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页
作者:南臨      更新:2019-01-28 16:23      字数:1833
       尉迟迥抿紧了嘴才没让自己笑出来,默默想起宁百户还在当jī的时候,jiāo︱配方式就是踩在母jī身上,化人后身边都是男男结伴,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此当他踩在杜八身上时,jī的思路告诉他——他和杜八jiāo︱配了。bl书库 www.blshuku.com

       「咳,咳咳,我觉得是男人就应该高风亮节负起责任,发生过的事不能随便抹去,你现在跑来我家完全是吃到嘴里就跑的行为,你应该回去好好面对杜八才对。」尉迟迥本来想一脚踢走对方,如此脑残实在不值得用他的口解释,可转头一想,这么快就点破不就没好戏看吗?

       宁百户不住的点头,一副觉得尉迟迥说得很有理的样子,但他又问道:「那杜公公到底是不是心悦于我?」

       尉迟迥内心反了个白眼,表面却是循循善诱,道:「肯定是的,不然他怎会跟你□□?你也知他很爱面子,说不出甜言蜜语,你快点回宫,不然以他的性子可能会带球跑。」

       宁百户一下子惊了起来,jī的世界可没有带球跑这种高级nüè恋情深玩法:「怎会这样子的?」

       尉迟迥挖dòng挖上瘾,如恶灵诱惑和尚,用轻柔的语气怂恿道: 「你先跟杜八告白不就行了吗?」

       宁百户当即站起来,对尉迟迥感激道:「好,多谢千户指点,我现在马上回宫。」

       尉迟迥目送着宁百户火烧屁股的背影,偷乐了好一会才发现,徐钦不知何时站在厅外,目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看。

       「季海,你醒了?」尉迟迥不自觉地带上心虚。

       「不醒就错过好戏了。」徐钦侧起头,哼了一声道:「带球跑?也只有你想得出。」

       「他难得送上门,我不nüè他对不住自己。」尉迟迥直白道,他说这话时眼神坦dàngdàng,毕竟坑宁百户是日常活动之一。

       徐钦反了一个白眼,转身回房休息,尉迟迥自然狗腿地跟上去,却听到对方喃喃地说了一句。

       「物似主人形。」

       宁百户对杜公公求爱失败、以及杜公公拿自己试验男性生子药的消息同一时间在北镇抚司传开,迅速压下了尉迟迥偷盘子的八卦。徐钦得知后好笑地叹了一口气,果然他的子稀满肚子黑水,连宁百户和杜八也算计上。

       尉迟迥不知道自己在徐钦心里从「jīng︱虫︱冲︱脑的厚脸皮」变成「切开是黑的无赖」,此刻的他正身处孙烈的放勋阁,被一班骚到不行的狐妖包围着。

       不是说他们发骚,而是久不洗澡的狐狸骚味,遍遍尉迟迥却没法把狐妖赶走,因为他们正好就是大梁国师孙烈的家妖。

       孙烈服下天逆果才想起此事还没通知亲妖,急忙把他们请到宫中,三百多年对妖物来说不过是弹指之间,他们不但没有生气,还为孙烈拐走了大梁皇帝而兴奋不已,声言要开宴会庆祝一番。然而,狐妖庆祝的方式向来比较独特,偷走高门大户的碗碗碟碟,用完后便完璧归赵,孙烈为了把影响降到最低,便要求亲妖「偷取」皇宫里的,可惜宫中上下那敬请自取的态度,令一班狐妖心里没有偷东西的充实感。刚好尉迟迥有事入宫,孙烈便收以留宁百户为jiāo换条件,让尉迟迥替狐妖偷取迟家攒盘一事背黑锅。

       今天是狐妖宴会最后一天,因此尉迟迥是特来回收盘子的,他的原意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东西还回迟府,免得那老头子整天烦着自己。然而狐妖显然是喝高了,拉着尉迟迥就开始称兄道弟,硬是要他加入,而不是让他低调拿走盘子。毕竟皇上也在,尉迟迥也不能无情拒绝国师的亲属,只能硬生生跟着喝了一夜,到他能脱身时已时晨光初现。

       尉迟迥趁着迟大学士上朝时翻入迟府,随手把盘子放到书房就离去了--喝了一晚上,他的脑子也被酒jīng麻醉了,把东西还到只有迟家子弟才会去的地方,完全坐实了盘子就是尉迟迥偷的传言。

       回到尉迟府,尉迟迥突然有着说不出的疲惫,他熟路地溜回房间,见徐钦还在睡就放轻手脚,换过沾满酒气的衣物,悄悄翻上chuáng抱着自家爱人补眠。

       「唔……回来了?」徐钦最终还是被尉迟迥吵醒,他睡眼惺忪的眯起眼,挣扎着起来看看一夜未归的伴侣。

       「别,还早着,多睡一会。」尉迟迥按住了徐钦,柔声劝道。

       徐钦顿了顿,还没清醒的脑袋听到还可以睡,就没多想地重新躺下,在尉迟迥怀里挤了个舒服的位置,又重新睡过去。

       尉迟迥嘴角微微一笑,左手环住了徐钦的腰,闭上眼也跟着睡去。

       相信今天也是和昨天一样,依旧是平常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到此完结,这篇文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还是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因于工作关系,若我再开坑也应该是下半年的事~

       那时有缘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