爸等着你的好消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在背后支持你。”

       倪初雪挂电话的时候,眼眶有些发红,她对这次回国寻亲,也只是抱着一种期待,想在这辈子见一眼生下她的人。

       倪初雪提着箱子从三楼下到一楼,媚拉最近有些心情不好,化食物为动力,而且每天坐在大厅里追剧,一边吃,一边看电影。

       她正抱着一盒爆米花吃着,听见楼梯方向的声音,她扭头看来,见倪初雪有些吃力的提着一个大箱子下楼。

       “二小姐,我来吧!”佣人赶紧上楼想要帮她。

       “鲁娜,我的水果还没有送过来。”媚拉立即叫住这名想要去帮倪初雪的佣人。

       这名佣人一听大小姐在呼唤,立即明白大小姐的意思,示意她不许帮忙。

       “我马上送过来。”鲁娜只好转身去厨房的方向了。

       倪初雪也没有指望谁的帮忙,她提着箱子到了大厅,有些气喘息息的,她看向沙发上的媚拉,关心的提醒一句道,“姐姐,如果你的心情不好,你出去散散心吧!”

       媚拉不领情道,“我哪都不想去,你走了,我心情就好了。”

       倪初雪抿了一下红唇,“我这次可能要很久才回来。”

       “那最好了,你快点走吧!我早就不想看见你了。”媚拉哼道。

       “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已,还有爸爸妈妈。”倪初雪叮嘱一句。

       媚拉立即翻了一个白眼,显然不希望听这么多的废话。

       倪初雪只好不说了。

       这时,她听见门外有车声,她心想,车子到了。

       “姐姐,再见。”倪初雪挥了挥手,拖着箱子出门了。

       项薄寒的保镖看见她的箱子,立即推门下车,非常贴心的替她把箱子接过,放进了后备箱。

       “谢谢。”倪初雪抿唇一笑,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直奔机场方向。

       机场里,一架豪华的波音787大型私人飞机在等着人,在倪初雪的车子到达的时候,项薄寒尚在路上,她的箱子被保镖拿去安检运送至托运部了。

       她背着一个双肩包轻松了下来,坐在贵宾的候机厅里,倪初雪喝着一杯送来的咖啡,清澈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她从一岁的时候抱养在这个国家,二十年了,她离开她出生的国家,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她一直期望着回国去看看,回到她出生的地方,寻找她身世的秘密。

       倪初雪从背包里,拿出父母给她的一份泛黄的旧资料,这是他们在孤儿完办理领养手续的证据,那上面,贴着一张婴儿的照片,就是她小时候的样子。

       倪初雪伸手轻轻的触摸着婴儿时的照片,心脏处有一种悲伤在涌冒,自已拥有纯正的黑眼睛,黑头发,拥有一张东方面容,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呢?

       倪初雪的中文也因为她常喜欢的z国人接触,而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可以正常的交流了。

       倪初雪正在叹息着,倏地,听见门的方向,有人推门而入,男人修长的腿,优雅的迈进来,项薄寒来了。

       “项叔叔。”倪初雪立即站起身,尤如小辈见到尊敬的长辈一般,眼睛充满了敬重之色。

       项薄寒一张面容,看着也不过二十八岁的成熟模样,但是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步入中年的感觉,像是年纪成谜,却给人一种极度年轻的气息。

       但是,他比倪初雪大了十岁,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这一声叔叔,他受之无愧。

       只是,项薄寒的眼神看着这位小朋友,却没有一种看小辈的感觉,甚至心底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滋生。

       “休息几分钟再登机。”项薄寒的神情看着有些疲倦,昨晚他是整夜和家人在实验室里,为了研究这次的解药的,由于项家的技术成熟,研究起来,也非常的胜利,如果不出意外,年底就能研究出来了。

       “好的!”倪初雪点点头,在项薄寒坐下之后,她才敢坐下,手里的资料准备放回她的背包,却被项薄寒发现了。

       他的大掌朝她伸过来,“把你的资料给我看看。”

       倪初雪忙把自已手里的资料递给他,项薄寒拿在手里,看着照片处贴着的小婴儿时期的她,一双水汪汪,黑宝石般的大眼睛,倒是没什么变化。

       这只是一份极其陈旧的孤儿院领养证明,还有各种机关单位办理的流程,虽然她被亲生父母放在孤儿院,上天却让她遇上了另一对非常爱她的夫妻。

       “这次回国,我会尽可能的帮你寻找原生家庭,但是,你也要做好心里准备。”项薄寒朝她道。

       倪初雪点点头,“我知道,我有心里准备。”

       这时,机组人员过来迎接他们登机了,项薄寒站起身,倪初雪也背起了包,跟着他一起从通道上,走向了登机的方向。

       倪初雪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私人飞机,此刻,她的内心是欣喜而激动的。

       甚至,她的人生里,连坐飞机的次数才不过几次,还是国内的短途。

       倪初雪选了一个小型的沙发坐下,扣紧了安全带,项薄寒坐在她对面的,另一张长沙发,他的助手坐在他的对面,正在熟练的整理着什么文件递给他看。

       倪初雪不由心疼起项薄寒,坐个飞机,还要看那么多的资料。

       飞机进入了滑行时间,紧接着,直飞上空。

       倪初雪从未坐过如此平稳的飞机,机舱里也非常的安静,连外面的躁音都被层层过滤,令整个机舱显得安静。

       倪初雪看着对面的项薄寒依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轻抵着侧首,在闭目养神。

       飞机在连续的上升,到达了平稳时间,空姐走过来,温柔的寻问倪初雪需要喝什么。

       倪初雪要了咖啡,还有一份甜点。

       空姐没有打扰对面休息的项薄寒,而是非常体贴的给他的膝上放上一条薄毯。

       关起的窗户,暗色的光芒之中,令他整个人散发着深沉而神秘的气息,倪初雪只觉得对面的男人,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