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巡视怀王府
作者:跳水的松鼠      更新:2021-05-04 18:04      字数:6921
       接下来一路,两人相顾无言。wWw.BIQUSHU.nET笔趣阁等车夫停了车,通知怀王府到了之时,常乐先行下了马车,下意识地便担起了怀王身边的嬷嬷的角色,伸手扶着怀王下车。

       怀王只是错愕了一瞬,却未拂了她的面子。

       二人同进怀王府。

       “不知殿下,娶得是哪家千金为妃?”常乐进府便问。

       怀王冷淡回话:“本王不曾娶妃。”

       常乐皱眉:“殿下如今年岁不小,为何还未娶妃?此事若是让娘娘知晓,娘娘怕是又要着急了。”

       怀王沉默不再回话。

       他母妃确实在这方面很是积极。从他懂事起,只要是有大宴,各家同龄的千金出席,他的母妃便会在事后,迫不及待地跟他交流,哪家的小姐看起来比较适合做他未来的王妃。只要他同某个小姐走的近了些,母妃便总以为他对人家有意思。

       以至于,他幼时到少年,都不敢随意同哪家姑娘玩乐,只与司安亲近。

       “殿下如今可有中意的女子?”常乐还在喋喋不休地催婚。

       “并无。”

       常乐叹了声,打量着怀王府的环境,道:“这王府里的人,未免太少了些。难不成陛下有心如此对殿下?”

       “本王早已有了封地,此番只是回京述职,过些时日便要回到封地。此处平日里荒着,人自然是少了。”

       “不知殿下的封地在何处?”

       怀王几欲脱口而出,瞧了常乐一眼,忍了回去。

       “是大氏的关键地界儿。”

       常乐看出不对,皱眉追问:“不知是何地?”

       “殿下!”

       兀地,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

       怀王见是雯水,稍稍松了一口气,暗道雯水来的正是时候。

       “婢子见过殿下。”雯水到他们跟前儿,向怀王行了一礼,才关心,“殿下与常姑娘这么早便回来了?”

       “你是……雯水?”

       常乐犹豫地打量着雯水。

       榛嬷嬷是认得雯水的。雯水是易家的远房穷亲戚,打小父母双亡,被送到了易家。沅贵妃瞧她机灵,便将她带入了宫中。当时,她也不过几岁,很是稚嫩。十一年过去,竟然已经出落得如此可人。

       雯水娇俏的脸庞瞧向常乐,虽是疑惑,却是粲然一笑。

       “姑娘怎么了?不过去了玄灵观几日,便不认得雯水了?”

       怀王出面圆场:“她今日在宫中受了些刺激,最近都是这般浑噩,你平日里多注意。”

       “是,雯水明白。”雯水点头应下,又道,“今日易二小姐来过府上寻常姑娘,不知姑娘这便回来了,回了二小姐姑娘在玄灵观。”

       怀王见着常乐暗自揣摩,便又替她问:“可有说是为了什么?”

       雯水摇头:“未说。不过,问了常姑娘是不是和柳公子一同进了宫。还

       说,若是姑娘回来,便差人去告知她一声。”

       怀王也大概是明白了。

       易昭肯定是听说了宫中捉鬼一事,知道常乐在玄灵观里活动的开,因着好奇想来找常乐打听情形。

       说起来,今日给司伯言回话之时,易河盛还在场,母妃的事情,大将军肯定也是要知道了。

       大将军若是知道母妃之死,定然是要闹的。

       “殿下,可是要差人去告知易二小姐一声?”雯水试探地问了一句。

       怀王回神,念及常乐现在的情形,打算拒绝。榛嬷嬷却先开了口。

       “我都回来了,自然是要说一声。没准儿,是有什么急事儿呢。”

       易二小姐易昭,榛嬷嬷自然知道,那是沅贵妃的孙侄女,易家的小孙女。还在襁褓时,她便见过。没想到她现在附身的丫头,和易昭还有些联系。趁机了解一下将军的情况也是好的,日后娘娘的案子,定然是需要将军的支撑。

       怀王不知道榛嬷嬷是在打什么算盘,只知道不能让她们二人见面。

       “你好容易回来,现在精神不振,怕是不太方便见人。待你身子好了,再见也不迟。”

       常乐淡然一笑:“无碍,还是能见一下的。难不成,殿下有什么,怕我知道了?”

       “自然没有。”

       “那便是了。”常乐朝怀王行了一礼,“我这就去休息一番,好有精神见易二小姐。雯水,我是住在哪里?”

       雯水不明所以地看向怀王,见怀王默许,这才继续道:“在绿听轩。姑娘,可是要人送你回去?”

