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借势除魔
作者:暴走叉烧包      更新:2021-03-15 20:59      字数:11316
       就在陆青山与羽罗各怀鬼胎交流的同时。WWw.BIqushu.nEt笔趣阁

       数十万里之外的另一座魔族城池,天御城。

       生有三眼的蒲曲魔帅,脸色阴沉如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魔帅,有青戈殿下的消息了。”就在此时,外面有人匆匆走了进来。

       “说。”蒲曲魔帅闻言,脸色稍稍好看了些。

       有消息就好。

       由于安海侯的拼死相缠,再加上青戈冒然追击,他与青戈被迫分开了。

       虽然他不认为青戈追杀一个五境剑修,是会发生什么转折。

       但过去如此之久,青戈迟迟未归。

       再加上一直收不到青戈的半点消息,他生怕青戈是运气不好,遇到了其它人族修士,心中可是忐忑不安得很。

       “青戈殿下不知为何,出现在了羽魔城。”

       “羽魔城,”蒲曲魔帅皱眉,心生疑惑,“那不是黑沙魔尊的地盘吗?殿下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路过吗?”

       “应该不是路过,因为殿下不只是出现在羽魔城,甚至是在羽魔城住下了。

       魔帅大人,你说殿下这出搞得又是什么鬼?”

       蒲曲魔帅摇了摇头,沉默了半晌,才缓缓道:“我们这位殿下的心思,谁能猜得透呢?”

       “魔帅大人,太难了,不论是赤普殿下还是刁锋殿下,那都好啊,魔尊大人怎么偏偏是把我们划给了青戈殿下。

       他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这次带着如此强大的兵力,去攻打人族的一座小型城关,最后都能因为他的自大导致失利。

       等回森罗王界之后,我们指不定要被其它人怎么嘲笑。”传话的魔修不满的抱怨道。

       “嗯?”蒲曲魔帅声音一寒,冷眼看着身前说出此话的七品魔修,冷声道:“魔尊既然将我们分到了青戈殿下麾下,那到死为止,我们就一直是青戈殿下的手下。

       你就算再看不上他,也给我把你的不满藏在心里,下回若是再敢在我面前这般说殿下的不是,就莫怪我不念旧情,替殿下教训你了。”

       “是属下逾越了。”说话的魔修打了个寒颤,连忙认错。

       过了片刻,他又问道:“那殿下这边,要如何处理?”

       “羽魔城是黑沙魔尊的地盘,我们不好大张旗鼓登门,不然容易引发误会......”蒲曲魔帅思索了一会道:“不过我也不放心殿下一个人在羽魔城,以他的性子,一个不好就折腾出什么大幺蛾子了。

       这样,我亲自出面一趟,去羽魔城接殿下回来。”

       .......

       羽魔城,城主府内,羽化院中。

       陆青山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一副悠闲姿态。

       “青戈殿下,这就是您要的情报。”羽罗小心翼翼地将两个幽黑的墨玉递了上去。

       墨玉方形,上面有一道道光泽闪过。

       这便是魔族的“玉简”。

       陆青山轻哼了一声,一道魔气从他的身体之中涌出,将那两枚墨玉揽了过去,最后落在他的手掌中。

       随后,他仔细查看起墨玉之中的资料,并对照着自身所知的情报,终于是对自己当前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

       深渊之中共有八域,比人族七域多了一域之地。

       八域,对应的便是八大圣魔族。

       兵魔一族所在的地域名为焚月域。

       在焚月域的中心处,便是屹立着兵魔王城---剑罗王城。

       王城由莽苍魔尊的后裔所辖管,自称剑罗一脉,被视为兵魔正统。

       自然而然,剑罗一脉也是兵魔一族中最强大的一脉。

       而在剑罗王城之外,又有二十七王界所存在。

       每一王界则是由一位魔尊镇压。

       总得来说,魔族这边的制度看上去有些像分封制。

       剑罗王城为“皇室”,二十七王界便是诸侯分封国。

       这二十七王界看似独立,实则还是要听令于剑罗一脉。

       青戈的父亲,獓刃魔尊,即为兵魔一族二十七诸侯之一,掌管着森罗王界。

       獓刃魔尊共有三个子嗣,赤普,刁锋,青戈。

       赤普与刁锋皆为纯血兵魔,如今二人也都拥有着七品魔帅的战力。

       东域地府,便归属獓刃一脉所掌控,如今被獓刃魔尊交给了长子赤普。

       论手上的权力,毫无疑问赤普在三兄弟中是最大的。

       至于刁锋,则是掌管森罗都城的禁卫军,同样是位高权重。

       ........

       墨玉之上的情报只是浮于表面。

       这也很正常。

       毕竟他们羽魔城与赤普、刁锋又没有什么仇怨。

       事不关己,无端地又怎会深入调查其它脉魔尊子嗣的信息?

