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起承(10/10,为‘瑞驰天下’加更
作者:我也很绝望      更新:2021-01-10 02:29      字数:3252
       哀嚎,景岩在哀嚎啊。wWw.BIQUSHU.nET笔趣阁

       他的哀嚎声回荡在监狱之中,终于把那两个昏迷的胖子给吵醒了。

       在一系列茫然敌对恶意等初步接触后,景岩无奈地给他们解释了当前的情况。

       “所以……我们被关着只能打游戏?打那个死亡游戏?”

       “对!”

       “……如果我们拒绝呢?”

       “那就没有饭吃!”

       “哼!我不信!有本事他就活活饿死我!”

       景岩不理他,头铁娃,饿死你们活该!

       景岩原本在让清晨去调查玩家突然开始大批退游的事情。

       结果等了半天,反倒像是清晨退游了。

       这特么是会要人命的啊!

       尼玛,寒大人的实验还没做完,林队长那边不上不下的卡在那,一死那就是死两条命!

       清晨这时候钥匙撒手不管,事情是真的会大条的!

       虽然总骂清晨渣男,可清晨的技术力,景岩是认的。

       放眼整个青丝县,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能接盘清晨操手了一半的实验。

       清晨要从此不上线了,那寒大人就真的死定了!林零多半也活不了。

       在问过那两个肥仔后,景岩才知道前因后果。

       问题是他压根就不知道妙法后来怎么样了,当时他都出去作死,被抓紧监牢里了!

       进游戏后,也是方月引走诡异的事情了。

       再然后,重建青丝县,和清晨研究怎么复活寒大人,哪有心思关心妙法死活,本来就不熟!

       当然了,他也没想到妙法会这么狠,直接玩自曝,把所有人都拖下了水。

       得,现在只有看过站内短信的人,恐怕都知道游戏死亡,会造成现实出事的事情。

       这么恐怖的死亡游戏,谁还会愿意去玩?

       而且是……这狗游戏死亡率太高了。

       诡异凶残的要命,动不动就要死人,这谁顶得住。

       大家和土著都一个起点,都只有一条命,那不是歇菜!

       别人土著勤修武道十几年几十年的,你一个玩家进游戏一两个月就想追上?不可能好吧!真以为人人都是夜哥那种怪胎啊!

       景岩感觉自己是最可以代表普通玩家的类型了。

       到现在都还没入武道,跟着方月混,阳寿倒是不愁,但也没啥用,苟延残喘而已。

       几次翻身机会,都没把握好,机会流逝了,再想抓住,可就难了。

       没理会两位新室友,景岩再次进入了游戏里。

       看着街道上,不少人奇奇怪怪的躺在地上,景岩明白这都是得到风声,直接退游的玩家。

       对于这批人,联手会会怎么出来,景岩不得而知。

       反正不要再给子小监狱塞人就行,我简直太难了……

       景岩心头郁闷,跨过几个‘躺尸’的玩家,往青司走去。

       之前清晨一直没反应,景岩就自己出去又向其他玩家打探,但其他玩家退游速度比他靠近的速度还快,惊恐大喊着你不要过来啊,就退出了游戏。

       如此大批量的退游,换成普通的游戏,这游戏已经凉定了。

       然而这个游戏……景岩真的没办法说,这游戏太特么神秘了,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反正景岩是怕了这游戏,若能脱离他会毫不犹豫的退游,然而退不得。

       回到青司,来到实验的房间,景岩顿时一愣。

       只见清晨,已经在工作了,在林零继续着注入各种调和剂,调配身体元素的比例,方便更加契合寒大人,易与融合。

       “你……”

       景岩开了口,就被清晨打断。

       “我知道流民为什么集体退游了。”

       只见清晨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在游戏里哭过。

       景岩叹了口气:“我也知道。”

       我不仅知道,我还和两个倒霉蛋关在了一起。

       “你知道?!你也看了……”

       清晨没再说下去,而是沉默了会后,说道:“错过已经产生,哪怕是无意间的,不是自己的本意。但错误就是错误,而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帮助游戏里更多人活下来!”

       什,什么?!

       是什么在发光,是清晨圣人啊!

       景岩懵了,这家伙的思想境界也太高了吧。

       把凤凰组织的经历当黑历史封印就完事了,鬼知道这游戏这么变,态的,你完全无辜的嘛!