       “就你罢。”

       雯水再次眼神征询怀王的建议。怀王默了默,点头。雯水朝怀王行了一礼,便开始给常乐引路。

       “姑娘,这边。”

       离得怀王远了些,雯水才笑盈盈地问常乐。

       “姑娘今日进宫做什么去了?竟然被吓得糊涂了。”

       常乐瞥眼瞧了雯水一眼,不直接回答,反而转向另一个问题。

       “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姑娘?”雯水不知常乐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当她是真的糊涂了,道,“姑娘不是从十三郡来的?多的,也未告知过。”

       “十三郡?”常乐当即不悦,很是不满意雯水的这个回答,“你便这么让一个不清不白的人留在殿下身边?连个底细也不查清楚的?若她有心害殿下,那当如何是好?”

       雯水被她的一连串质问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半晌都不能从错愕中回还,只是谨慎地问了一句。

       “姑娘这是,真糊涂了?”

       要不是怀王亲口说她是惊吓所致糊涂了,雯水还真以为常乐是不是疯了,说的话完全对不上,处处都是问题。特别是,常姑娘何时喊过怀王“殿下”?平日里不直接喊怀王的名字都是好

       的了。

       常乐被她的话噎到,有些恼怒地摆袖。

       “罢了,日后注意,莫要再让一些不明不白的人接近殿下。”

       雯水虽然还是疑惑,为了不刺激她,明面上还是先答应了。

       “雯水,殿下为何迟迟不娶妃?百善孝为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为何不劝殿下早日娶妻生子?”

       再次接受严厉质问,雯水心里开始不乐意。这常乐平日里在王府里嚣张自由惯了,如今仗着怀王的宠爱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怀王府的女主人了?竟然这样一遍遍不留情面的质问。

       可这问题,却又不像是自以为是女主人该问的。

       末了,在常乐的眼神逼视下,雯水叹了声,勉强扯出个笑来。

       “常姑娘,殿下的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哪里能随意置喙?”

       常乐脸色忽的凝重:“这怀王府,可就你一个老人?”

       雯水疑惑:“姑娘什么意思?”

       “怀王身边,可只有你是从沅湘宫出来的?”

       雯水的眸子猛地一缩,像是听到什么令人惊骇的消息。

       她是从沅湘宫出来的事儿,大家都是心底里知道,明面上不会议论。大多数,都以为她只是陛下赐给殿下的丫鬟而已。

       毕竟,沅湘宫当年的一场大火,将所有都烧没了。

       沅贵妃入殓后,先帝极尽伤心,不愿再踏足沅湘宫附近。久而久之,那里变成了废墟冷宫。也没人敢在先帝面前提沅湘宫的一切,生怕触怒圣颜。以至于后来,沅湘宫和里面的沅贵妃成了后宫的忌讳。

       “姑娘是从何处听来的?有些话可是不能这般直接问。”雯水也很是避讳自己的这个身份,俏然一笑,“殿下身边的老人,确实只有我了。姑娘若是想打听什么事,从而亲近怀王。雯水多嘴劝一句,还是收了这个心罢。”

       谁知,常乐只是轻飘飘地瞟了她一眼,脸色依旧深沉。

       “我只是想提醒你,既然你是唯一留在殿下身边的老人,你自然是劝的了。照顾殿下不周,你便是对不起娘娘,日后又有何脸面见娘娘?”

       雯水目露惊恐,身子不由得晃了两下,指着常乐质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

       常乐上前半步,伸手将她的手指包在掌中,迫使她的手臂放下,贴近雯水幽幽地盯着。

       雯水被她掌心冰冷的温度吓到,想缩回手,却是被她紧紧拽住,不由得脸色大变。

       “你放开我!”

       “你认识的本来应该是什么人,我就还是什么人。不过是看殿下如今混沌,提点你一二。”

       常乐冷声说罢,将她的手放开。

       雯水收手,迅速往后退了半步。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瞧着常乐打从心底的发颤。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像当年教导她的榛嬷嬷了。

       十几年前,她年幼进宫,随在沅贵妃身边不知事,免不了受榛嬷嬷的调教。在沅贵妃和殿下眼中,榛嬷嬷是个贴心温柔慈祥之人,但在她们这些下人眼中,榛嬷嬷严厉的让人心惊胆战。

       迫于这种心理阴影,面对常乐的眼神质问,雯水犹豫了下,这才恭敬回话。

       “多谢姑娘提点。不过,殿下娶妃之事,姑娘应当是知道的。殿下生性不受束缚才不肯娶妃纳妾。大长公主有意将易二小姐许给殿下,可殿下……因着姑娘,给拒绝了。”

       常乐拧眉:“因我?”

       “殿下对姑娘之好,明眼人可都是能看见呢。”雯水恭维道。

       “是。”

       常乐想起那个红宝石链子,便讥讽一笑。

       怀王肯为了她,去找皇帝要了那么重要的个物件儿,想必是费了不小的力。怀王对这丫头,确实上心。可之前在车上质问,怀王却又矢口否认,难不成是怕自己借此威胁于他?

       不过,比起一个来路不明之人,易昭确实更适合做这个怀王妃。

       看来在她离开之前,还要将殿下的事情都给安排妥当了才行,不然娘娘知晓,也是不放心的。

       本章完

       )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