       要不是因为黑沙魔尊与獓刃魔尊之间的恩怨由来许久,让他们对獓刃魔尊的情况稍稍上了点心,甚至可能连这点情报都没有。

       对此,陆青山也不以为意,反而是心里闪过诸般复杂念头。

       也怪不得人族会被魔族压得喘不过气来,常年只能依据着城关据守不出。

       力量相差得实在太过于悬殊了。

       单单只是兵魔一族,剑罗一脉的魔尊,再加上二十七王界中二十七位魔尊,那就是至少有三十位魔尊存在。

       在每位魔尊麾下,少则又有五六位九品魔族追随,多则十数位。

       比如黑沙魔尊麾下,就有足足八名九品魔修追随于他。

       这么粗略一算,焚月域中九品魔族的数量就有两百之数。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数字?

       而且,兵魔还只是深渊八大圣魔族之一啊。

       若不是忌惮夏道祖,想来魔族早已再次大军压境了吧?

       …………

       “你对本殿下的势力又有多少了解?”在寻思了一阵之后,陆青山突然开口问道。

       ——墨玉之中,只有赤普与刁锋的情报,并无他青戈的。

       羽罗一怔,有些不解。

       问这个做什么?

       “要想投诚于我,你总要是显示出你的价值来,”陆青山冷声道:“实话与你说吧,本殿下的手下中,其实有赤普安插的钉子,而且是身居高位,权力不小。

       本殿下想看看,你能不能判断出本殿下的哪位手下,是赤普的眼线。”

       原来如此。

       羽罗顿时反应了过来。

       青戈殿下这是在考验他呢。

       他并不惧考验,沉吟了片刻后,斟酌着语言分析道:“首先,殿下既然说此人是身居高位,那说明此人应当是魔帅这个级别的存在才对。

       在殿下的手下之中,如今共有三位魔帅,分别是蒲曲、乌森、绿蛇。”

       “其中,蒲曲魔帅为高等魔帅,其它两位则皆是初等魔帅。

       蒲曲魔帅是血魔一族,修血神体,乌森魔帅是甲魔族,修黑鳞魔体,绿蛇魔帅为蛇魔族,修万毒魔体。”

       羽罗说到这,停顿了片刻,好似在整理思绪,随后接着道:“从表面上来看,应该是乌森魔帅为内奸的可能性最高。

       因为他所属的甲魔族,乃是赤普殿下背后势力之一。

       但也正是如此,乌森魔帅反而被我第一个被排除掉是内奸的可能。

       毕竟,假若他真是赤普殿下的眼线,那也太过显眼了,而且天然不受殿下信任,难以执行赤普所交托的眼线任务。

       那接下来,便只能是从蒲曲魔帅与绿蛇魔帅中二选一了。”

       “蒲曲魔帅的血神体,可修出一只血神瞳,血神瞳拥有诸多辅助神通,妙用无穷,因为此故,蒲曲魔帅深得殿下器重。

       反而绿蛇魔帅所修的万毒魔体,因为浑身是毒,旁人不敢轻易靠近,导致殿下对他敬而远之,使得他在殿下手下的魔帅中,地位最低。

       赤普既然想要在殿下身边安插人手,那必然要保证此人能得到殿下的重用。

       因为,只有与殿下有较深的接触,才能获得殿下的机密情报。”

       “这般看来,”羽罗瞳孔骤缩,惊骇道:“殿下所说的赤普安插在您身边的钉子,难道是.......蒲曲魔帅?!”

       他难以置信。

       青戈殿下身边的最强者,竟然是另一位殿下的人?

       这还怎么玩?完全被碾压了啊。

       现在后悔投诚还来得及吗?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打断了羽罗的遐思。

       陆青山边鼓掌边赞道:“倒是有些脑子。

       你猜对了,蒲曲魔帅,正是我那位好大哥安所插在我身边的眼线。”

       他嘴上在称赞羽罗,心中也同样如此,只不过夸的不是一个方面。

       果然没看错你,给你一个舞台,你就能起飞。

       就随便起了个头,都不用特地引导,羽罗就已经是一波精妙分析,将矛头直指蒲曲魔帅。

       内奸?

       鬼知道有没有,陆青山也就是随口一说。

       反正不管有没有,是谁,结果都是一个样。

       那就是蒲曲魔帅,必须得是内奸。

       而通过羽罗刚刚的那一波分析,他也终于是将青戈的势力彻底琢磨清楚了。

       他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找到个由头,将深受“青戈”重要的蒲曲魔帅除掉。

       …………

       这边,见到陆青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后,羽罗瞬间是心生寒意。

       陆青山看出了羽罗心中的想法,冷笑道:“地位,不是本殿下凭白赐予你的,而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的。”

       “我早已清楚蒲曲魔帅的身份,却依然重用于他,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

       羽罗心中一惊,随后恍然大悟,“殿下这是将计就计?”

       怪不得自己与青戈接触一番后,分明感觉这位殿下城府之深难以想象,可旁人却一直传他是“无脑莽夫”。

       原来都是青戈殿下故意演给旁人看的......

