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九皇子(加更)
作者:尤妮丝      更新:2021-05-04 18:13      字数:4134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这次的事儿,只怕又是贤嫔的手笔。精彩小说,尽在www.biaishu.cc用一些暗搓搓的手段,让四公主和五公主在三公主面前展现优越,间接刺激慧嫔。

       也是慧嫔太过骄傲,生生气得早产了。

       卫嘉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贤嫔在皇帝心目中营造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没有真凭实据,终究是不能把她怎样了。

       卫嘉树小声问:“皇上已经在张才人身边安排了妥帖的人手了吧?”——想到数日前,张才人那体力孱弱的样子,卫嘉树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宣承熠无奈地看了嘉树一眼,嘉树怎么偏生就对贤嫔如此诸多成见?

       “放心,朕早就安排好了。”宣承熠顿了顿,又道,“张氏一应入口之物,皆无问题,贤嫔对她也十分照顾,嘉树……你是不是太多心了?”

       卫嘉树淡淡一笑,“我也希望只是我小人之心了。”

       宣承熠讪笑:“小人之心,倒是不至于,朕知道,你也是一番好意。”

       好意?她与张氏素无交情,倒是谈不上什么好意。其实张氏是死是活,她并不怎么在意,她在意的是,能否趁此机会,逮住贤嫔的把柄。

       如今张氏一应入口之物皆无问题,倒也不奇怪。毕竟她腹中是男是女还尚未可知,贤嫔多半是想在临盆之后在动手脚。

       慧嫔这一胎虽然早产,但生得倒是蛮快的,暮色降临之时,姜永福便一脸堆笑进来报喜,“恭喜皇上,慧嫔刚刚诞下了一位小皇子!”

       慧嫔盼子成痴,如今总算是生了个儿子了。

       宣承熠脸色略微和善了些,“这孩子是早产,叫太医务必好生尽心照料。”

       早产的孩子,只怕难免会体弱些,卫嘉树暗道。

       姜永福应了一声“是”,便飞快去传皇帝口谕了。

       储秀宫正殿产房中,慧嫔几乎喜极而泣,“是个皇子!燕羽,我终于生了皇子!”

       顾美人忙碌了一整日,如今已经累得软在了床头的扶手椅上,她看着被乳母嬷嬷抱在怀里的小小的孩子,只觉得无比可爱,“恭喜姐姐,平安诞下皇子。”

       慧嫔疲惫的脸上堆着绵绵笑意,“九皇子不只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是咱们姐妹俩的儿子。”

       顾美人神情一怔,眼圈忽的湿润了,君恩如流水,唯有这个孩子,才是他们姐妹俩后半生的依靠。

       永庆宫。

       贤嫔吴氏手中捻着一串沉香木佛珠,眼眸缓缓睁开,“她倒是好时运,竟然母子平安,一举得男。”

       贤嫔嘴角挂着冷笑,“不急,一个遭了皇上厌弃的嫔妃,本宫日后有的是细碎手段慢慢磨。”

       侍立在侧的云溪姑姑不由打了个寒颤,娘娘的手段当真是愈发狠绝缜密了。

       贤嫔望着窗外如血的残阳,“张氏既已足月,便不必再耽搁了,让她也临盆吧。”

       云溪姑姑只觉后脊生寒,她毕恭毕敬应了一声“是”。

       就在慧嫔刚刚诞下九皇子之后不过数个时辰,永庆宫的张才人也发动了。

       彼时卫嘉树刚刚入睡,长秋宫的宫人自是不敢叨扰娘娘安睡,生生等到娘娘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才进去禀报。

       “昨儿夜里发动了?”卫嘉树微微有些惊讶,虽然张氏已经足月,但这未免有些巧了。

       英落一边服侍着自家娘娘梳妆,一边请示:“娘娘可要去瞧一眼?”

       卫嘉树拨弄着小指头,一脸云淡风轻:“叫路惟忠去盯着便是了。”

       说着,卫嘉树又问:“皇贵妃可去了?”

       英落姑姑微笑着说:“永庆宫的事儿,皇贵妃娘娘素来上心,昨儿夜里去了一趟,瞧着一时半会生不下来,才回长安宫歇息,今日天一亮,便又去了。”

       卫嘉树“嗯”了一声,永庆宫的现场有皇贵妃盯着,若有机会,皇贵妃自会一口狠狠咬在贤嫔身上。

       梳妆罢,又享用了早点,路惟忠便遣太监小宁子来报了消息,“张才人这一胎生得很不顺遂,产道一直打不开,太医只得给用了催产药。”

       卫嘉树挑眉:“张才人年轻体健,又非头胎,怎么会这么久了,产道还未打开?”瞧瞧人家慧嫔,都被气得早产了,生得依然比头胎顺遂多了。

       小宁子道:“奴婢不知,不过贤嫔娘娘已经派人请示了万岁爷,御前太监也传了话,说是务必保全皇嗣。”

       优先保小,这在现代是渣男之举,但在封建时代的后宫却是基本操作。连当年元后难产,都是先保皇嗣,元后生生被用了三碗催产药,以至于产后,生生大出血而死。

       这催产药,说白了就是促宫缩的东西,兼具活血化瘀之效,对催生极为有效。但必须拿捏好分量,一旦用多了,产妇生产之后,十有八九会大出血。

       卫嘉树忽的又想起日前张才人腰身便便气虚体弱的样子,难不成……贤嫔其实早就对张氏下手了?

       不对啊,皇帝明明说,张氏一应入口之物都没有问题!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哪怕再好奇,她也不会挺着肚子去围观别人生孩子,万一动了自己的胎气,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傍晚的时候,路惟忠亲自跑回来传达消息:“娘娘,张才人几近力竭,但还是生不下来,太医已经给用了第二碗催产药了。”

       两碗催产药,已经是最大剂量了。

       路惟忠道:“偏生这碗药下去,效用平平,太医已经在熬第三碗了。”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看样子贤嫔是要用催产药,明着把张才人送去阎罗殿啊!

       皇帝事先已经发话要保全皇嗣,太医自然敢开这个药。

       “贤嫔娘娘哭着阻拦,永庆宫这会子已经乱成一团了。”路惟忠又忙补充道。

       卫嘉树挑眉,哭着阻拦?演戏倒是挺全套。

       话说,皇帝不是安排了妥帖人手伺候张氏吗?都这个地步了,难道还没发现是哪里动了手脚吗?

       总不可能是张氏真的运气不好,赶上难产了吧?这一胎明明是顺产啊!

       英落忙劝慰道:“娘娘您怀着龙胎呢,不管什么事,都没有您的身孕要紧。奴婢伺候您歇息吧。”

       卫嘉树不打算去围观,也就只能等结果了。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