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大长腿帅哥
作者:醉时眠      更新:2021-05-04 18:15      字数:5626
       有了厉珣发话,所有人都动作迅速。www.biaishu.cc 比爱书

       沈双鱼看得很清楚,其中一个护士麻利地给何云舒的皮肤表面消毒,然后缓缓将药水推进了血管内。

       她下意识地皱眉。

       “是镇定剂?”

       略一犹豫,沈双鱼还是轻声问了厉珣,见他点头,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也好。”

       何云舒现在这个样子,除了伤人,更有可能伤己。

       让她安静下来,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至于以后……

       沈双鱼吁了一口气,那就不是她能够决定的了。

       药效发挥得很快,不过几分钟,被按在沙发上的何云舒就昏睡过去。

       护士将她送回卧室,房间里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具体的治疗方案就拜托你了。”

       厉珣和中年男医生低声交流几句,最后,他如是说道。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对方也客气两句。

       临走之前,他似乎按捺不住好奇,悄悄瞥了沈双鱼一眼。

       毕竟,何云舒闹了一整天,又喊又嚷的,她说的那些话自然也有一部分传到了医护人员的耳朵里。

       现在,这里有不少人都听说何云舒不满意公公当年亲自选中的儿媳妇,寻死觅活地逼着儿子不许娶那个女人呢!

       沈双鱼正是这段八卦中的重要角色,难怪医生和护士都对她深感好奇。

       “我说,你爸不会真的暗恋我妈吧?”

       等其他人都走了,沈双鱼这才扬起一侧眉峰,瞪着厉珣。

       他难得地对她冷下来脸色,低声呵斥道:“别胡说!”

       沈双鱼撇嘴:“怎么就胡说了?你看你妈刚才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妈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她对宁婉没有印象,自然也就没有真正的母女之情,但不意味着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抹黑自己的至亲而无动于衷。

       所以,何云舒这一次的言行算是把沈双鱼给得罪了一个彻彻底底。

       别说她现在还没嫁给厉珣,就算已经嫁了,甚至连孩子都生了,沈双鱼都打定主意,以后不可能给何云舒什么好脸色。

       井水不犯河水,那都是最好的状态了。

       想让她装孝顺儿媳妇?

       门儿都没有!

       人家都指着鼻子骂你亲爹亲娘了,你还点头哈腰地把人家当亲妈伺候,有骨气没有?

       “我替她向你道歉。”

       厉珣知道何云舒那一番话有多么伤人,所以,他毫不犹豫并且无比郑重地向沈双鱼道歉。

       “算了算了。”

       她心烦地挥挥手,脑子里又窜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你爸不会在外面养了情妇和私生子吧?不然,你妈为什么会激动成这样?”

       沈双鱼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一想到像厉远璟那样的男人,说不定背地里也做了跟崔尚宇他爸一样的事情,她就有点绝望。

       这种事情可千万别遗传才好!

       “你这是生怕我过得太好,恨不得给我找点麻烦?”

       厉珣舔了舔后槽牙,拉着沈双鱼就走。

       “哎,你干嘛?还没说完呢,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我饿了。”

       他走得飞快,沈双鱼在后面跟得吃力,一路踉跄。

       “我又不是保姆!没饭!”

       “没饭,面条也行。”

       说完,厉珣微微扬起嘴角,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个相对轻松的表情。

       嘴上说着不管,沈双鱼的身体倒是很诚实,回家之后,她亲自下厨,给厉珣煮了面条。

       别看只有面条,但淋在上面的浇头却有好几样,算起来也颇为丰富。

       她不饿,索性就撑着下巴,坐在厉珣的对面,看他大口大口地吃面条。

       “我没想到自己这么不招人喜欢,让你妈连自杀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

       半晌,沈双鱼才一脸沮丧地说道。

       厉珣的动作一停,他咽下嘴里的食物,轻声安抚道:“和你没关系。再说,她的态度也不重要,这是我们俩的事情,别人无权干涉。”

       “你不会想说,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你都会和我在一起吧?”

       沈双鱼不仅没有被他的话开解,眉头反而皱得更紧。

       厉珣觉得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怪怪的,但一时间也无从反驳。

       大概……就是那意思吧?

       谁知道,沈双鱼腾地站起来,把双手按在桌面上,满脸愤慨。

       “一段让你和全世界为敌的感情,能是什么好感情?一个让你和全世界为敌的恋人,能是什么好恋人?再说了,我沈双鱼哪里差到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让你与全世界为敌了?”

       厉珣:“……”

       好可怕,他还是一个宝宝,吓得连面条都不敢吃了!

       “你吃你的,我去洗澡!”

       沈双鱼终于撒完了心头的那股邪火,觉得浑身畅快多了。

       于是,她扬着头,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厉珣握着筷子,拼命低头往嘴里扒拉面条。

       那个,必须吃饱了,才有力气哄女朋友嘛!

       跟着啦啦队一起训练几天,沈双鱼完全跟上了进度。

       不仅如此,她和几个队员商量了一番,还稍微改了几个动作,让整体效果看起来更协调。

       沈双月倒是一直没露面,据说刘部长试着联系她,结果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气得当场发飙。

       不过,沈双鱼发现她最近偶遇陆止戈的次数似乎有些多——

       自习室、图书馆、食堂、体育馆……

       如果不是她确定对方没有跟踪自己,只是碰巧遇到,沈双鱼都要怀疑陆止戈不怀好意了。

       彷佛自从看了那天的篮球比赛之后,这个人就一下子闯进了她的生活中。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大家好好休息一天,后天的比赛一定要加油!”

       沈双鱼看了一眼时间,宣布解散。

       作为队长,她不得不承担起日常训练的职责,尤其在正式比赛来临之际。

       啦啦队的女孩们收拾各自的东西,三三两两地离开。

       把训练设备都收好,沈双鱼穿上外套,拧开一瓶水,猛喝几口,这才缓过气。

       她抬起头,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座位,发现在夜晚的时候,整座体育馆似乎显得尤为空旷。

       沈双鱼握着水瓶,微微阖上双目,耳边似乎响起熟悉的旋律。

       以及从观众席传来的阵阵欢呼,加油助威的声音……

       她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心潮澎湃,深深陷入那种激动昂扬的氛围中。

       原来,这就是体育运动的魅力啊!

       “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美梦?”

       一个讥诮的声音猛地传入沈双鱼的耳朵里,顿时,一切幻象都随之消失了。

       她嘴角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

       沈双鱼一回头,看见有人坐在不远处的台子上。

       他的两条大长腿几乎碰到地面,轻轻晃悠着。

       正是陆止戈。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