       “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真正可用的人,所以即使知道了蒲曲此獠的身份,也只能是故意装作被瞒在鼓里。

       毕竟本殿下若是直接拆穿他的身份,到时也还会有第二个蒲曲,第三个蒲曲出现,而且届时还会变得更加难以处理。”

       “除非是能找到真正听命于本殿下的手下,否则我也就只好认他为之。”

       “你的那点小心思,我再清楚不过,”陆青山睨了一眼羽罗,阴恻恻道:“只是,想要得到更多,就得付出更多。

       你既然要投诚本殿下,那就得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让你交出黑沙魔尊的情报作为投名状,而你给出的也不过是些毫无价值,人尽皆知的东西。

       怎么,还真把本殿下当作蠢货,以为这样就能糊弄本殿下?”

       “小的怎敢糊弄殿下,只是魔尊大人高高在上,我们羽魔城位卑言轻,交给殿下的情报,便是我们所能掌握的所有信息了.......”羽罗感到一股寒意涌上脊背,连忙解释道。

       “不用与我说这么多,”陆青山直接打断了羽罗的辩解,“很简单,想要在殿下身边立足,帮我拔除蒲曲魔帅这个钉子!”

       “殿下的意思是......”羽罗脸色大变。

       “不出意料的话,蒲曲魔帅不久之后,便会前来找本殿下,我要你们到时出手……”

       “蒲曲魔帅可是高等魔帅.....”羽罗见状急忙道。

       “你的父亲羽魔城主可不比蒲曲魔帅弱,再说,羽魔城可是你的地盘。

       在你们的地盘上,你还解决不掉他,那我还有何必要收你这个废物?”陆青山顿了顿,冷笑一声。

       “我也不让你白干活,待你除去蒲曲魔帅后,他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陆青山其实一早就看出了,这位羽魔城少城主想要左右逢源的花花肠子。

       他不过是不动声色,任他表演罢了,顺道是将计就计,给羽罗来了个温水煮青蛙。

       有一个很有趣的心理效应,叫作得寸进尺效应。

       即要让他人接受一个很大的、甚至是很难的要求时,最好先让他接受一个小要求。

       一旦他接受了这个小要求,他就容易接受更高的要求

       陆青山便是如此做的——先让羽罗交出黑沙魔尊的情报,在他照做之后,再得寸进尺,要求羽罗对付蒲曲魔帅。

       而羽罗也不出意外地陷入了纠结之中。

       “殿下,此事关系甚大,父亲他尚未归来,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无法现在就给殿下答复,可不可以......”羽罗艰难地挣扎道。

       “可以,”陆青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羽罗,略有深意道:“不过你要记住,最好是让你爹尽早回来。

       他若是能赶在蒲曲到来之前回羽魔城,你们还能是好好准备一下要如何“迎接”蒲曲。”

       “我明白了,殿下。”羽罗心情沉重地退了下去。

       .......

       退出羽化院之后,羽罗迅速离开城主府,往羽魔城中的一处偏僻宅院行去。

       待他进入宅院之中,可见房间内赫然有着两人,一副等待了许久的样子。

       这两人,一个是羽魔城副城主羽魁,另一个则是羽罗的父亲,羽魔城城主,羽刹。

       陆青山猜得不错,其实羽魔城主早已经是回到了羽魔城,只是故意先不现身,在等待羽罗的试探结果罢了。

       “罗儿,什么情况?”羽刹看羽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走了进来,不由皱眉问道。

       “父亲,二叔,事情有些复杂……”羽罗连忙将青戈所言一一道来。

       片刻之后。

       “青戈要我们帮他除去蒲曲魔帅?!”羽魁轻呼道。

       “正是如此……”

       “这位青戈殿下,当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羽魔城主喃喃道。

       “城主,你怎么想?”羽魁微微蹙眉,转身问道。

       “他既然拿出蒲曲的位置作为条件……”羽刹眼神微闪,看上去危险万分,“那我们答应他的要求就是了!”

       “可是......”羽罗下意识反对道:“父亲您一旦出手,那我们就只能是在背弃黑沙魔尊,转投獓刃魔尊这一条路上走到黑了啊。”

       羽魔城主一脸欣慰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子嗣,认真道:“罗儿,距离我们魔族与人族的大战开启之日,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

       大战一旦开启,域外战场便是两族交锋的前线,我们这些城池就都是炮灰,随时可能毁于一旦。

       到了那时,你若是还留在羽魔城,实在太过危险了,一个不好,我们羽家就是连同着羽魔城一起陪葬。

       所以,这些年我才一直是想将你送回深渊,只是苦于没有人脉,多般运作都无结果。

       如今我们已经得到了青戈殿下的承诺。

       只要除去蒲曲魔帅,你就能接替蒲曲的位置,跟在这位殿下身边。

       以獓刃魔尊对青戈的溺爱,你一旦能得到青戈的重用,那就是平步青云,前途无量。”

       羽刹又看了羽罗一眼,叹了口气,又道:“罗儿,你有勇有谋,胜过我许多……只是为父无能,无法给你太多……

       难得碰到一次能让你离开这片危险之地,在深渊中能站稳脚跟的机会,我又怎舍得错过?

       再说,为父都这一大把年纪了,又何惧冒一次险?”

       护犊之情,人皆有之。

       更别说他们羽家还是一脉单传,总不能是断后吧?

       羽魔城主顿了顿,眼中浮现出一抹凶光,狞声道:“这事,我们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