       但看清晨已经完成自我安抚,不纠结这种事了,景岩就不再去提。

       “那我给你打个下手?至少先把寒大人给弄活过来。”

       “好!”

       一下午时间很快过去。

       当景岩准时退出游戏时,等着恰饭时,他看到两个胖子正贴着牢房铁柱,对外哀嚎。

       很快,清洁阿姨来了。

       这次的清洁阿姨,手上带了个电击器。

       没等景岩明白这是要干什么,清洁阿姨就给这胖子一人一下,惨叫着地地上发抖去了。

       砰。

       清洁阿姨这才把饭放在景岩面前。

       “吃!被抢了不添饭的。”

       清洁阿姨!!

       景岩两眼泪汪汪,感觉自己被pua出感觉了。

       白米饭,好香!!

       ……

       玩家的集体退游,对青丝县,造成的影响有限。

       因为对比土著的庞大数量,玩家的数量实在有些可怜。

       毕竟是分散式随机出生点,所以青丝县本来玩家就不多,这一波退潮,基本走了个干净。剩下的,都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及时经历那些事的人,犹豫痕迹都被联手会掩盖了。

       不是那一个阶段的时间段里知道真相的人,常规手段都是没办法再知真相了。

       在景岩和清晨的努力下,林零移植寒大人的眼球,之差最后一步了。

       也就是这一天。

       上级青司来人了。

       两人被天淡纸鸢舞强制要求给带到了青司大厅等人。

       “把我们拉来干嘛啊……”景岩有些抱怨。

       清晨也有些不满,不过没说什么。

       “我听说了,这次来的上级青司,是从青国国都,青司总部下派来的人。”

       什么?!

       两人微微一愣。

       黑青山脉这疙瘩地方,竟然值得青国国都派人过来处理?不是说这种事初暖城的青司就能派人来处理后续了吗。

       而且……青国国都离这里可是很远的,竟然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在三人以及所有青卫的等待中,一身银衣,金丝镶边,腰部挂着一个木字银牌的银衣青卫,像条摇头哈尾的哈巴狗一样,卑微献媚地不停为后面的一位白发老者带路。

       银衣青卫,竟是这般模样?

       太没骨气了吧?那老头谁啊?

       众人心头嘀咕。

       而这时白发老头已经来到了天淡纸鸢舞几人面前。

       “谁是管事的。”

       众人看向天淡纸鸢舞。

       “你?小丫头一个?你什么级别的青卫?”

       “……我不是青卫。”

       “不是青卫??”白发老者愣了下,随即脸有怒意。

       “不是青卫,也能替青司做主?下面的青司到底乱到什么地步了?”

       “游老息怒,游老息怒!”木银衣青卫连忙打圆场,心中早吧这向下地方的青司骂了个十万八千遍。

       “哼!你也给闭嘴,青城的青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是是!”木银衣赔笑道。

       “浪费时间!你个小丫头片子是管事的对吧?丝丝被埋在哪了?”

       众人一愣。

       “你说的是游丝丝姐姐?”

       “废话!”

       “请问你是……”

       “我是她爷爷!一天到晚不省事,说了别出去别出去,就要出去,现在死了吧!”游老骂骂咧咧的。

       可这种语气,却让人感到有些气愤。

       游丝丝都死了,她家人竟是这种态度!

       天淡纸鸢舞握紧粉拳,不卑不亢地道:“请问游老,是来为游姐姐祭拜的吗?”

       “什么祭拜?我是来带她回去的。”

       “可是,可是游姐姐已经死了啊,入土为安……”

       “谁跟你说她死了?没和京城那小王八羔子完婚前,她死了也得给我活过来!”

       ……

       游丝丝的尸骸,连同棺材,一起被带走了。

       没人能阻止他们,清晨若有所思,其他人则忿忿不平。

       这太过分了,这太过分了,入土为安的尸骸,都要折腾,他们游家对自家人也太狠了!

       愤慨过后,清晨和景岩终于将寒大人的眼球,植入了林零孔雀的眼眶里。

       剩下的,就是温养了,具体能不能复活寒大人,得看林零给不给力了。

       ……

       在游丝丝尸骸被带走的大概半个多月后。

       一道从京城发出紧急[文书],送到了[初暖城]。

       “即日起,召[白衣青卫]夜色黎明,来皇宫报道。”

       ……